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勾结
    “怎么是你!”

    郭传宗待看清来人面目时,陡然惊叫道。

    “怎么不能是我?”

    被他质问那人有着浑厚的嗓音,轻笑了笑,反问郭传宗道。

    在殿内的剑晨听得明白,面色也多了一抹凝重。

    这人,是狼牙军的焦阳!

    唐门现下的惨况,真是狼牙军做下的?

    他以极细微的动作往殿外望去,只见在郭传宗等人的身后,面带笑意那人,不是焦阳又是谁。

    不过,焦阳的旁边,竟然还有不少服饰各异的人,一看就知不是狼牙军士,而像是江湖中人。

    他往殿外望时,正巧焦阳的目光也望了过来,连忙眼皮一耷,将目光收了回来,不想令焦阳这么快就发现他的眼睛没有变红。

    “哼!”

    却听焦阳看了眼后,并没有发觉剑晨的异样,而是从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冷笑道:“那小子也不行了,这下我看他还怎么射箭!”

    “那是自然。”

    焦阳旁边,有一面色阴冷的老者,傲然说道:“老夫的九凝蛇菰连上千人都毒得倒,何况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你在得意什么?”

    焦阳的另一边,还有个穿着打扮与旁人不同的老妇,只见她轻蔑地看了一眼那阴冷老者,手中拐杖在地上跺了跺,缓缓开口道:

    “莫要忘了,若不是我五毒教给你提供百年蛇菰,你能炼得了药?”

    五毒!

    剑晨听得心中震惊,这出声的老妇,竟然是五毒的人?

    难道……是五毒教勾结了狼牙军,向同属巴蜀大派的唐门动了手?

    他正在猜测着,却听郭传宗陡然一声惊叫:“你,你是唐门的人!”

    唐门的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刻殿内满地的残肢全是唐门弟子,然而在殿外,却有一个唐门的人与焦阳等人走在一起?

    “哈哈,郭小帮主,你的眼力倒是不错。”

    回答郭传宗惊呼的,正是刚才那傲然说话的老者。

    剑晨瞟眼看去,这才明白郭传宗为何一口咬定这老者是唐门的人。

    若是能够将殿内残缺肢体上的碎衣拼成一件完整的衣服的话,倒与这老者身上穿的,几乎一样。

    特别是老者这件衣服的下摆位置,那枚造型独特,代表了唐门身份的袖箭,特别扎眼。

    这是,唐门的服饰!

    “不错,老夫正是唐门中人!”

    面对满地的同门残肢,那老者语气中竟然连一丝伤感的意味也没有,气势强硬地说道:

    “老夫不止是唐门中人,还是唐门五支之一,天罗堂的堂主,唐家堡二长老,唐无解!”

    郭传宗更加不可置信,惊讶道:“天罗堂的堂主?那你在唐门中的地位肯定不低,可又为何要屠杀上杀唐门弟子?”

    唐无解哼了一声,轻蔑道:“唐门乃数百年传承的刺客世家,如今不思进取,尽做些铜臭生意,老夫这是为了唐门好,这些贪图荣华富贵的废物,早就到了应该清理的地步。”

    “老夫这么作,又有什么错?”

    郭传宗愣了愣,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摇头叹息道:“就为了这个理由,你便要屠杀千人?”

    “你的心,好狠!”

    “狠?”

    唐无解陡地冷笑起来,狰狞道:“还有更狠的,你想开开眼界吗?”

    刷——!

    话音落下,毫无征兆的,他隐于宽大袖口中的右手突然往殿内一挥。

    “唐无解,你敢!”

    动作才起,只见焦阳一声怒喝,显得惊怒交集。

    唐无解竟然毫无征兆地对剑晨动手,这令焦阳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他武功虽高,毕竟不是以轻功见长,待发现唐无解出手时,想要阻拦已是不及。

    “哼!”

    伴随着怒喝,自焦阳身后突然传出一声轻哼,紧接着一抹虚影自他背后一闪而逝。

    剑晨只觉眼角余光处,陡然有什么东西凭空出现。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突然又是一闪,那凭空出现的东西却又消失。

    他没有看清,而在殿门口的郭传宗可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忽来忽去的,是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

    他的轻功竟然快到令人眼花缭乱的程度,明明那声轻哼犹在耳侧,可是黑衣年轻人显出身形立在殿门口之后,右手中,竟然用两根手指夹着一枚透骨钉。

    那叫唐无解的老者锐利双目早扫到他手中的透骨钉,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焦阳,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看黑衣年轻人,反而冲焦阳质问道:“说好了我帮你们打下唐门,而那杀了我儿子的小子就任我处置。”

    “现在这是要反悔吗?”

    他眼睛看着焦阳,手指却愤怒地往那黑衣年轻人处一戳。

    焦阳还未说话,陡然只见那黑衣年轻人的身形又是一阵虚幻,等停下时,他的左手中,也以两指夹着一枚透骨钉。

    “唐无解,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黑衣年轻人终于开口,他差点被唐无解暗算,而面容上却见不到一丝惊恐,反而微微挂着些人牲无害的笑意。

    只是这笑意看在唐无解眼中,却变得极为危险,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住,不知何时,便会一扑而上。

    一股寒意,自唐无解的背心处升起,身躯下意识地一抖,本来咄咄逼人的气势,立时矮了几分。

    焦阳这才不屑地耸了耸肩,目光只是随意地扫了扫唐无解,轻蔑道:“你莫要搞错,洒家是说了任你处置,但却没说是现在。”

    “更何况……”焦阳往殿内看了一眼,突然有些郁闷,气恼道:“洒家怎么知道他好死不死偏偏往唐门来!”

    看来焦阳之前曾与唐无解达成过共识,若唐无解帮助他打下唐门,他就协助唐无解拿下剑晨,任由唐无解处置。

    然而由两人的对话看来,当时达成共识时,焦阳应还不知道剑晨也会在这几日赶来唐门,否则,他定不会如此痛快就答应下来。

    因为,他的主上曾有过严令,近段时间,是不可以动剑晨的,所以对于創来说……这就很尴尬了。

    唐无解正被焦阳的话气得直哆嗦,倒在地上的凌尉,突然开口:“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