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隐瞒
    自那黑衣年轻人出现时,凌尉的目光便片刻也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此时终于忍不住问道。

    黑衣年轻人转身,那坚忍的面容上,笑意浓郁了几分,笑道:“你记性倒好。”

    凌尉一直觉得这人的背影很眼熟,待唐无解手指一戳,暗算于他时,那阵身形的虚幻令他突然想到一个人。

    余杭城外,丢了一把乌光大刀,破坏了剑晨必杀焦阳一箭的黑影!

    “少废话!”

    唐无解虽然慑于黑衣年轻人的气势,但也并不愿就此妥协,冲着焦阳怒道:“那什么时候,你才肯把那小子交给我!”

    “还有,叫你的狗腿子滚远点!”

    岂料当他话音落下时,一枚透骨钉,已然抵在唐无解的咽喉上。

    “你好像弄错了什么事。”

    黑衣年轻人的声音,从他耳后轻轻响起。

    “我可不是他的手下。”

    “行了,蛇七。”

    焦阳摆了摆手,劝道:“好歹唐长老也是咱们的盟友。”

    这句话还没说完,唐无解只觉咽喉上的透骨钉,竟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那叫作蛇七的黑衣年轻人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他正面,笑了笑,道:“和唐家二长老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的,噢?”

    唐家二字,被他咬得极重,嘲讽意味再明显不过。

    唐无解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终究不敢再多说什么,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口气生生咽了下去。

    蛇七却也不理他,身躯一转,冲着大殿内笑意盎然的高叫道:“喂,剑晨是吧?”

    “趴地上装死人好玩吗?”

    装?

    他此言一出,殿门口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尽皆往趴在地上的剑晨处看去。

    郭传宗的心一凉,正在暗叫一声糟了,突然脑袋一觉,一只脚直接踩在他头上。

    “哪个不长眼的,胆敢踩在小爷头上!”

    长这么大,被人用脚踩着头,于郭传宗来说还是第一次,登时气得肝火噌噌噌往上涌,再顾不得眼下是什么情况,愤怒地喝骂道。

    踩在他脑袋上的,正是蛇七。

    只见他微微躬着身子,像是对郭传宗,又像是对剑晨,笑道:“你再不起来,我就踩扁这个小兄弟的脑袋。”

    这本是威胁的话,被他以宛若朋友间闲聊一般笑着说了出来,显得极没有威慑力。

    不过,即便如此,剑晨却也不能坐视。

    双手一撑,他的身躯骤然从地上弹起,活动活动趴得有些僵硬的四肢,看着蛇七,问道:“你是鬼兵域的人?”

    之前两次遇上与迷药相关的事情,很巧,都是与鬼兵域的人相关,所以,这江湖中知道他剑晨乃是百毒不侵的,除了安安与郭传宗,便只有鬼兵域的人了。

    是以,他才有此一问。

    “鬼兵域?”

    蛇七的目光闪了闪,面上的笑意仍然不改,摇头道:“虽然我很想把你的推测往偏路上引,不过很可惜,鬼兵域的锅,我可不背。”

    “不是?”

    剑晨还在思量着蛇七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骤听蛇七身后的唐无解跳脚惊叫了一声。

    目光不由往他那边撇了撇,但见唐无解的面色已然狰狞可怖,咬牙切齿道:“老夫的九凝蛇菰天下无人能解,你怎么可能没中毒?”

    剑晨耸了耸肩膀,回应道:“也许是你的使毒功夫还不到家吧。”

    这人身为唐门二长老,竟然勾结外人屠杀了唐门弟子上千,其人的卑劣,就连对唐门本无好感的剑晨,都忍不住他刺他一刺。

    “你——!”

    唐门天罗堂的堂主,竟然被人说使毒的功夫不到家?

    唐无解的怒气骤然为之一滞,有心想要冲上去找剑晨拼命,却又深深忌惮着那神出鬼没的蛇七,一时间进退不得。

    倒是剑晨,突又问道:“我曾经见过你吗?还是你儿子?”

    他见过的唐门,只有在洛家老宅时死拼的唐子昱一人。

    而唐子昱乃是天影堂的人,这唐无解却是天罗堂的堂主,若唐子昱是他儿子,怎么反而入了天影,而不是继承唐无解的天罗毒功?

    “对啊!”

    焦阳突然一拍脑门,像是想起了什么,恶狠狠瞪着唐无解道:“你一口一个儿子的,可是据洒家所知,唐家二长老一生未娶,膝下根本无子。”

    “你莫不是在诓骗洒家!”

    唐无解哼了一声,怒道:“唐子昱就是老夫的儿子,本来此事连唐门内部也不知晓,可恨竟被这小子杀了!”

    听唐无解这么说,倒在地上的管平身躯抖了抖,目光闪烁不定。

    那杀了唐子昱的真凶可不是剑晨,而是……他。

    竟然真是唐子昱?

    剑晨愣了愣,始终觉得哪里不对,想了想,心中一动,突然问道:“你怎么知道唐子昱是我杀的?”

    当日在洛家老宅,唐子昱乃是孤身一人,在他死后,剑晨与安安等人便带着身受重伤的花想蓉去了万药谷。

    从唐子昱死,到他们离开,期间片刻也没有耽误,当中也并没有碰上什么人,可唐无解怎么就能一口咬定,杀了唐子昱的是他?

    剑晨这一问,唐无解的表情突然一僵,哽了半晌,突然暴怒道:“老夫说是你,就是你!”

    他的神情落在旁人眼里,焦阳是个粗人,尚还没发觉出什么,然而蛇七已经泛起了冷笑。

    斜眼看着唐无解,蛇七冷道:“看来,唐二长老还有许多事瞒着我们。”

    “哼!”

    唐无解冷哼道:“是有些事,不过,这乃是老夫的私事,与攻打唐门之事无关,所以老夫也没必要向你们一一说明!”

    “还有!”

    他怒而转向焦阳,厉声道:“老夫答应你们的事已经办妥,现下那小子你们也不准老夫动,那么……”

    “另外一件事,应该兑现承诺了吧?”

    他这番话,怎么看怎么像在转移话题,蛇七冷冷盯了他半晌,终究哼了一声,没有再深究。

    只是剑晨的表情已经变得若有所思起来,突然与蛇七一样,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

    心中暗道:“看来,唐门这条线索,还没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