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戾气
    “大哥,大哥!”

    七个醉汉子挤在一间客房内,其中六个惊讶地看着他们的大哥自进房间之后,便忙不迭地收拾着东西,不禁疑惑连喊道:

    “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跑路了!”

    那大哥忙忙碌碌地,一刻也不停,一边收拾着包裹,一边怒声回道。@樂@文@小@说|

    “可是……咱们不是打算呆在雄武城一段时日吗?怎么就要走了?”

    闻听此问,那众人的大哥终于停了停手里的动作,转头怒道:“他-妈-的,本想着来雄武城这边好好的混吃混喝几日再走,谁曾想,竟然碰到了他!”

    他?

    六个汉子面面相觑,他,是谁?

    没有人问,但那大哥却已知六人心中疑惑,双目里一阵痛苦不堪的回忆,呐呐道:“你们可还记得……步云亭?”

    步云亭三字一出,六人皆惊。

    “大哥你说的他,难道是剑冢那小子?”

    悚然动容间,有人震惊出声问道。

    “不错!”大哥点点头,肯定道:“刚才老子虽然喝了点酒,但绝对不会认错,正是那个下山数月,便搅得江湖风起云涌的小子——剑晨!”

    剑晨二字,对于其余六人来说,绝对如雷贯耳,当下立即被震得傻立当场。

    过了片刻,沉默了一会的客房里突然有人呆呆地说了一句:“收拾东西。”

    轰有一下,六人立即作鸟兽散,各自回房急急收拾不已。

    这七个腰挂鬼头刀的醉汉子,竟然便是当日在步云亭前首先窜出阻截剑晨与安安两人的——岭山七狼!

    客房内,除了岭山七狼的大哥之外,走了五个,还留下一个。

    岭山七狼,各自有着名号,那老大叫做摧山狼,而留在房内的,却是岭山第二狼,在七狼中最是心思活络,称作灵硝狼。

    其余五狼一走,灵硝狼便皱着眉头,沉思片刻,道:“大哥,你说剑晨这小子,怎么也到雄武城了?”

    “难道……他也加入了狼牙军?”

    摧山狼哼道:“我哪里知道他来干什么,或许与咱们一般想法,只想着来混吃混喝,占占安禄山的便宜?”

    “不会……”灵硝狼沉吟着摇了摇头,道:“剑冢虽然早已没落,但曾经的千年大派,自有一份骄傲在心底,不会如咱们这般作这无聊之事,可是也更加不可能甘心受安禄山摆布才对……”

    “你想那么多干嘛,早点走了,不就什么事儿都了了?”

    摧山狼却没他这么多想法,当下又埋过身,继续收拾着他的零碎之物。

    “大哥……”灵硝狼苦笑一声,道:“你可是忘了,这小子怎么说,也算于咱们七狼有恩……”

    摧山狼的动作,突然一顿。

    是啊,有恩,不杀,便是恩!

    当日七狼仗着人多,不将剑晨此等才入江湖的菜鸟放在眼里,心中起了歪念,动了半路截杀夺宝的心思。

    可是谁知,剑晨年纪虽轻,功力也不算高,但就那么稀奇古怪的,就把他们七个人战至脱力。

    好在当日剑晨心地还善,只是击败了七人,却没有动那杀人的心思,如此一来,倒教七个起了必死之心的粗糙汉子内心中起了欠疚之意。

    当日临走前,摧山狼曾经说过,不杀之恩,他日定还剑晨七条性命!

    “那咱们……”

    摧山狼收拾了一大半的包裹,又零乱地散落一地,看着灵硝狼,目光从犹豫,复又变得坚定。

    “不走。”

    灵硝狼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有机会的话……他想要几命,咱们就还他几命!”

    …………………………………………

    聚义行馆的小二,探头探脑地往黑乎乎的假山洞口里张望着,好不容易,总算等到剑晨模糊的身影自那地牢内缓缓走了上来。

    “蛇爷,您可算出来啦!”

    剑晨的身影出现时,他又小心谨慎地朝他身后望了一眼,这才松了一口大气,连迎上去,高声笑喊了一嗓子。

    小二的这番作派,剑晨自然看在眼里,突然心底又涌起一股杀意。

    只是,未免打草惊蛇,现下却不是杀他的时候。

    当下强行压下澎湃的杀意,漠然点了点头,道:“艾长老在何处,带我去!”

    虽然漠然,但言语中又有不容置疑的威势,使得小二突然只觉遍体生寒,耳愣半晌,一个不字在咽喉里打了几个转,冲出口时,竟变了一个字:

    “是……”

    自身的变化,令小二立时心颤不已。

    他能在这专供武林人士落脚的聚义行馆办差事,自然与那木屋酒馆中的小二一样,都非普通的客栈杂役可比。

    迎来送往间,哪般凶形恶相的江湖中人看没见过?

    可是……偏偏在对上这个一脸漠然之姿的单薄少年时,心下竟然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头随时可以咬断他脖子的野兽!

    算了……

    小二心底默默叹息一声,这少年好歹也是蛇牙中人,要去见艾长老,自己本也没拒绝的理由,便随他去吧!

    心中如此劝服着自己,小二别无他念,当真带着剑晨从后花园兜兜转转,又转回行馆前厅,朝提供客人暂住的客房那边行了过去。

    行了不多时,穿过重重屋檐,竟然在后院末尾处,又有一独门独院的小院落。

    “蛇爷。”

    小二在小院门前停了下来,道:“此间便是主上专门为艾长老修建的上上房。”

    主上二字,被他咬得极重,似是提醒,又似警告。

    随后又恭敬道:“小的这便去禀报艾长老一声,免得惊了她老人家的修行。”

    修行?

    剑晨站在小二身后,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嘴角一勾,浮现一抹冷笑,这个专门伺养毒虫刀蚁害人的老妖婆,修的哪门子行!

    口中却道:“不用了,艾长老与我乃是旧识,你去忙你的,我自行进去便是。”

    “这……”

    小二脸色泛着苦,抓了抓后脑勺,为难道:“这恐怕……不好吧?”

    他确实是察言观色的行家,虽然剑晨一脸的漠然,但从其身上,却又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戾气。

    如此之人,他哪里敢独自放进艾长老的小院内?

    “怎么,你不想走了?”

    剑晨一阵不耐,陡然眉头一拧,凶狠地瞪了小二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