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回归
    尹修空很怕鬼,但却并不是那么怕死。

    在感觉到面前这人应该不是鬼后,他终于敢大着胆子把头抬起来。

    目光从下而上,首先见到的,是一双破烂不堪的鞋子,鞋面已看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只知道,有很多血。

    再往上,裤子、衣服,全数如此,入目所见尽是已经干涸发黑的血迹。

    这么多的血!

    尹修空的心下又有些打鼓,好在这次,他已豁了出去,要死,也得作个明白鬼!

    目光继续往上,好在这次看到的,总算不再是血。

    这是一个中年大汉,满面的胡须生得老长,但面相却生得不赖,若是将那一脸的络腮胡刮去,想来也是个丰神俊朗的人物。

    此刻这大汉蹲在地上,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里正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向尹修空,笑道:“你看,我长得也不算太吓人吧?”

    尹修空愣了愣,就这么趴在地上,保持着脑袋高高仰起的模样,迟疑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捉弄于我?”

    那大汉笑了笑,按在他脑袋上的大手移了移,一把捏着他的衣领,在站起来的同时,顺带也将尹修空提了起来。

    笑道:“谁叫你偷懒不练功来着?吓吓你,好长点记性。”

    尹修空茫然的眼睛眨了几眨,突然回过味来,顿时怒气冲冲地一把扫开大汉的手,悲愤道:“我练不练功关你什么事,要你来吓我!”

    对于尹修空的怒气,大汉不以为意,又笑了笑,道:“怎么不关我事?我可是你师兄来着。”

    “屁的师……师,师兄?”

    尹修空的怒气,陡然转为惊诧,看着大汉,舌头都开始打结,疑道:“你是我师兄?不可能!”

    他断然道:“我的师兄只有一个,叫剑……”

    “剑晨是吧?”

    大汉将他打断,笑道:“我下山时,他还没上剑冢,所以就连他也可能不知道我的存在。”

    “不过……”他的面上,有着骄傲,继道:“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剑冢伍元真人门下大弟子!”

    若是剑晨在此,定然便会发现,这个中年汉子正是他当日在白岳峰下遇上的那位大叔,也正是这人,将玄冥诀的其中一册交到了他的手里。

    不过,当日他曾说,叫剑晨等他十日,若十日没来找剑晨,那便说明他已死了。

    而当时的剑晨果真也按他的吩咐,待到第十日上,才将其留下的小册子打开,一直以为大叔已经死了的剑晨,还对此好一阵神伤。

    却不想,事隔两月,这位大叔,竟又突然出现在剑冢。

    尹修空心中一动,突然啊了一声,惊道:“难道你是,是……靳冲师兄?!”

    那大汉闻言,面色一诧,奇道:“你知道我?”

    突然又有些黯然:“师父他老人家……提起过我?”

    尹修空欲言又止,他本想说没有,靳冲这名字,还是前些日子从上山来的白焰剑派口中听过,但见他神色晦暗,一句话冲至嘴边,却说不出口。

    “师父他……不在山上。”

    尹修空不善说谎,当下脑袋埋得低低地,很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名叫靳冲的大汉叹了一声,收拾起面上的黯然,苦笑道:“我知道。”

    心底却有一句话没说,若伍元道人在山上,他就不会出现在此了。

    他在白岳峰上潜藏了已有大半个月,直到近半月都未曾发现伍元道人的身影,方才敢踏上剑冢。

    “小师弟。”

    靳冲看着尹修空,沉声道:“你我虽未曾谋面,但师兄却有一事求你。”

    “什么?”尹修空将头抬起来,呆呆地应了一句。

    “师兄我这次回山之事,日后师父若回来,你切记不可提起!”

    他面色极为郑重,话音落下,甚至还向尹修空躬了一躬。

    尹修空大急,连伸手去扶他,道:“师兄你这是为何?若师父知道你回来了,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高兴吗?

    靳冲苦笑了一下,只是摇了摇头,道:“无论如何,还请师弟答应我。”

    尹修空愣了又愣,靳冲所提出的要求虽然可疑又奇怪,但他心中对面前这人就是他传说中的大师兄这事,倒又信了许多。

    无他,单看靳冲先前露的那一手,便可知其武功不知比他那三脚猫功夫高了多少。

    如此一个高手,若对剑冢心怀不轨,大可一剑将他杀了便是,又何须如此对他一求再求?

    “好吧……”看着靳冲恳切的神色,尹修空心中莫名地对其升出一阵亲切感来,下意识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靳冲的要求。

    “如此,师兄谢过!”

    见他答应,靳冲面色一松,当下又是郑重地对尹修空拱了拱手,方才为难道:“师弟,还有一事,为兄得麻烦你。”

    “啊?”尹修空呆了片刻,才疑惑看向他。

    “为兄要去一趟葬剑池……”

    靳冲沉吟道:“可是,师父的厢房门是锁着的,你那里……应该有钥匙吧?”

    “不行不行!”

    尹修空一听,把头摇得像波浪鼓,双手骤然死死捂着腰间,面色大变道:“师父的厢房怎么可能让人随便入内?”

    “这绝对不行!”

    剑冢上人丁稀少,尹修空在山上,除了修习武功之外,还肩负着照料一切饮食起居的职责,在剑晨走后,他便相当于是剑冢的小管家。

    是以伍元道人的厢房钥匙,他确实是有的。

    只是师父的厢房暂且不说,那葬剑池更是剑冢的禁地,历来只有掌门方才可入内,这靳冲一来就说要进葬剑池,这令尹修空如何肯给钥匙。

    他的表现落在靳冲眼里,倒也丝毫不出乎意外,当下又道:“师弟你有所不知,你那二师兄,嗯,就是剑晨。”

    顿了顿,面上有着迟疑,却不往下说。

    “师兄怎么了?”

    尹修空与剑晨关系极好,闻言顿时一惊,连追问道。

    “他……”靳冲沉吟不语,惹得尹修空上窜下跳,着急上火地连连追问。

    “他……”

    靳冲凑近他身边,趁尹修空不备,并掌如刀。

    啪——!

    全无防备的尹修空陡觉后脑一沉,身躯一软,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靳冲在他腰间摸索了一阵,面色一喜,一大串银制的钥匙已拿在手里。

    这才松了口气,暗道:“若不是怕寻不着钥匙,又何须与你费这许多唇舌。”

    “不过……小师弟,你倒是单纯得紧,只一试便试了出来。”

    他看向尹修空紧闭的双目,面上也有着一丝愧疚,自语道:“师弟,这次是师兄对不起你,待雨过天睛后,再当面向你道歉罢……”

    又仰天长叹,目光显得极为萧索,叹道:“希望……师兄还能活到雨过天睛之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