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刺客之利
    两件东西?

    剑晨微怔了怔,蓄势而发的气势却半点也不放松,只死死盯着司徒无双。

    “其一……”

    司徒无双却似无所觉,自顾自地伸出一指,道:“你腰间的沥血。”

    “据我所知,你虽然出自剑冢,却不用剑,所以,此剑对你来说,可有可无而已。”

    “可有可无?”凌尉一听,不待剑晨反应,当即一声冷笑,道:“真是可笑,九州沥血鬼神惊,如此一把绝世凶兵,在无双阁主眼中,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司徒无双扫了他一眼,不理会,径直再伸出第二指。

    而这一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竟然是平平伸了出来,手指过处,直直定在五人其中之一。

    “其二……”司徒无双看着他手指方向,郑重道:“我要带走一人。”

    剑晨一惊,原来他所谓的两件东西,其中之一,竟然是一个人?

    当下微微侧头,仍然将大部分心神锁定在司徒无双身上,只以眼角余光往他手指处瞟去。

    顿时面色大变。

    只见司徒无双手指之处,却是花想蓉苍白得半点血色也无的娇颜。

    “你想带走……蓉儿?”

    剑晨万想不到,司徒无双竟然想要带走的,是花想蓉!

    “蓉儿?”

    司徒无双的目光微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去看剑晨,却看着花想蓉,冷哼道:“叫得倒是亲热。”

    “蓉儿,你认识他?”

    随着剑晨的发问,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花想蓉身上,看得她一阵手足无措。

    “不,我……不……”花想蓉苍白的脸上,小巧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她的神情,既使没有明说,自也承认了认识司徒无双。

    “你愿意和他走吗?”

    剑晨心中一阵不忍,禁不住继续问道。

    “不,我不走!”

    这一次,花想蓉倒很坚决。

    刷——!

    剑晨豁然回身,目光直射司徒无双,厉道:“你听到了,她不会跟你走,还有……”

    左手抚上腰间,沉声道:“沥血剑关乎我一身的血仇,并非你所说可有可无之物,所以,此剑也不能让你带走!”

    “沥血剑关乎你的血仇?”

    司徒无双闻言,怔了怔,突然一阵大笑,笑得弯下了腰,几乎连眼泪也笑出来,喝道:“小子,你可别想得太多!”

    话音落下,郭传宗丢在他脚边的火把竟在这时耗尽了最后一丝火星,呲的一声,骤然熄灭。

    忽明忽暗的司徒无双,在火光灭下的同一时间,重新隐入黑暗中。

    砰——!

    来不及作出反应,郭传宗只觉背心一股大力涌来,带动得他身躯身不由己猛然前扑,猝不及防之下,一头撞在暗道山壁上。

    啪——!

    又是一响,凌尉的左半边脸上突然火辣辣地痛,脑袋一偏,一口血水喷射而出,他的人也飘飞而出,直直撞在另一边的山壁上。

    火光熄灭的刹那,两个修为不弱的少年高手竟连半分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便被不知隐向了何处的司徒无双不费吹灰之力打得各自撞墙!

    剑晨一见,心中大惊,却也不乱,千锋棍往天一指,从棍端处八道银芒仿若喷泉一般将他处于正中的身躯包裹在内。

    却是在黑暗中无法分辨司徒无双的身形,干脆将八龙银镖当成防御招式,上下飞舞间,将他周身护得严严实实。

    司徒无双隐匿功夫虽然诧异,但若强行来攻,定然一头撞进八条银龙所布下的防御阵型中。

    只是他还未喘上一口气,耳边却听侧后方又是一声闷响。

    轰——!

    转头看时,正见管平壮硕的身躯连哼也没哼一声,人已呈大字紧紧贴在山壁上。

    司徒无双出手三次,自己这边三个人,全数撞在山壁上,而对于他到底如何出的手,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得清!

    无双阁乃是与唐门齐名的当世两大刺客世家,而隐于黑暗中的刺客,完全不压于游回水中的鱼儿,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占!

    下一个是谁?

    剑晨电光火石间,急速思考着对策。

    是强行攻破自己布下的八龙阵,还是再取花想蓉?

    变化来得太快,莫说还在怔怔出神的花想蓉,就是早有防备的郭传宗等人也挡不下司徒无双的一击,而处于在场众人中武功最低的一个,花想蓉又哪里有还手之力?

    不及细想,剑晨大喝一声:“蓉儿小心!”

    手臂一挥,从来只攻不守的八龙银镖终于恢复原本职责,八道银芒弯曲散射,拉出八道银色弧线,只一瞬便将花想蓉包裹在内。

    便在这时,剑晨突觉脑后生风,不用想也可知,自己撤下防御时,隐在暗处的司徒无双已如阴冷的毒蛇一般从后袭至。

    好在他到底已跨入立派境界,六感的敏锐程度又大有精进,司徒无双刚动,他便已有察觉。

    八龙银镖回头自救已然不及,剑晨想也不想,将脑袋一埋,整个身子迎面便倒,空出的一只手往地上一撑,头下脚上身躯借力猛得一翻。

    右脚如同抡圆了的铁棍,由下自下劈出一道半圆虚影。

    啪——!

    灌注了混沌内力的右脚后跟处撞上坚硬如铁的一只拳头,双方内力碰撞在一处,爆起轰然巨响。

    司徒无双的拳被暂时震退,而剑晨却占了玄冥诀之功,两人内力硬撞所产生的反震力在他来完全等于没有。

    是以身躯在右脚撞了一记之后,仍然往前翻了个跟着,站稳身形时,剑晨的人已立在花想蓉旁边。

    八龙银镖这时才来得及收起,剑晨伸手将花想蓉一拉,两人紧紧贴在山壁上。

    危急关头,他顾不得花想蓉到底与司徒无双是何关系,陡然大喊道:“蓉儿!”

    如雷厉喝从花想蓉耳边乍响,震得她身躯一颤,猛然回过神来,茫然地看向剑晨。

    “你紧贴着站好,不要乱动!”

    来不及理会花想蓉的感受,剑晨在嘱咐一声之后,身躯踏前,挡在她身前,千锋猛往前一刺。

    银光乍闪中,硕大一圈银光硬生生挡在两人身前。

    天纹银伞。

    硕大的伞面,将两人紧贴山壁的身躯遮了个严严实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