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零五章 行馆来人
    今日的聚义行馆可谓多事之秋。

    先是主上突然降临行馆,并雷霆震怒,后又听闻,这行馆内死了人。

    蛇牙的蛇一带人在行馆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一无所获的走了,但他人虽走,聚义行馆却仍不得安宁。

    行馆内外兵进将出,明里的数十个雄武军士仍在行馆内搜搜寻寻,希望找到一丝半点蛛丝马迹,而暗里却又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对行馆严密监控着。

    可以说,就是一只苍蝇想要飞进行馆,也得先经过数十道暗岗的目光盘查。

    只是,雷声虽大,雨点却无,反而这一番紧张的气氛更惹得住在行馆里的江湖人士怕引祸上身,离开的却也不少。

    由于艾长老的剧毒瘴气之故,雄武城对于这些想离开的江湖人士倒也不多为难,只要配合搜查无疑,便一律通通放行。

    两三个时辰之后,夜已深沉,聚义行馆内虽仍灯火通明,但内里居住的十来拨江湖人士已走了大半,往来行走的,多是雄武军士。

    吱呀——!

    窜风狼手托着巨大的托盘,以背顶开房门走了进来,砰的一声,又用脚跟将房门重重带上。

    他将托盘中码叠整齐的酒肉吃食顿在桌上,低声道:“好多人!”

    灵硝狼走上前,拿起一盘熟牛肉,不在意道:“那是自然。”

    弯下腰,那盘牛肉却递给了剑晨。

    摧山狼皱眉道:“不好脱身呀!”

    “大哥,你还想着脱身?”灵硝狼低笑了笑,道:“这聚义行馆中谁都可以走,偏偏就是咱们走不了。”

    “哼!”摧山狼哼了一声,道:“不就是杀了个小二吗,有那么严重?”

    灵硝狼道:“非也,你没听那蛇牙首领说吗?他叫咱们老实呆着。”

    那冲天狼担忧道:“总不会是想叫咱们抵命吧?”

    灵硝狼笑拍了拍他,道:“放心,那倒不至于,只不过……”

    他灵动的双眸转了转,撇嘴道:“被人当枪使,是肯定跑不了的啦!”

    …………………………………………

    聚义行馆外,街道上。

    在数十道暗岗的目光扫视下,一道白衣人影缓缓地,缓缓地往行馆门口走了过来。

    “什么人!”

    聚义行馆出了大事,门口自然戒备森严,守门的军士眼见有陌生人靠近,顿时横枪一摆,瞪目喝问道。

    那白衣身影不理不睬,仍然按来时的步速缓缓走着,直至走到行馆门口站定。

    守门的军士一声呼哨,自行馆内又冲出十来个如临大敌的军士来,个个面色紧张不已。

    对于军士的紧张,白衣人竟似浑然不觉,他只是自顾自地伸手往怀里摸索着,手里握着一物,往守门军士的面前一摊。

    守门军士诧异往他手里一看,却见是面玄青色的令牌,其上有两个大字:

    蛇五!

    “原来是蛇爷!”

    守门军士长松了口气,身后冲出来的军士也顿时气势一泄。

    拥有蛇五令牌的,正是刚刚挑战成功,加入蛇牙的问傲天。

    “不知这位蛇爷,这么晚了,来行馆所为何事?”

    面对蛇牙的人,雄武城的军士不敢怠慢,连恭敬地问道。

    问傲天仍然板着那张死人脸,硬生生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住店。”

    住……店?

    守门军士身躯一晃,惊讶不已地看了问傲天一眼。

    他想过蛇爷来此的无数种可能,可是偏偏,就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来住店的?

    不可置信道:“蛇爷莫不是在开玩笑……蛇牙那边没人给您安排住处吗?”

    也不怪他多疑,这问傲天的行为,非常不合常理。

    就好比说,一个人出远门出得久了,好不容易回老家一趟,结果好端端的家不住,偏偏要去隔壁客栈花钱住店一般,岂不是有病?

    面对守门军士的疑惑,问傲天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住不惯!”

    门口众人顿时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味来。

    这理由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正怔愣着,问傲天已是不耐,遂不管这群呆愣着的军士,自顾自往行馆里走。

    凭他那块蛇五令牌,在雄武城的地位已然不低,是以虽然有疑惑,但却也无人真的上前盘问于他。

    入了行馆后,虽然气氛仍然紧张,但聚义行馆所具备的客栈功能仍在,早有其他小二迎了上来。

    问傲天仍是那冷冰冰的住店两字,也不理错愕的小二,抬脚便往行馆后院走。

    这行馆里的人见他面生,应是第一次来,偏偏又显得对这里很是熟悉,不由疑窦丛生。

    前厅里早有人使了眼色,那错愕的小二会意,连忙追了上去,而前厅里,也有人立即起身,往行馆外奔去,不用想也知,定是去报信。

    问傲天对这些动静连也不连,一双眼直直地只盯着脚下的路,行走的速度比在行馆外时快了不少,待小二追来,他已走在前厅连接后院的走廊里。

    “蛇爷,蛇爷!”

    小二忙不迭地赶上来,气喘嘘嘘道:“您想住哪间?小的这就去给您收拾!”

    问傲天撇了他一眼,懒得理会,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站定。

    砰——!

    提起一腿,狠狠踹在其中一间客房门上。

    可怜这房门一日之内被人踹了两次,门上已然有了道道龟裂的痕迹,仿佛再吹来一阵风,就得散了架。

    问傲天一脚之后,手指已冲房内一指,冷硬道:“这间!”

    屋内,正围着一圈吃肉喝酒的岭山七狼,惊讶的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

    那小二额头冷汗冒个不停,连连赔笑道:“蛇爷,这房中有人住了,小的再给您换一间如何?”

    他此刻也是心里发虚,眼睛连看也不敢看房内一眼,须知这房间里的七个浑汉子,可是在白天才砍了他一个同伴的脑袋,如何令他心下不怕。

    问傲天却摇了摇头,对于岭山七狼渐渐变得不善的目光浑然不觉,又硬硬地吐出了三个字:

    “赶出去。”

    啪——!

    窜风狼脾气暴躁,重重地一拍桌子,恼怒道:“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

    刷——!

    腰间的鬼头刀疾速一劈,一抹刀光直往问傲天面门劈来。

    一言不合,先砍再说!

    ————————————————

    这几天真是……白天开会开会,晚上提方案提方案,没有晚上十点收不了工,然而十点过后还得继续码字,脑袋混乱得简直开始怀疑人生……好在终于快完了,后天就回来了,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