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四十章 无双阁主
    “不能拔剑!”

    就在剑晨闭着眼睛,牙关紧咬间准备把心一横时,身后,花想蓉的娇咤及时响起。

    剑晨愣了愣,不禁睁开了眼,手下的动作也因为这一声娇咤停了下来。

    在他的印象中,花想蓉从来没有用过如此这般不容质疑的口气,像是命令一样对他说过话。

    而在他的对面,司徒无双的身形因为这一声喊,攸的显露了出来,一直成竹在胸的面色,此时竟然变得极不好看。

    司徒无双的目光所向,正是剑晨身后。

    这令剑晨在怔愣间又多了一抹诧异,他的身后,就只是花想蓉而已,而以花想蓉的武功,是绝不可能令司徒无双露出此等神情的。

    疑惑间,他不自觉的随着司徒无双的目光往回望去。

    只是一眼,他的面色,也是大变!

    一把寒光璀璨的匕首,正架在花想蓉白晰娇嫩的脖颈上。

    这匕首本是安安的,后来遗落在花想蓉床头,一直便由她保管着。

    所以,握住这把匕首架上脖子的人,根本就是花想蓉自己!

    “蓉儿,你……”

    剑晨面色大变间,身躯向她面前冲了一冲,却又顿住。

    不是他不想冲上去夺下她手里的匕首,而是,他的身躯才动,花想蓉雪白的脖颈上,一抹殷红已然缓缓往下垂落。

    “不要过来。”

    花想蓉此刻的面色很平静,手下却不含糊,剑晨才一动,她便微一用力,在自己的脖子上割了道血口。

    “夫君……”

    花想蓉的目光满是决绝,只有在对剑晨说话时,才多出一丝柔情。

    在剑晨诧异的目光中,她缓缓说道:“蓉儿想帮你。”

    帮我?

    剑晨一愣,更摸不着头脑,自己用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是……怎么个帮法?

    “可是……”不待剑晨说话,花想蓉的面色一黯,继道:“蓉儿没用,武功低,见识也不高,不仅没有帮到你,反而害得你为了蓉儿落下满身的伤。”

    “你知道吗?我多想像安安那样跟在你的身边,在你遇到危难的时候,不是站在一旁手足无措,而是为你破开遍地荆棘。”

    眼看她越说,目中的决绝之意越加坚定,剑晨吓得双手连摆,急道:“好,好,你先将匕首放下,好吗?”

    花想蓉却凄然一笑,缓缓摇着头道:“夫君,蓉儿不想作你的负累,所以,我要变强!”

    她的目光慢慢越过剑晨,看向他身后,幽幽叹了一声,说出令剑晨感觉石破天惊的话来:

    “师兄,我跟你走!”

    师兄!

    剑晨豁然转身,不敢置信地顺着花想蓉目光看去,那里,只有一个人面色难看地站着。

    司徒无双!

    花想蓉竟然叫司徒无双师兄?

    这令剑晨陡然只觉天旋地转,脑袋里一团乱麻搅来搅去,半晌理不出个头绪来。

    “蓉儿,你,你……”剑晨的双眼睁得老大,一脸的目瞪口呆,结巴道:“你……你是无双阁……的人?”

    “不是。”

    花想蓉没有说话,司徒无双却在静默了好一会后,突然开口回答了剑晨。

    他扫了眼花想蓉脖子上不断流淌的鲜血,面色难看道:“至少现在不是。”

    “不错。”花想蓉笑笑,接道:“真正的无双阁,向来只有一人,便是阁主无双,其他人,即使在无双阁呆到老死,顶多只能算个记名弟子,永远不可能真正成为无双阁的人。”

    说起无双阁,即使是以此刻花想蓉目光的坚定决绝,都不禁颤了一颤,仿佛极不愿再去提起,当下握着匕首的手又加了些力,脖颈上的殷红奔腾得更加汹涌了几分。

    盯着司徒无双道:“师兄,我跟你走,但是你不能再为难夫君,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夫君,夫君……”司徒无双陡然暴跳如雷,怒吼道:“叫得如此亲热,你可知你自己的身份!”

    “知道。”花想蓉咬着嘴唇,仿佛在心里挣扎了半晌,才道:“我是无双阁的圣女,下一任唯一的阁主人选,也就是说……”

    “以后的我,会背负无双二字……花,无双!”

    砰——!

    司徒无双陡然一拳轰在暗道山壁上,激起无数碎石飞溅,咬牙切齿道:“好在石元龙已经死了,否则……他会比死更加凄惨百倍!”

    花想蓉笑笑,道:“我倒要谢谢他们两父子,若不是他,我又怎么会遇上夫君?”

    剑晨看着花想蓉,突然苦笑不已。

    原以为当日在辰州自己是做了一件好事,搅了石玉轩持强抢亲的恶霸行径,却不知,就算没有他横插一脚,花想蓉也根本就不怕石玉轩。

    毕竟……石元龙表面上是赤焰门的分舵主,实则本就是司徒无双手下的人!

    “蓉儿……”剑晨看向花想蓉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声音低沉道:“当日你若表明身份,石玉轩根本就不敢拿你怎样,是也不是?”

    花想蓉对上他的目光,心中一疼,目光垂了下来,低声道:“是。”

    “那你为何……?”

    剑晨只觉身躯一阵无力,勉强往山壁上靠了靠,满眼失望道:“如此说来,你接近我身边,也是别有目的了?”

    他几乎就要以为,在辰州的一切,本就是石元龙父子与花想蓉联手作下的好戏,其目的,就是要让花想蓉跟在他身边。

    “没有!”

    花想蓉一听,顿时激动起来,高声道:“我没有任何目的!”

    “之所以不表露身份,是因为,是因为……”

    越说,声音竟然越低,到得后来,几已微不可闻。

    娇躯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着,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事情。

    “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想当无双阁主!”

    司徒无双的暴怒从脸上敛去,看着花想蓉的目光,竟有着同情,骤然一声长叹,道:“我又何尝想当?”

    “也罢。”他摇了摇头,又道:“看在你在不久的将来就要顶替我的份上,我答应你,今日就不为难他了。”

    “谢谢。”

    泪珠,从花想蓉低垂的脸庞不断滴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