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零二章 被困
    “快点,老子渴得慌!”

    这声音直如炸雷,震得行馆的屋顶几乎要被掀飞。

    剑晨的身形陡然急停。

    这声音,他很熟悉,半日前才与声音的主人打过一架。

    蛇一!

    已经来不及去惊讶蛇一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聚义行馆,耳听着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大,突然之间,他竟陷入一种前路不通,后有追兵的境地。

    以他目前粗略的伪装,再加上匆忙的动作,蛇一若是视若无睹的话,那才是见了鬼。

    目光一扫,他此刻立足之地乃是后院连接前厅的走廊,除了往前,便是往后,再无其他出路。

    可是现下却是前也不行,后也不行,无奈之下,只得身形一侧,往右手边的客房内撞了进去。

    尚幸客房门没锁,身体只轻轻一撞便跌了进去,连忙回身将房门一关,这才略松了口气,开始打量起房间内的情况来。

    岂料,他回头这么一望,顿时惊了三惊。

    第一惊,乃是发觉这安静的客房内,竟然有人,并且人数还不少。

    第二惊,却是在定睛一看之后,发现这屋内的数人,他竟认识。

    然后才是第三惊,也是最令他吃惊的景况——

    屋内这数个他曾有过交集的大汉,其中一人的怀里,正抱了个人头,人头的正脸刚好冲着他的方向,依稀可辨,正是外面那失了头颅的小二!

    剑晨往这数人看过去时,正好对方也正惊惧地望向他,而那怀中抱着人头的大汉,也正忙不迭地想把人头往身后藏。

    屋内共七人,再加上剑晨,在他突然破门而入后,令人意想不到的重遇场景,让八个人顿时面面相觑,半晌回不过神来。

    客房里,落针可闻。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剑晨终于意识到此刻并不是个愣神的好时机,他一眼扫过七人,目光中有着一丝戒备,皱眉回忆道:

    “你们是……岭……什么狼?”

    “岭山七狼!”

    七人中,看起来年纪最轻的那位唤作窜风狼,乃是七狼中排在最末的,也是当日阻截剑晨时,对剑晨的怨念最深的一个,此刻一听,剑晨竟连他七人的名号也记不大住,顿时气得跳脚。

    “对,岭山七狼!”

    剑晨恍然点头,疑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话音落下,门外陡然响起一声大喝:“来人!”

    听声音,正是那中年男子,也即是雄武城的主上。

    剑晨目光一凝,还未有所动作,突见七狼老大摧山狼面色焦急,压低声音道:“剑少侠,快去躲躲!”

    手中一指,却是他房内的那张大床底下。

    剑晨目光一跳,却是不动,看着他,疑道:“你要帮我?”

    还记得当日在步云亭,他与这岭山七狼之间的关系是敌非友,双方也算是进行了一场生死斗,怎么今日,他又要帮自己?

    那摧山狼苦笑道:“剑少侠,那日的事也是我七兄弟鬼迷了心窍,好在你心胸宽阔,没有要了咱们兄弟的性命……”

    “不错,当日我大哥说过,岭山七狼,欠你七条命,大哥的话,就是我七兄弟的话!”

    七狼的老二灵硝狼踏上一步,诚恳道:“剑少侠莫要再猜疑,我岭山七狼平日里虽然做事混帐,但也是知恩图报之人,你当日不杀之恩,七狼永记在心!”

    剑晨双目连闪,心中无数念头划过,他今时今日已非初入江湖的菜鸟,已然深知人心险恶的道理。

    七狼的话是否可信,一时之间,却也分不清楚。

    正在迟疑时,忽听门外响起零乱的脚步声,想来主上的一声怒吼,已然引来不少城中军士。

    突然又听一个大嗓门的声音说道:“主上放心,俺一直在前厅,可以担保无人从行馆中出去。”

    “好,那便一间间房给我搜!”

    中年男子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语气中,已带着暴怒的情绪。

    不能再等!

    岭山七狼眼带焦急,那摧山狼正要再开口,却见剑晨猛一咬牙,似已有了决断。

    他冲七狼一抱拳,低声道:“如此,小子便多谢了!”

    事急从权,他站在房里不动,与躲在床下被岭山七狼哄骗出卖,最后的结果其实都一样,那便是被雄武城的人抓获。

    如此一想,事情便简单了,既然最坏的结果都一样,索性还不如搏一搏,相信一次言辞恳切的七狼一言。

    当下身形一窜,趁着七狼闪身相让的当口,身躯一横,直接滑进床底。

    摧山狼待他躲进去后,连将床单往下拉了拉,几乎及地,若不是直接趴在地上,是绝难发现剑晨身影的。

    这才急忙低吼道:“兄弟们,快!”

    七狼心意相通,他一吼,另外六人立即会意,灵硝狼抓起桌上昨夜未曾喝完的酒坛便泼了一圈。

    酒水一洒,七个人身上都沾染了一些,随后又递到每个人嘴边,一人灌了一大口。

    顿时,一股刺鼻的酒气冲天而起。

    那排行最末的老七窜风狼也是个灵醒之人,一口烈酒落下肚,他即刻便作出一副酩酊大醉之态,满面通红的醉笑道:“哥哥们,咱们再喝呀!”

    另外六人也是同样姿态,一个个醉意勃发,肆意狂笑,在房间里闹作一团。

    剑晨躲在床下暗暗叫苦,心中极度怀疑自己是否信错了人,似七人这番闹腾,必然会将外面的人给吸引过来。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疑问才起,陡听房门处砰的一声,似被人暴力从外踢开。

    来了!

    他心中暗道,连屏息静气,全副心神放在屋内的情况,同时心中盘算着无数念头,已在为自己寻求脱身之法。

    “他-妈-的!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爷爷们的门!”

    门开的同时,摧山狼已借着酒意,狂怒喝骂道。

    外面,蛇一阴沉着脸站在门口,屋里的情况在他一脚破门之后,已全数收入眼底。

    包括那颗仍然抱在七狼老四冲天狼怀里的人头。

    “哼!”

    他沉怒地冷哼一声,把手一挥,顿时从其身后又有十数全副武装的雄武军士涌了进来,人人刀剑出鞘,将岭山七狼围了个严严实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