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剑断
    难道……沥血剑上的凶煞之气……被自己吸入到了体内?

    一想到这种可能,剑晨顿时回想起适才那阵冰凉,当时饱受丹田焚烧之苦,感受得不太仔细,此时细想起来,那隐藏在冰凉底下的,当真与数月前在霸剑山庄孟浩然手中感受到的沥血剑气息……

    一模一样!

    我吸了……沥血剑的凶气?

    剑晨目瞪口呆间,突然只觉全身别扭至极,恨不能一把将自己的胸膛撕开,将属于沥血剑的东西,全部从他身体里丢出去。

    要知道,沥血剑上的血气,其中有一抹,乃是属于他那看不清面目,却又被沥血剑一剑穿心的娘亲的!

    这让他如何能忍!

    可惜,不论他如何凝神内视,体力经脉乃至在丹田中流转不息的混沌内力,只剩下白蒙蒙的一片,哪里找得到半分血色光芒。

    只是令他心下稍慰的,却是在这一阵仔细探查之下,竟然发现体内的混沌内力总量,比他初入立派境界时,大涨了三倍!

    武道七重,入门、精进、出师、名动、立派、宗师、隐宗。

    从低到高,每一重的修为精深,都得比前一重付出数倍的艰辛,每一分内力的累积,莫不是武者长年累月的苦修所得。

    似他这般身处立派境界的修为,在江湖中已可算一等一的高手,立派立派,顾名思义,其修为之高,已经可以开宗立派。

    这等修为,武功想要再进一步,那是千难万难。

    然而如今,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内力竟然精进了三倍!

    虽然如此增幅尚还不能令他从立派境界一跃而成宗师之境,但至少,也在立派境界站稳了脚跟,达到了立派中期的修为。

    若此刻再遇上白震天,剑晨有着自信,凭借玄冥诀之奇妙,至少也能周旋一番,不会如先前那般毫无反击之力。

    “唉……”

    深叹了口气,剑晨俯身,将落于地上的沥血剑拿了起来。

    刷刷——!

    手腕一动,他十三年来,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手持出鞘长剑舞了个剑花!

    心中那份铭刻深处十三年的阴影,竟然毫无所觉!

    “哼!”他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一抹冷笑,一双精目直直盯在失了血色的沥血剑上,冷声狞道:“沥血啊沥血,你困了我剑晨十三年,想不到最后,却化作了我内力大涨的养分!”

    “连你自身都被我吞噬,如今我又对你……何所惧?”

    左手化掌成刀,陡然一掌往沥血剑上切去。

    铛——!

    一声脆响,余音自屋中不断回响,手掌过处,沥血剑上立时有一道残影飞了出去,夺的一声,钉在房门背后。

    九州沥血鬼神惊,沥血,剑断!

    “哼——!”

    他又是一声怒哼,手中还剩的半截断剑扬手一甩,深深没入地下,只余那古朴的剑柄突兀地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沥血剑断,那一声脆响不光从剑身上传来,更是从他心底最深处响起。

    剑断的一瞬,剑晨只觉心底里也有一样什么东西,陡然震了一下,随即,碎裂成如那茶壶一般的细细流沙。

    他静静地默立在屋内,双目中有泪,不断滴落。

    骤然抬起头,仰望着那粗糙的屋顶,声音嘶哑道:“爹,娘……孩子至今日起,便真正踏上替你们,替整个洛家,报仇血恨的第一步!”

    ……………………………………………………

    木屋酒馆。

    今日木屋内终于一改前两日的冷清,又有了人气。

    在那叫剑晨起床的小二回到酒馆内时,木屋里,已经坐了七八个人。

    七八个,一样黑衣打扮,腰间挂了块玄青色的令牌,仔细一看,令牌上都有一个相同的“蛇”字,而蛇字之后,又有数目不一的数字。

    “哟,各位蛇爷,今儿来得挺早呀!”

    小二一见,不禁笑逐颜开,忙不迭地打着招呼。

    只是他这笑,注定得不到回应。

    木屋内散乱而坐的蛇牙中人,每人占据了一方酒桌,相互之间绝不交谈,所有人唯一的关注,全部都在面前那一坛坛即使隔着老远,也能闻到浓烈酒香的特制烈酒上。

    小二见这境况,倒也很是习惯,不由耸了耸肩,笑嘻嘻地回了柜台之后,埋头忙碌起来。

    就在他回来不久,木屋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

    小二笑着抬起头,正准备打个招呼,突然目光中露出诧异。

    他原以为,来的人会是剑晨。

    原来不是,此刻立在大门处的,却是个从没见过的青年。

    只见这青年一身白衣胜雪,右手里提了把剑,而他的面色,竟然极其冷漠,不,也不能说是冷漠。

    小二诧异间,极力想要对青年的面色找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歪着脑袋想了又想,面无表情?漠不关心?

    不,都不对,小二晃了晃脑袋,无意间看到蛇牙众人腰间的令牌,突然恍然,这青年人的面色,就像是这冷冰冰的令牌一样,不带丝毫感情。

    “这位客官,您这是……”

    小二在猜度白衣青年面色时,动作倒也没停,迎了上去,笑道:“是不是走错了?”

    他这里可不是普通的酒馆,而他这个小二,也不是普通的小二,有关于蛇牙的所有人,他没有不认识的,所以,他很确定,这白衣青年,他不认识。

    白衣青年在小二迎上前时,已自顾自走了进来,没有感情的双目从左至右在木屋里扫了一圈,最终落下的地方,却是离他最近那人腰间的令牌上。

    被小二一问,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非走错,然后自喉咙里冷硬的挤出两个字:“比武。”

    “比武?”小二愣了愣,这两字没头没脑,不禁又问道:“您是来看比武的?”

    白衣青年终于将目光从蛇牙令牌上移开,看着小二,皱眉道:“抢令牌。”

    此言一出,木屋内所有正在喝酒的蛇牙中人立时停了动作,七八道极为不善的目光,直刺白衣青年。

    然而,这白衣青年全无所觉,对着小二,又补充道:“入蛇牙。”

    入蛇牙!

    他说出这三个字时,剑晨正好出现在白衣青年身后,闻言,不禁怔了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