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血之喷泉
    没有,随着凌尉的话音落下,另外三人都微微摇了摇头。

    这一路走来,莫说机关了,就是一片碎铁,也没有见过。

    唐门的人自然是不可能除去自己的立派之本的,那么,就只可能是有人在他们之前,将这一路的障碍全部扫清。

    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剑晨几人面面相觑,所有人的神情里,整齐划一的跳出一个名字。

    狼牙军!

    “走!”

    剑晨招呼一声,手中马鞭连挥,跨下骏马吃痛之下,嘶律律一声长嘶,如箭一般直射出老远。

    唐门,出事了!

    剑晨风驰电掣间,目中也有着焦急。

    倒不是心系唐门的安危,而是,唐门关乎到他的血海深仇!

    现下,剑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当年灭了他洛家满门的凶手便是鬼兵域。

    对于当年之事,他可以不知道原因,但是,不能不知道凶手都有谁!

    邪手追魂、青首鬼王,还有那道在霸剑前院蹬了他一脚的金光身影,据郭传宗等人说是天榜第一的天下财神,这些人,定然都脱不了关系。

    可是,还不够,他不可能放过当年手上沾有他洛家人鲜血的任何一个人!

    唐子昱已死在洛家旧宅,死之前,什么也没透露,那么唐门中,还有没有人参与了当年之事?

    还是说,整个唐门都参与了此事?

    这些疑问,就是他来唐门的目的所在,然而眼下,似乎有人已捷足先登,让他如何不急?

    只是片刻功夫,郭传宗三人连神都还没回过来,剑晨已奔出十来丈远。

    眼看着距离越拉越远,三人不敢怠慢,就连凌尉与郭传宗也暂时放下私人恩怨,快马加鞭,急追了上去。

    十数息间,唐家堡的大门已在近前。

    一股令人心悸的森寒感,顿时直浸剑晨心底。

    没人,一个人也没有。

    不止是这一路,就连来到唐家堡大门口,也一个人也没见着。

    黄昏的夕阳斜斜照进唐家堡微敞的大门里,倒映出的色彩,不是黄,而是……红。

    血红!

    剑晨将将翻身下马,一抹浓重的血腥气便从唐家堡的大门里扑了出来,呛得他呼吸也为之一滞。

    “吁——!”

    紧随而来的三人在他身后急停,震惊的神色已爬满面容。

    唐家堡的修筑风格与霸剑山庄很是相似,从大门望去,一道厚重的影壁阻断了所有窥视堡内情况的目光。

    但此刻,已不需要再去看堡内是什么情况。

    因为那面原本是灰白的影壁,已经向众人说明了此刻的唐家堡,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的,就是原本,因为此刻这面影壁,就仿佛被人用浓稠的血液泼过一般,通体早已是一片血红。

    那刺鼻的血腥气,正是不断从血红的影壁上散发开来。

    “不能吧?!”

    管平一脸的惊诧。

    他只是一个在江湖中摸爬滚打的小人物而已,远比不得郭传宗丐帮小帮主的身份,就连凌尉,好歹也是名门大派的弟子。

    在他的心中,似唐门这等江湖中素有名望的大派,一直是高山仰止的存在。

    然而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这座高山,已有了崩塌的迹象。

    “进去看看。”

    剑晨回头看了三人一眼,沥血剑已经插回腰间,换而将千锋握于手中,一言落下,人已迈步往前。

    郭传宗与凌尉交换了个眼色,连也跟着入内,管平愣了愣,硕大的身躯抖了抖,赶紧跟上。

    四人几乎是捂着鼻子绕过那面血腥扑鼻的影壁,原想着忍一忍便可松下一口气,不料,影壁过后入眼处,更令人闻之欲呕!

    影壁之后,是个七八十丈见方的广场,广场的中央修建了一座造型精美的喷泉。

    喷泉不大,四周围了一圈,乃是八条形态各异的石雕龙头,龙口位置大张,从中不停喷出一股水箭。

    八道水箭的落点,便是喷泉的正中心,那里,也围了一圈正好八个同样石雕的水瓶,不偏不倚的,八道水箭各入一瓶,不停往内灌着水,奇怪的是,灌了这许久,竟还没有灌满,连一滴也没有自瓶口中溢出来,洒在别处。

    而八个水瓶的正中,又有一个比周围龙头大了三四倍的狰狞龙头,仿佛正从地底破土而出,龙头昂然,直指天穹。

    这巨大龙头的口中,也正喷涌着一道粗若水桶的水柱,喷力极强,远远望去,仿若一颗参天大树。

    原来那八条小龙喷出的泉水灌进瓶里,却又全数被巨大的龙头给喷了出来。

    这喷泉的设计之精巧,若放在平时,剑晨四人定然赞叹不已,唐门的机关之术,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此时此刻,没有人有兴致仔细研究那喷泉的机关究竟是如何设计,因为那包括中间巨大龙头在内的九个龙口里,喷出的,根本不是水。

    而是……血!

    水柱形成的参天巨树,却是一颗血树!

    血浪翻涌间,阵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浓重血腥气息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呕——!”

    郭传宗的抵抗力稍差了些,第一个忍不住半蹲在地上干呕不止。

    他这一声仿佛发号施令,旁边凌尉与管平听了,立即争先恐后地各找了一块地方,大吐特吐起来。

    剑晨没有吐,脸色也难看到极点。

    如此一座喷泉,虽说不算太大,但要全部以血液来替换泉水,到底得用多少人命来填?

    更加诧异的是,除了这喷泉之外,广场的其余地方反倒干干净净,莫说血渍,就连一星半点的血沫也没看到。

    除此之外,仍然没有人,不论活人、死人,残肢,什么也没有。

    整个广场上,除了那喷泉涌动的哗哗声,就只剩下郭传宗三人快要把苦胆水也吐完的呕吐声。

    如此诧异的场景,直令剑晨感觉后颈窝子一麻,无数细小的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往外冒。

    顿时不愿在此久呆,四下一看,发觉此地别无他异,当即屏住呼吸,许久未曾施展的转乾坤身法运起,身形如电,眨眼功夫已冲过喷泉。

    喷泉之后,乃是一巨大的门楼,门楼正中的匾额上硕大的一个唐字龙飞凤舞,此刻看来却又无比扎眼。

    刷——!

    穿过门楼,剑晨的身形急停,一座宽阔的木桥自他脚下延生开去,远远的,木桥的另一头,连接着恢宏雄壮的圆顶宫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