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快跑!
    雄武城。

    这几日剑晨来来回回,也跑了数次,只是每次都是匆匆忙忙自城内穿梭,连片刻停留也没有,是以,此次再来,仍然感觉陌生。

    不过,他的陌生感只怕还得持续下去。

    雄武城不同于一般百姓居住的城池,乃是专为驻扎军队所筑,所以城中相对较为冷清,反而是城门之外,由于常年有过万狼牙军兵在此操练,倒显得热闹喧哗无比。

    剑晨小心地捂着胸口,在那里怀揣着三份可抑制天龙蛊毒的溶血散,一路飞奔着,从城西入城,片刻也不耽搁,直往狼牙军兵营驻扎的东城门而去。

    他不得不快,眼看着日落西山,这一日就要走到尽头,若再没有溶血散之助,恐怕整个雄武城的上空,都将响彻郭传宗三人的哀嚎。

    一路上偶有拦阻,都在他亮出蛇牙令牌之后,便即放行,随道,剑晨也向城中巡逻的军士打听清楚了郭传宗等人的下落。

    原来当日五毒教艾长老带着三人离去,却并没有前往兵营,而是在城东靠近城门之处,有着专门修建的,可拱江湖中人落脚的行馆。

    剑晨一边极力奔跑着,一边不由得撇了撇嘴,将行馆修建在靠近兵营,看来安禄山对于自己的掌控力,也不是很足。

    聚义行馆。

    在雄武城中,聚义行馆乃是仅次于城主府外的第二号建筑,此馆除了吃喝住全免费之外,基本就是一豪华大气的客栈。

    此刻日暮西山,自聚义行馆中,正有一群腰间别着鬼头刀的大汉往外走着。

    走在当先的那大汉一面走,一面打了个满足的酒嗝,迷蒙着一双醉酒,回头高笑道:“兄弟们走快些,听闻这嘉山的落日算是范阳一景,咱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可别错过了。”

    身后一群人同样也是一脸醉意,听了大汉一言,笑着附和着,摇摇晃晃勾肩搭背出了行馆。

    只是这才迈出大门,突然当先那大汉身形急停,身后的人一时不觉,齐刷刷撞在他背上,弄得他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又跌出去好几步。

    见他狼狈的模样,身后那群五六个汉子哄然而笑,当中有一人正要张口取笑于他,却不想那大汉猛然转回身,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大手捂在他嘴上。

    众人一愣,但见那大汉的面色一片焦急,眼眸里的醉意竟然在倾刻间消失无踪。

    这一行七个汉子常年聚在一起,互相之间极为默契,那大汉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下立知必是遇上劲敌。

    “大哥?”

    刹那间,一群人的醉意全消,手掌在瞬间便各自摸上了腰间鬼头刀柄,其中一人往外张望一眼,疑惑问道。

    “别说话,快回去!”

    被叫做大哥的,正是当先那大汉,此刻他面色更显焦急,打断自家兄弟的疑问,捂在另一人嘴巴上的手也没松,直接按着他往行馆内推去。

    众人虽不解,但早已习惯听从大哥的命令,当下凝神戒备着,倒退着身子,又退回了行馆内。

    刚一入内,那大哥便焦急喊道:“快,快跑,快回屋里去!”

    根本不让其他人发问,当先发力便跑,竟然还动用了轻功,显得急迫不堪。

    剩下六人面面相觑,有心想要探出脑袋望一眼行馆外面到底是何情况,但大哥走得如此急切,却又令他们不敢怠慢。

    转瞬间,聚义行馆宽阔的前厅里,这七个醉汉子便跑了个没影。

    正当最后一人的身影消失在前厅往客房的拐角处时,便在下一刻,有一人,已气喘嘘嘘地出现在行馆门口。

    正是马不停蹄奔将而来的剑晨。

    “哟,这位爷,可是要歇歇腿儿?”

    行馆前厅里自有着招呼跑腿的小二,一见门口有人,他连收回了疑惑注视七个醉大汉的目光,满面堆笑着迎了上来。

    剑晨待两口气息喘匀,把手一伸,蛇牙令牌递了过去。

    见到令牌,小二的面色突然一正,躬身行礼道:“原来是蛇爷,却不知这位蛇爷来行馆,所为何事?”

    剑晨吐了口气,方才道:“小二哥,前几日是否有一位五毒教的艾长老,领着三人来此暂住?”

    小二微一怔,抬头看向剑晨道:“蛇爷原来是找艾长老?她是住在这里,不过可不是暂住,这聚义行馆里专门有一间上房便是她的。”

    “哦?”剑晨心下一动,却没说什么,只是急道:“与她同来的三个江湖人在哪里?”

    “那三个?”小二有着诧异,回道:“他们三个在牢房。”

    “牢房!”

    剑晨一听,心头立时火起。

    那小二也是个察颜观色的行家,一见剑晨的脸色,连忙解释道:“蛇爷,这可怪不得小的,实在是那三位爷太闹腾了,每日里吵吵嚷嚷,弄得整个行馆片刻不得安宁。”

    “后来还是艾长老亲自出手,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总算让这三位爷老实了。”

    天龙蛊!

    剑晨目中凶光连闪,心中对艾长老的杀意瞬间涌了出来,这死老太婆,若不是给郭传宗三人下了蛊,他又何必巴巴地替蛇牙办事。

    却听小二又道:“不过那三位爷老实不了多久,就又开始闹,终于把艾长老惹烦了,干脆吩咐下来,将他三位往牢房里一丢,这才清静了几天。”

    “牢房在哪,带我去!”

    剑晨满面含煞,瞪了小二一眼,毫不客气地命令道。

    “这个……”小二有着迟疑,但见剑晨眼神不善,又是蛇牙的人,当下也不敢拒绝,连道:“小的这便带路!”

    当下引着剑晨,从前厅中另一道小门穿了出去。

    聚义行馆不小,两人这一前一后,弯弯绕绕地走了半晌,已经离开供江湖中人暂住的客房极远。

    待停下时,却是一处亭台水榭修筑精致的花园。

    两人的面前是座两三丈高的假山,只见小二不知在假山何处轻轻拍了一掌,只听咔咔咔地沉闷声响传来,那看似普通的假山竟裂开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洞口。

    “蛇爷,那三位闹腾的主,就关在这里!”

    小二开了门,低眉顺眼立在一旁,对剑晨解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