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龙蛊
    “哈哈哈,唐二长老,这点你大可放心!”

    焦阳爽快地笑道:“咱们主上向来说一不二,答应了你的事情,自然会办到。”

    唐无解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却意有所指地撇了殿内剑晨那里一眼,不满的意味明显至极。

    蛇七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你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主上抬抬手就给办了,不必太过纠结。”

    小事?

    唐无解忍了又忍,终究没有暴发。

    却见蛇七又道:“所以,相比起你那点小事,咱们还是先处理一下眼前事吧。”

    “喂!”他冲剑晨那边叫了声,道:“你能不能不要站得那么气势巍峨的好吗?”

    “毕竟……”蛇七低头笑了笑,脚下微微用力碾了碾,郭传宗的脑袋顿时随着他的动作在地上磨来磨去,“我脚下可是有人质的呢。”

    郭传宗顿时怒不可遏,吼道:“大哥,你别听他的,喂,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蛇七的目光往旁边瞟了瞟,笑道:“一个丐帮的小帮主,利用价值何其之大,我怎么舍得杀你?”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

    蛇七回头看了看,努了努嘴,身后狼牙军中走出一人。

    “先把那个胖的杀了。”

    眼神示意之处,正是管平。

    狼牙军军纪严明,那走出的军士一听,二话不说,提起鬼头刀就要往管平光头上砍,丝毫犹豫也不带。

    “等等!”

    剑晨终于无法再保持镇静,眼看那一刀眨眼就要嵌进管平脑袋里,连猛喝道。

    狼牙军的军纪严明,上级吩咐的命令,下级拼了命也会完成。

    蛇七说杀了管平,所以那军士就要杀管平,尽管剑晨高声阻止,但他又不是狼牙军的上级,那军士如何肯听,手中的鬼头刀连半分迟滞也没有,眼看就得手起刀落。

    管平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寒气迫人的刀锋激得他面色苍白。

    刷——!

    正在这时,那柄鬼头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

    手的主人,却是蛇七。

    “你想怎样?”

    剑晨松了口气,本已前冲的身形顿了下来,面色严肃问道。

    蛇七的手挥了挥,那狼牙军士一言不发,收刀后立。

    “本来想晚一点找你的,既然碰上了,就一并说了吧。”

    蛇七看着剑晨,竟然很是温和。

    “说什么?”

    “去帮我……做件事情吧。”

    蛇七低着头,将踩在郭传宗头上的脚松了松,似乎很不经意地说道。

    “帮你?”

    剑晨怔了怔,他本已做好了束手就擒的准备,哪知蛇七好像并不想抓他?

    不禁奇怪道:“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先别忙,站着别动就好。”

    蛇七手指点了点他,带着威胁道:“否则,我踩爆他的脑袋。”

    突然回过了头,对那五毒教的老妇道:“艾长老,麻烦你了。”

    那五毒老妇微点了下头,苍老到满是橘皮褶皱的脸上透着诧异地笑容,客气道:“小事而已。”

    她一直杵着的拐杖突然往地上一跺,插入尺许立在地面上,腾出双手往怀里一摸,掏出一个水晶碧玉的小瓶来。

    此瓶一出,站在她身边的人,无论是焦阳还是唐无解都好,甚至连离得远一些的蛇七,都不动声色地往旁边移了移,本来踩着郭传宗脑袋的脚也收了回来,尽量离她远一些。

    艾长老的面色也郑重无比,她干枯如树枝一般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突然猛地一震,变得极为稳定。

    这才将食指伸到嘴边,一口咬破。

    不待食指上的血珠滴落,她极快速地将玉瓶上的瓶塞打开,咬破的食指直接插入瓶中。

    “嘶——!”

    艾长老深深吸了口气,苍老的面容陡然有黑气涌了上来。

    食指再从瓶口拿出时,倒吸冷气的,就不止是她了。

    “嘶——!”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在同一时间猛抽了口冷气。

    艾长老的食指上,三条约有手指粗细的黑色蜈蚣盘旋纠缠着,争先恐后往那被咬破了血口之处爬去。

    不大一会,三条蜈蚣都吸食了一口从艾长老指尖流出的血液,刹那间,黑色的蜈蚣躯干上,乌光大盛。

    艾长老脸上的黑气随着乌光大起间,急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灰白。

    “去!”

    陡然,她一声厉喝,双目精光闪现间,缠绕了三条蜈蚣的食指一甩。

    咻——!

    三道乌光,分了三个方向,其疾如电。

    “住手!”

    剑晨一见,立时大惊,顾不得蛇七的威胁,身形一动,电射间千锋蓄势待发。

    只是,终究晚了一步。

    “啊——!”

    三声惨叫,突然从倒地无法动弹的郭传宗口中暴吼出声。

    艾长老取出的三条蜈蚣,不偏不倚,全数打入三人后颈窝里,那蜈蚣的牙爪竟锐利非常,甫一接触到皮肉,便猛地一勾,躯干再奋力一扭,连半个呼吸也不到,已尽没入三人体内。

    哀嚎声,便是在蜈蚣入体的那一刻,震得人耳膜生疼。

    郭传宗三人蜷缩着身躯,本来中了九凝蛇菰后浑身无力的症状竟然在这一刻全数消解。

    身躯极用力地在地上翻滚扭曲着,仿佛三条……人形大蜈蚣。

    “怎么样?”

    艾长老在射出蜈蚣后,苍白的面容又恢复了几分血色,得意地冲唐无解道:“我这天龙蛊比你那九凝蛇菰强吧?”

    唐无解的脸色很是难看,从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虽然极力表现得不屑一顾,但眼眸中那抹震惊却遮也遮不住。

    郭传宗三人虽然在地上打着滚,痛得死去活来,但那三双眸子,却已变得黑白分明。

    中了九凝蛇菰最大的特征便是中毒者的双眼会变得血红一片。

    现如今血色消失,也就代表着,九凝蛇菰的毒,在没有服用解药的前提下,已然化解一空。

    以毒攻毒!

    身为唐门最擅使毒的天罗堂堂主,唐无解如何不明白其中奥妙。

    这分明就是,艾长老的天龙蛊中的毒性在三人体内,完完全全将九凝蛇菰的毒素压制的结果。

    “你叫……蛇七是吧?”

    剑晨身躯冲了一半,已经停下,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