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过河拆桥
    当日在剑冢,剑晨记得很清楚,即使对上师父伍元道人最强的一招万剑归一,白震天的殛焰九转剑法,也只能凝出七道金焰而已。

    虽然那时师父的说法有可能有夸大的成分在内,但言语中对殛焰九转剑法的推崇之意,剑晨还是听得出的。

    殛焰九转练至九朵白焰的程度,几乎可以与归一剑法的最后一式,万剑归一相媲美!

    武道一途,越往上走,其难度便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加,若非天赋过人或得逢大机遇,就算穷尽一生之力,对于武道的攀登,也终究有限。

    正是因为如此,当剑晨眼睁睁看到白震天举手投足间白色火焰虚虚实实,心中才有着极大的震动。

    这才数月而已,白震天竟然能从金焰层次,练到殛焰九转的顶峰,白焰?

    而更想不到的是,白震天的突然出现,似乎与狼牙军又有着某种联系。

    这白焰剑派的立场,到底是如何?

    不好办呐……

    他的眉头深深皱在一起。

    若白震天依然还是当日在剑冢时的层次,七朵金焰虽然难缠,但以他如今踏入立派境界的修为,再凭借千锋之妙,或还可奋力一战。

    但是,如今白震天的修为再作突破,旁边又有着上百的白焰剑派弟子,他想要从其手中解救下霸剑众人,几乎已经没有这个可能。

    真是……头疼呀!

    揉了揉太阳穴,剑晨眼看着空地上随时有可能血流成河的混乱场面,一阵力不从心。

    讽刺的是,下方的一众霸剑弟子若是见到剑晨,定然是会上前拼命的,可是这个会令他们拼命的对象,此时此刻,竟然正在为他们的生死,感到头疼。

    不知若下面的霸剑弟子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孟烈。”

    正在剑晨头疼不已的当口,白震天把玩够了烈焰剑,施施然开了口:

    “你不过是霸剑山庄养的一条狗而已,何必如此拼命?”

    “放屁!”

    虽然看不到孟烈的神情,想来也是暴怒不已,只听他怒喝道:“孟烈一生,只在霸剑,霸剑与我,生死与共!”

    “男子汉大丈夫,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收起你那龌鹾心思,要战,便战!”

    砰——!

    战字一出,孟烈身周肉眼可见的,一圈气浪暴散而出,大手一握杵于地上的重剑,内力催逼下,剑身陡然锋芒毕露,剑未动,剑气已然勃发,生生将地面炸出一个深坑。

    暴烈剑之名,果不虚传!

    “战!”

    “战!”

    “战!”

    受了孟烈热血沸腾的豪言壮语一激,原本气势已有萎靡的霸剑弟子陡然精光大盛,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通红着一双眼,面容狰狞地振臂高呼。

    白震天的眉头,轻轻皱了皱。

    现下场中虽然是他白焰剑派占据绝对上风,但霸剑山庄向来只练重剑,其霸剑诀的杀伤力也非同小可。

    若是拼起命来,白震天自信获胜的一方仍然会是自己,但门下弟子的死伤,便再所难免。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他白震天是极不愿为之的。

    所以,才有了如今只围不攻的场面。

    可惜,有孟烈在场,白震天兵不血刃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

    突然群情汹涌的霸剑弟子,白震天不惧,却也不愿看到这一幕。

    不过,再不愿,他最不想发生的场面,已经发生,那么,也就别无他法了。

    “卫将军。”

    白震天不去看孟烈,而是转头冲空地上正津津有味看着好戏的瘦高中年人,微笑问道:“这些人全死在这里,没问题吧?”

    手指的方向,正是以孟烈为首的霸剑山庄中人。

    “没问题啊!”

    那被称作卫将军的中年人也还他一个微笑,道:“狼牙军要的,是马车里的东西,至于是谁送到的,那我可不管。”

    “这就好。”

    白震天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非要走最后一条路,当然得先将路给探明了,不然不是白忙活一场?

    两人说着话,岂知隐在树顶的剑晨心下却是一动,不由往那卫将军想来身上,多看了两眼。

    当日在余杭,数十骑狼牙军自城中呼啸而过,剑晨当时正隐在暗处,是以看得并不真切。

    但是后来,在郭传宗的秘密据点的地下,他却听到过这个声音。

    正是这个声音,以强硬姿态令孟浩然暂时放下对他的追杀,转而专注于所谓主上交代的事情。

    还记得,这人的名字似乎叫做……卫英韶?

    想来,当日卫英韶口中主上交代之事,便是如今这次交易了吧?

    “卫英韶!”

    孟烈听得两人交谈,怒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悲怆。

    “我霸剑山庄尽心竭力为狼牙军办事,到头来,所得到的,便是如此下场么?”

    卫英韶视线移向他,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本来不是如此下场的。”

    “谁叫你们霸剑山庄不争气呢?”

    他的折扇又摇了摇,叹息道:“如今的霸剑,孟逸凡死了,孟凛然也死了,声名赫赫的霸剑三侠分崩离分崩离析,孟浩然虽然也算不错,可惜,连自己的三弟也压制不了。”

    顿了顿,眼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孟烈,道:“外患未去,内忧不除,此等脆弱的霸剑山庄,又如何可堪主上所用?”

    “倒不如……”

    孟烈冷冷一笑,轻蔑道:“倒不如过河拆桥?”

    刷——!

    卫英韶手中的折扇闭合起来,往孟烈身上遥遥一点,摇头笑道:“不用说得这么难听,物尽其用罢了。”

    “哈哈哈哈!”

    孟烈陡然仰天狂笑,笑声中无尽凄然,厉道:“好一个物尽其用,看来三爷是对的,霸剑山庄与安禄山这等狼子野心的人合作,无疑于与虎谋皮!”

    “看来,灭了我等之后,下一步,霸剑山庄也得换个主人了吧?”

    卫英韶仍然轻松自若,笑道:“想不到你还有些脑子,怎么样,本将军见你也算一人材,不如弃暗投明,入了我狼牙军如何?”

    “本将军保证,不会亏待于你。”

    砰——!

    重剑高举,复又砸落,孟烈与卫英韶之间,陡然出现一条横贯左右的深深沟壑。

    回答卫英韶的,只有孟烈气吞山河的一个字:

    “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