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不够快?
    “小子,你要和我比快?”

    分水峨眉刺在手,蛇五的面色变得狰狞无比。

    他猛然抬头,惊虹剑的剑风已然令他裂肤生痛,额前的几缕发丝飘然而落,只是剑气而已,便令他发丝应风而断。

    对此,蛇五竟夷然不惧,腾得一声,周身无数蛇影狂涌,一双分水峨眉刺随着他手腕疾刺,无数条细黑毒蛇利齿生寒,狂猛向惊虹剑啃噬而去。

    问傲天扭身所出之剑,看似只有一道剑光,但凝实的剑光中,又有着模糊到几乎令人忽略的残影,以剑晨此刻的眼力,勉强可以分辨出,这一剑,并不止是一剑!

    “我就不信,你还能出一百二十八剑!”

    蛇五脸上青筋暴涨,双目中瞳孔如蛇般瞬间缩成针尖般大小,毒蛇与剑,轰然相撞!

    叮叮叮叮叮叮叮——!

    蛇五与问傲天之间,金铁交鸣的声音几乎连成一线,极致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无数火星自黑与白中迸射不断,若此时是在夜间,这火星必将成为夜空下最绚烂多姿,吸引所有人眼球的烟火。

    锵——!

    蛇五与问傲天两人俱都是以快打快,这一番交击看来极火爆,但持续时间却又极短,随着最后一声惊响,只见黑与白之间,一抹黑色的残影飘向空中。

    这一响,仿佛便是号令,蛇五与问傲天同时收势,身躯晃了晃,却抵受不住连番冲击所带来的震力,各自闷哼一声,又同时后退半步。

    嚓——!

    一退之后,那抹飞向空中的黑色残影陡然一落,生生插于两人之间。

    定睛一看,正是蛇五那双分水峨眉刺其中一柄黑色钢刺。

    分水刺脱手,而问傲天的长剑却好端端地握在手中,此番交锋,本应算蛇五逊了半筹,但他那已然有着疯狂之色的脸庞上,竟然全无半点居于下风的气馁,反而兴奋莫名。

    “哈哈哈!痛快!”

    蛇五仰天大笑,骤然目光一凝,盯着问傲天,狞声道:“今日竟然能与失传已久的惊虹剑相斗,蛇五此生已是无憾,可惜……”

    只剩一柄的分水峨眉刺被他旋了旋,不屑道:“可惜,你的火候不够,一百二十八剑的惊虹剑,只能出到六十四剑!”

    单掌握爪一吸,倒插于地的峨眉刺被他吸入掌中,伸出宛如蛇信一般的舌头,在钢刺上舔了舔,阴森气息勃然而发,阴笑道:“裴惊虹一半的实力已是不错,可惜,还,不,够——!”

    话音未落,手臂扬手一甩,才被他吸回掌心的分水峨眉刺顿时化作一抹黑色闪电,带着尖锐的呼啸,电射至问傲天面门。

    问傲天与蛇五硬碰了一记,虽然面上仍是一副死人脸,心中倒也有着震惊,特别是他那持剑的手,虽然勉强握住了长剑,不至脱手而飞,但也不停轻微颤抖着。

    现下尚在回气,突见蛇五以钢刺当暗器又已杀至,不及细想,内力一震,立时止住手臂酸麻之感,长剑又化作一道匹练直刺,剑尖所指,正是蛇五那柄脱手打来的分水刺。

    眼见着剑尖与刺尖就要如针尖对麦芒一般撞在一起,陡然,从飞在半空的分水刺后,一只大手凭空而现。

    “我说过了,你,还不够快!”

    与大手同时出现的,还是蛇五疯狂中带着戏谑的声音。

    手掌一握,蛇五竟然后发先至,将那速度如电的分水刺握在手里,身形一矮,他的人竟从问傲天直刺而来的长剑下窜了进去,黑色的刺尖划了一个半弧,陡往问傲天腰间捅去。

    同一时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黑芒如墨的另一柄分水刺刺尖朝上,虚指着问傲天持剑的手腕,将他横剑来救腰间的路线全部封堵。

    两人间的争斗变化太快,前一刻,本还是蛇五分水刺脱手处于下风,而就在转瞬间,他便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与战力,后一刻,即将有血光之灾的人,就成了问傲天。

    直到这时,剑晨刚才抓问傲天的手,方才收回,眼见着这一幕,心中也是暗自乍舌不已。

    蛇五的修为,他看得明白,顶多只在名动中期的境界而已,不说与他相比,就是比之问傲天,尚也有着不如。

    只是他修为虽低于问傲天,但一身功夫却占尽了奇诡二字,一进一退间,往往令人判断不及,这才令问傲天甫一交手,便陷于危机之中。

    而问傲天,也令剑晨有着好奇。

    这人一副杀人脸,连话都说不了几句完整的,想不到修为之高,已与他昏迷之前相当,竟也是个堪堪迈入了立派境界的高手。

    剑晨是因为有着玄冥诀之助,一身内力修为这才突飞猛进,若是换作还在剑冢时的他,那可怜的精进境界放在问傲天这里,就只有仰望的份。

    达到立派境界的高手,总不至于挡不住这一刺吧?

    剑晨眼见着问傲天即将被蛇五刺个通透而显得毫无办法的样子,莫名的,心中对问傲天,有着强烈的信任。

    这人,不是靠奇招诡变就可对付的!

    他正这么想着,场上的变化,说来便来。

    剑晨这一番思量说来极长,但心念电转间,蛇五奇袭而至问傲天腰间的分水刺,也才堪堪接触到问傲天腰间的衣衫。

    正当蛇五疯狂狰狞的面上,有着一抹喜色时,在他头顶斜上方,问傲天那特有的生硬嗓音挤出了三个字。

    “我很快。”

    又是一句令人摸不着头尾的话,像是在回答先前蛇五说他不够快的嘲讽,又像是在像旁人说明,蛇五的这一刺,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话音响起时,蛇五猛一咬牙,本已全力突刺的身躯顿时再加了两成力,那分水刺上的黑芒陡然往前猛的一窜。

    裂——!

    尖锐的钢刺划破衣衫的轻响刚一传入蛇五耳中,他尚来不及一鼓作气捅将下去,骤然眼前一花。

    问傲天身穿白衣的腰间突兀地从他眼前消失,转而现于面前的,却是木屋酒馆那面在今日饱受摧残的墙壁。

    夺——!

    收势已然不及,蛇五带着一股震惊,连人带刺,狠狠钉在墙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