<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零六章 连狼七杀阵
    窜风狼的脾气虽然暴躁,但却不是个冲动好战之人。

    然而现下,却由不得他不冲动。

    剑晨还在这间客房的床底下,若是被这莫名其妙的白衣人抢了房间,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不仅是他,在刀光闪耀时,其余六狼的鬼头大刀也赫然在手,随时准备补招。

    窜风狼的这一刀乃是斜劈,其攻击范围内不光有问傲天,就连那瑟缩在一旁的小二也笼罩在内。

    小二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恍惚间,白日里见过的那颗人头仿佛正是从自己脖颈上掉落,吓得双手一抱头,惨叫道:“俺的娘呀!”

    锵——!

    幸好问傲天没有和他一样吓得傻了,刀光劈来时,他冷硬的面色不改,手臂微微抖了抖,惊虹剑陡然拉起一抹弧度,剑光如匹练,只是一闪,便轻松架在临体刀光之上。

    紧接着——

    锵锵锵锵锵!

    惊虹剑,乃是天下无双的快剑,窜风狼只觉着刀剑相交的反震力才令他手腕微麻,突然之间又有无数力道一浪高过一浪向他涌来。

    每一声金铁交鸣,窜风狼的身形便得退上一步,待无数声响接连不断响起时,气血翻涌间,他的人已噔噔噔连退数步,背后一震,才惊然发现竟已退到房内墙壁上。

    这一下退无可退,可那惊虹不断的剑光却仍未停手,源源不绝的剑光,倒映得窜风狼面色惨白。

    这人的剑,好快!

    好在岭山七狼有七人,在窜风狼被问傲天快剑逼退的当口,其余六人已有了动作,只是问傲天的剑实在太快,待六人从有反应再到有动作这眨眼也不到的时间里,窜风狼便已被逼入退无退可的境地。

    “喝——!”

    最喜欢破口大骂的摧山狼,正准备习惯性的张口怒骂,突见眼下情况紧急,已经来不及去想应该怎么骂,只得大喝了一声,劲贯双臂,一刀横挑向惊虹剑。

    咔——!

    这一刀挑是挑中,但除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之外,摧山狼惊然发现,竟全无用处!

    问傲天的剑,仍然一道快似一道,劈得窜风狼面色苍白,厚重的鬼头刀上已经有了无数细密的白痕,手臂剧震,眼看就要握持不住这最后的一道防线。

    摧山狼的面色也在一刀挑出后,终于大变。

    问傲天甫一出手,其修为绝对在自己七兄弟之上,这一点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本也没想着这一刀下去,能够发挥什么惊天动地的效果。

    原想着,能止住问傲天一剑快似一剑的攻势,救下自己的七弟便罢。

    可谁曾想,他这一刀挑得结实,但只不过挑碎了问傲天无数快剑中的其中一道剑光而已。

    一刀过后,他尚还需回口气,然而问傲天竟全无所觉,紧接着的第二剑、第三剑便又洋洋洒洒直奔窜天狼而去。

    要糟!

    摧山狼的脑际,骤然划过这个念头,同一时间,冷汗也浸湿了后背。

    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后突然爆起一声大喝:

    “七!”

    突然闪现的刀光在这一声大吼后,自他身后迅猛如电,一掠而过。

    七,这个与岭山七狼息息相关的数字代表着什么,摧山狼根本不用花费脑水去想。

    千百次的演练,换回了如今已成身体本能的反应!

    就着这道刀光,摧山狼上挑的刀势猛然下压,身躯一扭,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也劈出一刀,紧随在这大喝的刀光之后,怒袭问傲天。

    这还没完。

    发出那一声“七”的大喝的,是灵硝狼。

    他在这如此关头突然的暴喝,自然不是在喊自己的七弟,而是,只有岭山七狼才会懂的一式联手杀阵。

    连狼七杀阵!

    灵硝狼的刀,便是一个信号,一个七杀阵起的信号。

    这信号摧山狼明白,所以他以身体本能的反应再劈一刀。

    其余的五狼,自然也明白,于是在灵硝与摧山二狼刀出时,又有四道刀光以不同的方位同时闪亮。

    除了被压制得喘不过气的窜风狼,一个七字出,六道刀光分了不同方位,虽然有先后,但却又像是同时,封锁了问傲天周身各处所有空间。

    岭山七狼之间的配合早已默契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而这连狼七杀阵,也是七狼潜心闭关数年,才在连狼十三斩之后,自创出的又一强力底牌。

    七杀阵出,刀光肆虐,更诡异的是,连成一片的六道刀光无论从前、从后、从上、从下去看,都会令人震惊的发现,那是一个字。

    杀!

    六道刀光连接出的,便是一个全方位的杀字!

    问傲天的惊虹剑,终于在这杀字出时,不能再施展得圆浑如意,肉眼可见的,他的道道剑光在撞上此之杀字时片片破碎,能够冲破阵势继续斩向窜风狼的剑光,已余不多。

    连狼七杀阵果然不凡,以岭山七狼的功力,凭借此杀阵,竟能生生遏制住修为境界比之高上一筹不止的问傲天。

    然而,有此建树,摧山狼等人的内心,却是一阵暗叹。

    这七杀阵,到底不够完美。

    以七为名,此阵必然需要他兄弟七人共同施展,方才可达到最大威力,可惜,窜风狼早在之前就一直被问傲天压制。

    连狼七杀阵,六刀联成诡异杀字,而在杀字之中,却另有杀机。

    窜风狼便是游离在杀字之外的,组成七杀阵最后一点,也是最为凌厉的那一式杀机!

    可惜的是,他现下身躯不稳,手中鬼头刀更是歪歪斜斜,能不掉落已是尽了使力,哪里还有余力配合自己的六个哥哥组成杀阵。

    然而也庆幸的是,若被压制的不是他,而是其他六狼之一,恐怕此刻连此杀字也组成不了,更何谈遏制惊虹之剑。

    “哼!”

    六道刀光步步紧逼,眼看着问傲天的剑势即将幻灭,陡然听他一声冷哼,双目精光大盛时,手腕一凝。

    咤——!

    惊虹剑上爆起一阵奇异的吟啸,疾若电光的无数剑影便在他冷哼时,陡然凝成一道。

    厚重无比的白光大盛,刺目光华令人眼眸狠狠一缩,飘逸轻灵的惊虹剑在此之一刻,凝重如山!

    咔咔咔——!

    白光当中一刺,正中杀字中心一点,立时,六道刀光汇聚的诡异杀字,已有了道道裂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