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深海沉钢
    管平那头还正嚎着,突然眼角余光却见凌尉伸出房门外的手又缩了回去。

    砰——!

    一声沉闷至极的巨响陡然震得凌尉的牢门一颤。

    “死光头……别……嚎了!”

    “啊——!”

    凌尉压着嗓音,一句话没说完,顿时也嚎叫得比之管平丝毫不弱。

    蛊发!

    剑晨大惊间,不敢怠慢,连又往怀里掏了掏,丢出一小小一包黄油纸包裹的东西在郭传宗身前,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吃”字,身形一转,已疾速窜向管平那面。

    不是他对管平与凌尉亲疏有别,而是听管平那面牢房内传来的动静已逐渐微弱,怕是倾刻间就有性命之危。

    “管兄,坚持住!”

    剑晨一闪而至,连又是一扬手,另一包黄油纸已甩了进去,正巧落在管平蜷曲在地的身前,急切道:“管兄快吃,吃了就不疼了!”

    一句话说完,身形又是一闪,终于来到凌尉门口。

    “凌兄……”

    才刚又摸出一包黄油纸来,凌尉狰狞的面目突然出现在眼前,手臂骤然又从孔洞里突了出来,直接一抓,将黄油纸包抓在手里,连打开的功夫也没有,直接往嘴里塞。

    见他吃了,剑晨一刻不停,身躯如陀螺般连转,一会出现在郭传宗这边,一会又到了管平门口,待见得三人都将黄油纸包内的物什吃下肚之后,方才松了口气。

    抹了把冷汗,突然只觉身心俱疲。

    为了这三包溶血散,他实在是历尽磨难,好歹在三人蛊发的最后一刻赶了过来。

    若是再晚上片刻……

    想起先前郭传宗萌生的死意,他不禁一阵后怕,天龙蛊如此霸道,令人痛不欲生,剑晨相信,郭传宗并不是说说而已。

    在心下大松之后,一股浓重的杀意,自他冷汗连连的脸庞上汹涌澎湃。

    艾长老,老妖婆!

    拳头突得紧紧一握,剑晨猛咬着牙,暗恨道:“我不杀你,如何对得起这三个替我受难的兄弟!”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那霸剑山庄一役,如今的剑晨再也不是当年在剑冢上天生侠义的剑晨,一颗侠义之心在尘世的历练下,已渐渐被杀意缓缓包裹笼罩。

    过了片刻,地牢内的哀嚎声渐渐弱了下去,急促的呼吸也慢慢显得平稳,剑晨知道,那溶血散的功效算是开始生效了。

    如此,他便又有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替郭传宗三人解蛊。

    解铃还需系铃人,而若想解蛊,第一步要做的,便是找到那下蛊之人,五毒教,艾长老!

    “大哥!”

    剑晨正自立在地牢通道上杀意凛然,郭传宗的脑袋已凑到牢门孔洞边上,惊喜不已地喊道。

    他们三人被下蛊的时辰都一样,管平与凌尉毒发时,郭传宗本也离得不远,不过当日剑晨正巧让他吃了一粒九转还魂丹。

    也不知是此丹竟也有着压制蛊毒的功效,还是郭传宗运气不错,反正,这时隔一月后再次天龙蛊发作的滋味,他是幸运逃了过去。

    剑晨怔了下,心中却是一动。

    冲郭传宗摆了下手,道:“你等会。”

    又朝管平与凌尉的牢房走了一遭,还剩四粒的九转定魂丹又被他各自递上一粒,待嘱咐两人立即吃下后,方才回到郭传宗这里。

    如此毫不吝啬送出珍贵无比的九转定魂丹,剑晨却是抱了万一的希望,说不定……这萧莫何亲手炼制的奇药,当真有压制天龙蛊的功效也说不定。

    如此让三人一人吃了一粒,若下月他出了意外,没能即时送回溶血散,好歹也有着不令蛊毒发作的机会。

    来到郭传宗门前,剑晨低头看看,不禁悚然变色。

    他本想着若有机会,便将牢门打开,放三人出来,可是,这一看之下,才惊然发现……

    精铁制成的牢门,浑然一体,并没有可供打开的地方,不仅如此,这牢门冲外的一面,竟然光滑无比,料想中的什么铜头大锁,什么特制门栓,如此种种,在这门上,全然没有!

    看来,这牢门也与假山上那处开启地牢的地方一样,须得知晓机关的开启方法,方才有可能将门打开。

    提起机关,没来由的,剑晨的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抹倩影。

    若是安安在的话……他不禁一阵苦笑。

    甩了甩头,将神智拉回现实,冲郭传宗道:“郭兄弟,你让开一点。”

    不能开启机关,那便试试,硬开!

    他的背后,可是有着一柄削金断铁的利器。

    以前不敢运用,可在半日前,这份不敢,已然烟消云散。

    剑冢镇派之宝,逐风!

    啪嚓——!

    银光自阴暗的地牢中突然乍闪,光芒自上而下,劈在牢门上,随即,一串炫目的火光仿佛跟在银光后面的小尾巴,随着银光的逝去,紧追不舍。

    一剑即出,剑晨连定睛往牢门上看去。

    这一看,立时一阵泄气。

    这制作牢门的材质,看起来就是精铁而已,但当中却又不知渗杂了何物,除了极端光滑之外,竟然坚不可摧。

    以逐风剑之利,居然都不能在牢门上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

    “大哥,别白费力气了……”

    郭传宗压根就没听剑晨的话,仍然站在牢门后面一步未动,叹息道:“这牢门乃是以深海沉钢制成。”

    “那深海沉钢隐于海底不知多少年,在海水的腐蚀与冲刷之下,内里的杂质早就半点也不剩,其坚固程度堪称天下第一。”

    郭传宗看着剑晨的惊讶,苦笑道:“若不是深海沉钢太过坚固,无法精细打磨,早就被狼牙军拿去炼制成神兵利器,怎么可能如此屈才,变成了一扇门……”

    “这么说……”剑晨紧皱着眉头,道:“除了知晓机关开启之法,便无法放你们出来了?”

    “应该……”

    郭传宗苦笑连连,摇头道:“就是这样了。”

    “哼——!”

    剑晨的面色阴沉无比,陡然重重一哼,转身便走。

    “大哥!”

    “剑少侠!”

    郭传宗与管平一惊,不禁冲口喊道。

    “你去哪里?”

    倒是凌尉最为直接了当,直接问出了三人共同的疑惑。

    “你们等着!”

    剑晨头也不回,杀气凛然的声音回荡在地牢:

    “我去杀了那老妖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