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五十章 血腥炼狱
    咯——吱——

    脚掌踩在木桥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剑晨将千锋横于胸前,一边目光警惕地四下扫射着,一边缓缓地行走在木桥上。

    这桥与他往日行过的无数木桥一般无二,并且许是经常打扫的缘故,不说一尘不染,倒也干干净净。

    而正是这份干净,更令他丝毫也不敢放松警惕。

    桥上,没有人,没有血,没有丝毫战斗过后应该留下的痕迹,这与广场上那座喷着血液的九龙喷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门的敌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作为久负盛名的刺客世家,被人一路仿佛碾压般欺到大本营尚且不说,这唐门弟子也是木头么?竟然连一丝丝抵抗的痕迹也留不下?

    若说这一切都是由焦阳那一队顶多一百五十人的狼牙军所为,剑晨是打死也不信的。

    别的不说,光是唐门发展至今,其门下弟子数量也已过千,就是一人丢一枚飞镖,也得将狼牙军这点点人数给扎成刺猬。

    更何况,唐门中还有天机天影等五支中坚力量的存在。

    唐子昱的功夫,剑晨是见识过的,就算唐家堡内的弟子武功个个都不如他,那也非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普通人可比。

    咯吱咯吱。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身后又响起脚步声。

    郭传宗三人终于吐干净了胃里的东西,苍白着脸色,脚步虚浮地跟了上来。

    “到底是谁干的?”

    郭传宗跟上来的第一句话,便让剑晨知道,他的心中,也同样不相信光凭狼牙军,能将唐门压制得如此决绝。

    “来头不小。”

    凌尉的脸色也很是苍白。

    “要你说!”

    郭传宗顿时白了他一眼。

    唐家堡内的诧异气氛,倒在两人习以为常的斗嘴中,被冲淡不少。

    木桥很长,却也有着尽头。

    四人神情紧张地走走停停,直到走完木桥,来到那圆顶宫殿前,仍然一无所获。

    四人八道目光在一番扫射后,俱都停在紧闭的宫殿大门上。

    宫殿很大,门自然也不小,门顶横匾上书有议事殿三字,想来是唐家堡平时高层商讨要事之所。

    大门闭得相当严实,看起来也很厚重,四人对望了一眼,剑晨脸色微沉地点了点头。

    管平会意,撸了撸袖子,但凡有体力活,他总是当仁不让。

    粗壮的双手支在大门上,管平运起力道,臂上青筋暴起,嘿地一声怒喝,微曲地双腿猛地一蹬!

    意想中大门应声而开的场景并未出现。

    紧闭的大门依然紧闭,管平双手抵在门上的动作半点也不变。

    管平的老脸微微一红,侧头看了剑晨三人一眼,尴尬道:“很重……”

    “出息!”

    郭传宗鄙视地撇了撇嘴,袖子一挽,也走了上去。

    “嘿——!”

    两个人吐气开声,使出排山倒海般地力道,咬紧牙关猛得再推。

    半扇大门微晃了晃,被推开一个连手指头也塞不进去的缝隙,待两人力道一弱,重又紧紧闭合起来。

    郭传宗回过头来,脸色也红了,“果然很重……”

    “唉……”

    凌尉叹息着摇了摇头,拍拍剑晨肩膀,道:“你放哨,我去帮忙。”

    轻蔑地扫了扫郭传宗一眼,走到管平身旁,叫道:“来吧!”

    郭传宗气得咬牙切齿,一腔怒火尽数撒在大门上。

    “给我……开!”

    三人齐齐使力,这一次,终于有了成效。

    只听吱呀一声,唐门议事殿巨大的木门极不情愿地往两侧分去。

    可奇怪的是,随着大门被推开,门后竟然有着啪嗒啪嗒的声音,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不断往下掉着。

    “原来有东西抵在门后!”

    管平惊喜地叫了声,为自己先前的尴尬挽回几分面子。

    非是他力气太小,而是有人在门后放了东西。

    他如此为自己解脱着,只是下一瞬,脸上的惊喜神情,陡然一僵!

    议事殿的大门已推开过半,殿内的场景自然落入众人眼中。

    残肢,断臂,人头!

    在唐家堡内四处也寻不着的东西,此时在推开门后,密密麻麻地映入众人眼底。

    原来那抵在门后的东西,乃是塞得满满当当的残缺肢体!

    在三人定睛看去的一刹那,正有一颗面容扭曲的人头,咕碌碌在地上滚动着,甚至还弹了弹,待停下时,一双死不瞑目的血红眼眸好死不死,正面对着推门的三人。

    “我去你大爷——!”

    管平惊吼一声,陡然只觉胃酸上涌,吐无可吐的胸腹一阵痉挛,呕的一声,保持着手推大门的动作,脑袋一埋,又是一阵大吐特吐。

    嘴巴大张时,浓重的血腥味又被他猛力吸入腹中,这一下,更是搅动得肠胃翻滚如涛,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生生从喉咙里吐了出来。

    郭传宗勉强扭头看着凌尉,嘴唇颤抖着,要求道:“打昏我。”

    凌尉白他一眼,不屑道:“想得美!”

    “呕——!”

    两人同时低头,酸水喷了一地。

    砰——!

    三人身后,剑晨一拳砸在自己胸口,借此压下翻腾不已的胃酸,闭气法门即刻施了出来,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与管平三人呕吐出的怪味隔绝开去。

    只是,嗅觉能闭,视觉在此刻危机不明的当头,如何能失去?

    偌大的议事厅内,残肢断臂已经多到了令人无法下脚的地步,圆滚滚的人头也随处可见,其同共的特点,便是那双瞪得老大的血红眼眸。

    在余杭时,他曾一怒杀五十四人,尸山血海的场景不是没见过,但那时他正处于理智尽失的边缘,事后不久又昏迷了大半个月,单凭直观感觉,远不如此时来得强烈。

    眼前修罗炼狱般的场景极猛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双脚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退,来自于身体的本能告诉他,退,才是此刻正确的选择。

    只是,他又如何能退?

    整个唐家堡,只有这里才好不容易见到了“人”的踪迹,虽然只是一颗颗不能说话的人头,但,总也得探查一番……

    闭着气,绕开狂吐不已的郭传宗等人,剑晨的一只脚,在踌躇半晌之后,踏进殿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