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孟瀚然
    半个时辰过后。

    就在剑晨隐隐感觉支撑身体的双臂已有了酸麻之感时,浩浩荡荡的霸剑车队,终于全部从他脚下经过。

    万幸的是,在这向阳谷中走得久了,一线天的景致早已让人看得厌烦,倒也没有人傻乎乎的仰着头一边走一边看天,是以,隐于半空中的剑晨并未被人发现。

    又坚持了一会,待身后的人去得远了,他才遁着早已看好的下落之路,身形在山壁上连踏,不消片刻,便落回地上。

    甩了甩酸涩的臂膀,剑晨轻轻吐了口气,双膝一盘,就地打起了坐。

    向阳谷的出口离他所在之地不远,霸剑山庄的车队既然已经从他脚下经过,说不定此刻打头的人都已出谷了也不是没可能。

    如此一来,他的玄级任务便算是完成了一半。

    只要挡在这里,不让其他人,特别是孟瀚然过去,那这任务便算是成了。

    只是,剑晨的运气一向不好,又或者说……是孟瀚然的运气不好。

    他才坐下没多久,远远的,骏马疾驰的急促马蹄声,便已回荡在向阳谷内。

    幽幽叹息了一声,剑晨只得再度睁开眼,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不快,以至于才刚刚立起身子,那急促的马蹄声听在耳中,已越来越大。

    一匹通体乌黑,只有四只马蹄子白得赛雪的雄壮骏马狂奔而来。

    踏雪乌骓?!

    剑晨的瞳孔猛得一缩,孤陋寡闻如他,也对此马有着了解。

    这是一匹世间罕有的名马,其特征便是全身乌黑这两,宛如黑珍珠一般,而那只只马蹄子偏偏又白得似雪,一跑将起来,便如飘云踏雪一般,踏雪乌骓之名便由此而来。

    传闻中,西楚霸王项羽的坐骑,便是此同种马,此马不仅速度极快,弹跳力更是惊人,堪堪可当马中之冠,在山谷深渊中行走更是如履平地。

    马儿雄壮,骑在马背上的人,也是气宇轩昂。

    剑晨正面对着策马狂奔而来的人,定睛仔细看了看,依稀从此人的面相中找寻到了一丝似曾相似的感觉。

    孟瀚然!

    只此一眼,剑晨便已确定。

    于是,他立即有了动作。

    骑在踏雪乌骓上,孟瀚然的神情显露着焦急,踏雪乌骓的速度已经快如一道黑色闪电,但他却依然觉得不够快,右手里的马鞭时不时便要往乌骓马屁股上来一下,在这一线天的向阳谷中,狂奔成了一道利箭。

    陡然,他由于风力太强而微微眯起来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身后背了一剑一棍,腰间还斜插了一柄剑的怪异少年。

    孟瀚然乍见此少年,心底里涌起一阵似曾相似的感觉来,只是眼下他身有急事,却也顾不得细细思量,当下就是一声大喊:

    “闪……开!”

    闪字出时,声音还很洪亮,但只是短短一个字的功夫,再到开字出口,他的语气,已经带着诧异。

    对这少年的面相,他只是感觉有一丝熟悉,然而对于他腰间斜插着的宝剑,孟瀚然只是撇了一眼,顿时大惊。

    “吁——!”

    缰绳猛拉,亏得是天下名马的踏雪乌骓,被他急冲骤停,若是换个一般马儿来,早受不住如此大的冲击力,四条马腿非得折断不可。

    “沥血剑!”

    他陡然一声惊呼。

    旁人或许对入了剑鞘的沥血剑很陌生,但他孟瀚然显然不在此列,只一眼,便从那纯白的天外陨铁剑鞘上,瞧出了端倪。

    沥血剑在此,那这少年……

    孟瀚然震惊间,陡然身躯重重一颤,终于明白那熟悉之感来自哪里。

    当日万剑盟会百人斩时,剑晨曾上台挑战,但是,当时的他却是戴了人皮面具,改头换面以丐帮弟子的身份上台。

    只是后来,才被少林普渡大师识破其伪装,但其真实的面目对于孟瀚然来说,只是短短的一撇而已,所以,一时间才没有想起来。

    “剑晨!”

    想明白少年的身份,孟瀚然陡然仰天一声怒吼,手掌重重往马背上一拍,踏雪乌骓吃痛的嘶鸣才起,他人已借力一飞冲天。

    半空中,霸剑山庄特有的藏剑式使出,空无一物的双手中突然出现一柄重剑,带着风雷之声,当头便往剑晨头顶砸了下来。

    剑晨手刃了他的二弟,并且与那割了爹爹孟逸凡头颅的天下财神肯定有着某种关系,于孟瀚然来说,这剑晨身上,全是他霸剑山庄的血仇。

    是以在一认出剑晨身份后,并无二话,立时便要拼命。

    嘣——!

    一声弓簧颤响,便在孟瀚然怒剑狂砸时,落入他的耳中。

    紧接着,一股巨力硬生生撞在他高举过头的巨剑上。

    身在半空,孟瀚然万料不到有此之变,他常年使重剑,一双臂力极为惊人,可即便如此,当这股巨力撞在重剑上时,他陡然只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山撞上一般,整个人被那巨力一带,紧握着重剑的身躯猛得后仰,被撞得就像横躺在空中一般。

    然后,他的虎口一麻,双手顿时无力再握紧重剑,五指一松,只听砰的一声,跟随他十几年的重剑硬生生没入山壁中大半。

    扑通——!

    虽然那巨力只是撞在他的剑上,但在猝不及防下,孟瀚然只觉五脏六腑仿佛被这一撞之力冲击得瞬间移了位一般,身形顿失下,重重从空中摔在地上。

    砰——!

    随着他身躯砸下,另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也在此时传来。

    躺在地上勉力扭头一看,惊然发现,那落地的重物不是别的,正是自己失手而飞的重剑。

    不,确切的说,只是重剑的一半!

    方才那一撞,竟然将他重达三百斤的重剑拦腰撞成两截!

    孟瀚然的神情,有些发懵。

    从他长身而起到摔落在地的时间,怕是连三息的功夫也不到,这三息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个,现在能好好说话了么?”

    他正懵着,突然前面传来人声,茫然看去,正见着剑晨缓缓将那根毫不起眼的短棍收回背后。

    千锋!

    孟瀚然猛一咬牙,从茫然中回过神来。

    “和你有什么好说,技不如人,唯死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