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九十章 狂蟒之拳
    “小子!”

    蛇一狞笑着,一边适应着暴涨了一圈的魁伟躯体,一边嘲弄道:

    “你别想着再去选蛇五,老子没告诉你吗?”

    “刚刚……老子又突然定下了蛇牙的另一条规矩,那便是……新晋蛇牙,有一个月的新手保护期!”

    “保护……期?”

    剑晨一愣,皱着眉头不明所以。

    “不错,保护期,只要是新人,在抢下令牌之后,一个月内,不允许其他人再向他挑战!”

    “嘿嘿嘿!”

    蛇一双手互握着拳头扭来扭去,得意笑道:“老子新定的这条规矩,怎么样?”

    这下剑晨倒是听明白了,这是逼得自己,只能选择与他动手了?

    幽怨地盯了问傲天一眼,剑晨一阵苦笑,回应蛇一道:“不怎么样。”

    肉在对方手里,想吃,当然只得遵守别人的规矩,虽然这规矩,一天数变。

    千锋本在蛇五与问傲天争斗时被收回背后,此时又重新握在手里,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毫无征兆地,他的脚步突然一顿,单薄的身躯突然消失在原地。

    达到立派中期境界后,内力大进,连带着,对轻功的应用,也不可同日而语。

    剑晨脚下这一顿,陡然连自己的眼前都是一花,身躯再出现时,竟已跃上五丈高的空中。

    好强!

    从昏迷中醒来过后,他除了拍了茶壶一掌之外,就没有别的机会可以体会自己如今的内力到底强到何种地步。

    想不到,仅仅是一个小境界的提升,竟然令他如同改头换面一般,以往拼了全力才能做到的事,现下轻轻松松半点感觉也没有。

    心下感叹着,手里的动作却未停,身至半空,陡然一道银色匹练劈散而出。

    散!

    银光匹练暴起,冲至蛇一头顶时,已一分为八,分了八处刺向蛇一身体八处要害。

    如今的千锋在他手中,简直如臂如指一般轻松写意,以气贯长虹所出的千锋银枪招至中途,即刻又被他以枪型施展出八方行尽。

    此时,枪型未散,枪尖处却骤然裂开,八枚银光璀璨的银镖劲射而出,又分了八个方向,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再打蛇一另八处穴道。

    一直以来,在他手中施展的八方行尽只能以八龙银镖之态分攻八处,如今竟然在加上化作八道残影的千锋银枪助力下,两招合一,第一次将攻势提高到了十六道!

    虽然似问傲天那般一招出尽一百二十八剑的恐怖数量相差甚远,但问傲天的剑,乃是以“快”取胜,而剑晨的八方行尽,却是以“实”为主。

    两者之间谁强谁弱……

    放在蛇一眼里,都一样!

    剑晨的招快,蛇一的动作却也不慢,早在剑晨跃起时,蛇一便在做一件事。

    一件极为普通,每个人都能轻松做到的事。

    蛇一的面色极为平静,对于即将在他身上刺下十六个血窟窿的千锋看都不看一眼,身躯不动,他的右臂,缓缓往后拉伸着,就像练功过后拉伸筋骨一般,缓慢,却又极为有力的往后拉着。

    当剑晨的千锋银枪从一化八,又从八分为十六时,蛇一的右臂,终于拉伸到了极致。

    极致的拉伸之后……

    轰——!

    一拳,毫无花哨的一拳,却带着极端刺耳的空气磨擦,硕大的拳头上,肉眼可见的一圈扭曲气浪厚重的覆盖其上,随着这一拳的轰出,竟然被磨擦得有了隐约的火光。

    蛇一的一拳,就连空气也可以点燃!

    剑晨身在空中,面色突然大变。

    他此刻有种深深的感觉,与他面对交手的人,乃是郭传宗!

    不,郭传宗还差得远,蛇一这一拳不论威力如何,单就气势,剑晨所知所见过的,只有在洛阳城那晚,从疯疯颠颠的郭不怒身上见过。

    这气势,可堪与达至巅峰的丐帮绝学降龙掌相媲美!

    只不过,此刻向他猛噬而来的,不是龙,而是……狂蟒!

    恍惚中,蛇一的拳头陡然放大了数倍,并且,那一拳不再是拳,而是令人一望便即头皮发麻,大张着血盆大口的硕大蟒头!

    噗噗噗——!

    八龙银镖首当其冲,一一撞击在拳头上,不过,锋锐的银镖就连蛇一拳头上的皮屑都没碰上半点,只是接触到那扭曲发红的气浪,便一枚枚如同触电一般镖身乱颤,半点准头也无。

    紧接着,蟒头再进,化作八道残影的千锋银枪被气势所迫,骤然合一,银白的枪尖避无可避,猛然往蛇一的拳头上撞去。

    锋锐坚硬的枪尖与血肉之躯的拳头相撞,怎么看,也是用拳头的那一方吃亏,可是,眼见于此,剑晨的面色却并没有半分喜悦之意。

    有的,只是咬紧牙关的坚持。

    嗞——嗞——!

    千锋银枪到底比之八龙银镖要凝重不少,枪尖刺在巨蟒之拳上的气浪中,并没有如八龙银镖那般被弹飞,占了枪尖之利,反而略微刺入了几分。

    只是,却也到此为止了。

    在千锋银枪刺入那扭曲发红的气浪中大约一指来宽后,便再也无法寸进,就在转瞬间,在枪尖与气浪极致的磨擦下,肉眼可见的,银白色的枪尖刹那间变得通红。

    即便隔着一杆枪的距离,握住千锋银枪另一头的剑晨,也感觉到自枪尖处,有源源不断的灼热传递而来。

    这灼热不是内力,只是很自然的磨擦生热而已,是以即便以他玄冥诀之妙,也不能阻挡半分。

    再这么下去,千锋银枪会被蛇一轰出的这一拳,给熔化了!

    心中大惊,突然转出这个念头,剑晨目光连闪,自是舍不得这伴随他闯荡江湖许久的千锋被生生熔成一团废银。

    不敢再等,手臂一挺,千锋银枪不退反进,硬生生又往前送了一送,只不过,有着那层牢不可破的气浪存在,这一送并未能令银枪多推进半寸,反而令七尺来长的枪身拱成了半圆。

    正在这时,剑晨的双目一亮,手臂再一缩,被压成拱形的枪身骤然一弹,借着这股反震力,他连人带枪,猛得在空中翻了个跟头。

    刷——!

    挣脱扭曲气浪束缚的银枪顿时缩回到短棍之内。

    “小子,哪里跑!”

    千锋之危虽解,蛇一的拳,仍然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