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零三章 搅浑水
    “干什么,干什么?!”

    眼见自己兄弟七人被包围,摧山狼似乎极力瞪着一双醉眼,暴怒喝问:

    “老子在房间里喝酒,坏了你雄武城什么规矩?”

    蛇一冷冷盯了他一眼,目光如剑,又刺在怀抱人头的冲天狼身上,冷道:“喝酒没什么,可是杀人,就是犯了我雄武城的规矩!”

    “杀人?我们兄弟好好的喝着酒,杀什么人了?”

    摧山狼把眼一瞪,反驳得理直气壮,指着蛇一的鼻子骂道:“别以为你长得比老子七兄弟壮一些,就可以张着嘴巴胡说!”

    蛇一眉头一皱,眼里透着嫌恶,连话也不想与他多放。

    围着岭山七狼的军士里,其中一个校尉装束的军士喝道:“人脏俱在,你还敢狡辩!”

    “什么人脏?”摧山狼醉眼朦胧地冷笑道:“老子又不是偷东西的小贼,脏从何来?”

    “你——!”那校尉一怒,也知自己用词不准,当下铁青着脸,手里的钢刀往旁一指,怒道:“你自己看!”

    “看什么看?”

    摧山狼兀自冷笑着,目光下意识往校尉所指之处看去,只看了一眼,突然高声惊叫道:“老四!你抱着个人头做什么?!”

    怀里一直紧紧抱头聚义行馆小二人头的冲天狼摇摇晃晃地,一副醉得即将不省人事的模样,打着酒嗝道:“什……什么人头,这,这是老子的酒坛!”

    说着,竟然双手高举人头,看那模样,竟是想畅饮一番。

    “老四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摧山狼目中的醉意一清,闪电般拍了一掌,擦着身旁灵硝狼的脸,一巴掌打在冲天狼的手腕上。

    扑通——!

    可怜那小二人死了也不得安宁,冲天狼骤然受袭,手掌不由一松,那颗大好人头落在地上,骨碌碌一滚,正滚到刚刚踏入房门的蛇一脚下。

    用脚背轻轻阻住头颅的滚动,蛇一的面色,已然快如火山爆发,冷厉道:“还有何话说?”

    “人头?怎么是人头!”

    冲天狼揉着眼睛,张目结舌地盯着地上小二的头颅看了半晌,突然面色发白的惊叫道。

    似乎是想起自己抱头一颗人头竟然想要畅饮一番,他陡然喉结一跳,唔的一声,看样子一肚子的污秽之物就要喷将而出。

    其紧闭的嘴巴所对的方向,正是蛇一立足之处。

    即便以蛇一即将爆发之姿,突遇此种变故也不禁面色微变,硕大的身形往旁便躲。

    好在冲天狼那一口喷涌将出未出之际,自己连忙一巴掌拍在嘴上,硬生生止住了呕意。

    “大人啊!”

    趁这功夫,摧山狼突然捶胸顿足地哀嚎泣道:“小的们真的只是在房里喝酒来着,这人头是哪里来的,当真不知哇!”

    他这一嚎,其余六狼顿时吓得面色惨白,一脸的酒意倾刻间褪得干干净净。

    摧山狼转头就是一巴掌扇在冲天狼脸上,怒喝道:“说,这是怎么回事!”

    冲天狼毫无防备,顿时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扇得原地滴溜溜转了一圈,黝黑的脸上五根鲜红的指印格外显眼。

    他捂着脸,哭丧着道:“我,我……我也不知道呀!”

    “放屁!”

    摧山狼跳了起来,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人头会自动飞到你怀里不成!你以为,雄武城还是个闹鬼的所在?!”

    “哼!”

    他这拐弯抹角的,却是将雄武城给骂了进去,顿时惹得蛇一重重怒哼。

    摧山狼吓得脖子一缩,连扇了自己几巴掌,急道:“小的说错话,说错话……”

    又把眼朝冲天狼一瞪,怒道:“快说!”

    冲天狼哭丧着脸,认真努力地想了又想,突然啊的一声,恍然道:“我想起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落在他身上。

    只见冲天狼目光茫然地回忆道:“适才咱们兄弟在屋里喝酒,喝得正高兴……那个小二,对,就是他!”

    手指冲着人头一指,又道:“这个小二在外面乍乍乎乎的不知在闹腾个啥,搅了咱们兄弟的酒兴,后来,后来……”

    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摧山狼怒道:“后来怎样,还不快速速对军爷们道来!”

    冲天狼看了他一眼,咬牙把心一横,道:“后来大哥就叫我出去,宰了那聒噪的小子!”

    “放你娘-的狗屁!”

    摧山狼听得一愣一愣地,陡然跳将起来,喷了冲天狼一脸口水,怒道:“老子什么时候叫你去杀人了!”

    “老,老大……”

    灵硝狼嘴角抽了抽,尴尬地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道:“好像……真的是你吩咐老四去干的这事儿……”

    “什……什么?”

    摧山狼目瞪口呆,结巴道:“是我吗?”

    六狼整齐划一,“是!”

    “够了!”

    蛇一铁青着脸,像看猴儿一样看着岭山七狼一群人,冷哼道:“说书呢这是?”

    他的目光如炬,一一自七狼噤若寒蝉的脸庞上扫过,见这些人不似伪装,遂冷厉道:“老实在房里呆着,一步也不许离开,敢杀我雄武城的人,哼!”

    噗——!

    他手指突然往墙上一戳,也不见如何使力,那根手指立即齐根没入墙里,仿佛戳得并不是墙壁,而是一块豆腐。

    露了这一手无声的警告之后,他又重重瞪了摧山狼一眼,这才眉毛一挑,带着雄武军士摔门而去。

    呼——!

    全部出了一身冷汗的岭山七狼齐齐吐了一口气,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大哥……”

    老四冲天狼虚弱地抹了把冷汗,呐呐道:“你这玩得可真大……”

    摧山狼坐在地上搓着双手,嘿嘿笑着,抱着歉意道:“大哥这也是没办法,兄弟,刚才那一巴掌得罪了。”

    灵硝狼也是抹着汗,却赞许地冲摧山狼道:“大哥做得没错,若想分散这些雄武军士的注意力,就非得把水搅浑了。”

    “再者说,死得毕竟只是个跑腿的小二,想来以咱们的本事,对雄武城来说,自然比一个下人要有价值得多。”

    “所以,那个杀气腾腾的汉子虽然气得暴怒,多半到最后也拿咱们没什么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