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逐风初战
    身在半空,剑晨连一个跟头都还没翻完,蛇一那一拳上极致的压迫力已然快要撞上他的身体。

    千锋已经不能用了,在银枪缩回后,被磨擦得极为灼热的枪身全部回于千锋短棍之内,所以,那份灼热感更是猛然加强了十倍不止,几乎令他拿不住手。

    如此状况下的千锋,莫说再弹出迎敌,不将内里制作精妙的机关烧毁已是运气好。

    “想要入蛇牙,你还差得远!”

    蛇一早已腾身而起,继续着他那一拳,紧追剑晨抛飞的身体而来,大有不将剑晨轰成一团肉泥绝不罢休之势。

    拳压,已在他脚底。

    “哼!”

    危急当口,剑晨自空中一声怒哼,手臂再度往背后一伸。

    自下山以来,他都不是只有千锋一件兵器,背后,还有一件绝不逊于千锋的镇派神兵。

    逐风!

    锵——!

    清亮如龙吟,被他背了数月的逐风剑,首次出鞘!

    “接招!”

    咔——嚓——!

    半空中,银色雷光大闪,无数细小扭曲如蛇的闪电突兀出现,仿佛活了过来,无数电蛇陡然汇聚凝于一点,目标所在,正是蛇一紧追不舍的狂霸蟒拳。

    吱吱吱——!

    电蛇与气浪狠狠撞在一起,两相接触之下,竟然首次令蛇一拳头上的气浪开始有了损耗。

    这些电蛇,全部是他内力所聚,而他的内力,正是有着可以抵消所有其他内力的——玄冥诀!

    蛇一怒睁的双目陡然一亮,眼见自己的拳势正在被消磨,不怒反喜,拳势不变,大吼了声:“好!”

    好字一出,拳势陡增,那形如巨蟒的一拳猛得一冲,脱离气浪的包裹显露出真形,蛇电打在拳头上,竟如火花般瞬间泯灭。

    然而,无数电蛇只不过是剑晨这一招的前势,真正的杀着,还在其后!

    轰——!

    电蛇泯灭,半空中,又有一道轰然炸响,蛇一的眼前陡然变得白茫茫一片,恍然中,只觉九天之上有怒雷下落。

    在旁人的眼中,蛇一眼前一白的同时,一道粗如水桶的银白雷柱猛然直轰在他巨如蟒头的一拳上。

    雷动,九天!

    轰轰轰——!

    拳与雷相撞,宛若流星坠地,爆起惊天巨响。

    从爆炸的中心一点上,漫天银雷爆散,剑晨与蛇一两人身处的空中,密密麻麻的铺开一张银白扭曲的蜘蛛电网!

    两声闷哼,分别从剑晨与蛇一的口中传出。

    雷光泯灭,蛇一霸气绝伦的一拳,也终于被震荡得反弹而回。

    砰——!

    巨如山岳的蛇一身躯重重顿于地上,自他脚下蔓延开两丈见圆的蜘蛛密网。

    而剑晨临在空中,身躯又是连翻了两翻,冲击力极猛,再落下时,已立于小院之外。

    落地之后,剑晨第一时间看向蛇一,发觉其并没有下一步动作,突然面色浮现不正常的暗红。

    适才雷动九天与狂蟒之拳的怒撞,蛇一那狂霸的内力借着这一击,延着逐风剑便轰入了剑晨体内。

    混沌内力虽然已化为气态,但特性仍不改,对于轰入体内的内力,总是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蛇一的拳很猛,但剑晨如今的修为也高,混沌内力的容纳限度成倍提升,并不似以往遇上修为高上他数筹的对手时那般,被轰破体内防御。

    只是,蛇一的内力中,满是暴虐狂躁,混沌内力虽能抵挡,但却无法消溶,若多在体内留上一刻,对于身体的负担,也多上不少。

    “嘿——!”

    吐气开声,身躯一沉,空着的左手冲着地面厉劈出一掌,砰的一声,烟尘漫天。

    这一掌的气势却带有蛇一狂蟒之拳的气势,正是被蛇一生生轰入体内,又经混沌内力包容吸纳之后,反震而出。

    落地之后的蛇一略一回气,正要前冲,陡然见得剑晨劈在地上那一掌,目光中闪烁着一抹惊奇,身躯突然一停。

    “小子,你不错嘛,竟然能无损接下老子这一拳!”

    蛇一的手在下巴上摸了摸,似乎想起了什么,狰狞的脸上,突然有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剑晨轰完体内不属于他的内力,顿觉神清气爽,果然如蛇一所说,毫无损伤。

    “何止一拳。”

    直起腰,冲蛇一扬了扬薄如蝉翼的逐风剑,面上竟然也有着笑容。

    这是他练剑十三年,第一次,主动地以剑这种兵器与人对战。

    在劈断沥血剑后,他藏了十三年的阴影已然有着破碎的迹象,而如今,亲手动用了逐风剑,这令他心中积聚已久的阴霾在此一刻终于挥散一空,无异于一个巨大的惊喜。

    刷刷,逐风剑被他随意地挥舞了两下,有了内力的灌注,逐风剑上银芒流转不定,令剑晨极为满意。

    逐风剑轻若无物且薄如蝉翼,但运使起来又极为趁手,坚如磐石,蛇一那一拳即便是千锋对上,也得扭曲变形,偏偏是这薄如蝉翼的逐风剑,却无丝毫变化。

    “就是再多接几拳,又如何?”

    逐风在手,兼且十三年阴霾消散一空,此时的剑晨志得意满,精气神无一不达到巅峰,对于与蛇一之战,信心更加充足。

    “哈哈,你想接,我却不想打了!”

    蛇一闻言,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剑晨一番,陡然仰天大笑。

    “不打了?”

    剑晨微怔,随即笑道:“难道你……又要改规矩?”

    他可不信,蛇一说不打了,是认输的意思,更不可能当真将他腰间属于蛇牙之首的蛇一令牌交给自己。

    “嘿嘿,你倒是聪明。”

    笑声稍歇,蛇一挑着眉头,饶有意味地看着剑晨,笑道:“规矩是老子定的,老子当然能改!”

    不知何时,他膨胀了一圈的身躯竟已缩回原样,一面说着话,一面将手伸入怀内。

    “接着!”

    高叫一声,手臂一甩,一道玄青色的虚影便往剑晨身前扔去。

    剑晨目光一凝,这虚影上并无附着半分内力,飞行速度也不快,当下手掌一伸,啪的一声轻响,稳稳当当地将虚影接入手中。

    入手之感有些熟悉,定睛一看,却是一面蛇牙令牌。

    而令他惊讶的是,这令牌上铭刻着的字迹,更加熟悉。

    蛇,二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