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合作
    “唯死而已?”

    剑晨看着视死如归的孟瀚然,轻笑了一声,道:“可是,我并不想杀你。”

    孟瀚然怔了怔,怒上加怒,喝道:“剑晨!我孟瀚然死则死矣,岂能受你肆意侮辱!”

    一言已尽,他片刻犹豫也没有,右掌陡然一凝,迅捷无比地往天灵盖拍了下去。

    这孟瀚然的脾性竟刚烈如斯,明知不敌,也不愿受制于仇敌,直接求死。

    不能杀敌,那便……自杀!

    嗖——!

    如此关头,眼见孟瀚然头颅就要迸裂,陡然他只觉眼前一花,一道银光从前方一闪而至。

    咔——!

    右手一紧,这一掌,竟然拍不下去。

    惊然转头看时,却见手腕上竟缠了一圈又一圈极细的银丝,丝线的一端,同样银光璀璨的菱形飞镖正晃来荡去,一下一下地拍打着自己的手臂。

    丝线的另一端,直直延伸出去,尽头,却在剑晨手中不知何时又握着的千锋棍里。

    八龙银镖在他精细的控制下,只出了其一,电光石火间,正在缠住孟瀚然拍向自己天灵盖的一掌。

    “你到底想干什么?!”

    孟瀚然悲愤不已,仇敌在前,他想报仇,报不了,想自杀,死不了,这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令他几乎连肺也气炸。

    反而剑晨的感觉却又不同。

    这是他第一次,以力压人。

    刚才撞向孟瀚然重剑的那股巨力,能有如此威势的,自然是他目前所能使出的最强攻击力——归心似箭。

    本来剑晨是没打算使用这只能出十箭的最强招式的,至少,在还没摸清孟瀚然底细的情况下,是不打算用归心似箭的。

    毕竟,每一箭射出,对他身体的损耗也是极大。

    奈何,他在这向阳谷中千等万等,孟瀚然是等到了,但也等来一匹踏雪乌骓。

    以此马的神骏,若他使得是寻常招数,还真没可能在一招之间就令孟瀚然萌生死意。

    然而却不曾想,这一招之下,剑晨的心底,陡然勃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爽意,特别是又阻下孟瀚然寻死之后,那种掌控人生死的感觉令他竟然有些着迷。

    原来……作个恶霸是这么爽的一件事情。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找你合作而已。”

    剑晨紧紧拉扯着禁锢孟瀚然手臂的银丝,缓缓道出心中想法。

    “合作?”

    孟瀚然一愣,他想过无数种剑晨折磨他的景况,却万没想到,会从他的嘴里,说出合作二字。

    顿时冷笑一声,道:“你杀了我二哥,甚至还与害了我父的凶手有关联,此刻竟然说出合作,你不觉得……”

    “很可笑?”

    剑晨就像没听出孟瀚然话语中的嘲弄,摇了摇头道:“不觉得。”

    眼看着,孟瀚然又要发飙,他又道:“因为,我们似乎有着一些共同的目的。”

    “我们?”

    若不是现下受制于人,孟瀚然几乎想要放声长笑。

    忍了半晌,他才道:“我不觉得,和一个与我有着血仇的敌人,会有什么共同的目的。”

    “有的。”孟瀚然的神情落在剑晨眼里,却只是笑了笑,道:“我先问你,你来这向阳谷所为何事?”

    孟瀚然一听,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轻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剑晨仍然冲他笑笑,道:“你来此,是想阻止霸剑山庄与狼牙军之间,一次见不得人的交易。”

    “至于交易的东西嘛……”

    他顿了顿,目光紧紧盯着孟瀚然的双眼,一字一顿道:“乃是军需!”

    军需!

    孟瀚然的脸色,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突然大变。

    “你怎么知道……”

    他冲口而出,突然又定住,面色涨得通红,怒喝道:“你在诈我!”

    剑晨耸耸肩,笑道:“也不尽是。”

    又继道:“狼牙军竟然会去你霸剑山庄购买军需,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除非……”

    说到这里,又是一顿,看向孟瀚然的面色,笑意盎然。

    “除非怎样?”

    果然,他这一顿住,孟瀚然突然大为紧张,不禁追问道。

    “除非……狼牙军购买军需的目的,是要做那大逆不道之事!”

    剑晨盯着孟瀚然的眼睛,厉声说道:“安禄山,想要谋反,而你霸剑山庄提供了军需,便是帮凶!”

    “你——!”

    孟瀚然的神色显得惊惧不已,明知在这一线天的山谷内应无人偷听,还是下意识地转头四顾,这才喝道:“你别胡说!”

    “我胡说?”

    剑晨冷冷一笑,道:“我若是胡说,你巴巴得跑来做什么?”

    “难道不是怕安禄山谋反失败,连累了你霸剑山庄,所以才极力反对你大哥孟浩然与狼牙军之间的联系?”

    这次,孟瀚然呆了呆,嚅嚅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剑晨摊了摊手,续道:“例如,你霸剑山庄与狼牙军暗中勾结之事,不光是你大哥,就连你的父亲,霸剑山庄前庄主,孟逸凡,也是参与其中的!”

    “若不是孟老庄主突然身死,此刻主持与狼牙军交易之事的,本不会是你大哥。”

    扑通——!

    孟瀚然晃晃悠悠地,正要站起来,骤听剑晨此言,惊得双膝一软,顿时又一屁股坐回地上。

    口中喃喃道:“不,这不可能!”

    面色一厉,喝道:“你胡说!我父从小便教导我们兄弟三人,生不入官门,死不进地狱,他又怎么可能做出暗中勾结官兵之事!”

    剑晨冷笑道:“那他还真是教导得很失败。”

    意有所指,却是霸剑山庄如今的掌控者,孟浩然。

    突又叹了口气,道:“孟三庄主,在下此前失手误杀乃兄,实是无心之失,还望你顾全大局,暂时将此事放下。”

    “因为如今,咱们多了一个共同要面对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

    孟瀚然诧异地看向剑晨,疑惑之意,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不错。”

    剑晨点点头,郑重道:“你不愿堂堂霸剑山庄沦为安禄山的爪牙,而我也不愿我的朋友,乃至我自己,成为他的傀儡,所以……”

    他的手往腰间一摸,那面蛇二十九的铁牌展露在孟瀚然眼前。

    “所以,咱们暂时放下恩怨,合作一把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