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暗中双手
    暗道内。

    一行五人,一手手拿一根火把,各自想着心事,寂静无言地就着火光,缓缓地行走其中。

    管平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身后是凌尉,再其后,跟着花想蓉。

    而花想蓉的后面,剑晨紧皱的眉头一直未能松开,他的双目微微有些失神,虽然亦步亦趋地跟在花想蓉后面,但心神早不知飘飞到了何处。

    走了小半个时辰,暗道仍然是暗道,没有一丝快要走到尽头的迹象。

    正在此时,落在最后的郭传宗突然紧赶了几步,与剑晨并排走在一起。

    “大哥。”

    他小声对剑晨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

    火光照映在他脸上,将那丝丝疑惑放大了不少。

    “嗯?”剑晨仿佛骤然从梦中惊醒,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正要问,突然只觉一股不安的心绪涌上脑际。

    他在莫名打通任督二脉后,功力大进,连带着,就连感官也敏锐了不少。

    先前只是失神,此刻经郭传宗提醒,陡然察觉到了什么。

    身躯猛得一转,凌厉的目光直射身后。

    只是,目力所转,只有那黑幽的暗道,仿佛能够吞噬世间一切般,在他身后忽明忽暗地闪着。

    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异样。

    缓缓收回目光,剑晨打起精神,与郭传宗对视一眼,俱都从对方眼里见到一丝不安来。

    身后没有动静,而他两人那种不安的情绪,却一再放大。

    “见鬼了这是!这通道得有多长?”

    前面,已经走得有些不耐的凌尉,抱怨的声音猛然响起,震得狭小的密封暗道里回声不断,令人耳边嗡嗡作响。

    回声未绝,剑晨骤然再一转身,口中大喝道:“谁!”

    银光乍现,千锋银枪往身后某处一闪而刺。

    啪——!

    哗啦啦——!

    银枪的速度何等之快,几乎就在他一声大喝响起的同时,持枪的右手中便有阻力传来,很明显,银枪是刺到了什么东西。

    然后下一声响,却令他微愣了愣。

    锋锐的千锋银枪,再加上破坏力惊人的旋转混沌力道,只是一枪而已,便将坚硬的洞壁岩石刺出了好大一个洞,此刻随着银枪回手,正有大蓬大蓬的碎石被带了出来,散落一地。

    他的银枪确实刺到了东西,但刺中的,却只不过是身后暗道坚硬的岩石。

    “怎么了?”

    走在前方的三人诧异回头,看着面色凝重的剑晨,疑惑不已。

    剑晨没有回答,皱着眉头努力往身后暗道中看了又看,终究没有任何发现。

    适才凌尉那一声抱怨声音不小,以至于暗道内处处皆循环反弹着回音,然而,在这一遍又一遍回荡着的回音里,剑晨却感觉,身后的某处突然显得有些突兀。

    这种感觉,就像是龙卷风,无论外面的风势如何剧烈,在龙卷风内的中心一点上,总归是平静的。

    现下的情况也是如此,无论凌尉那一声喊激起了多少回音,但在剑晨银枪刺去的那一处,却并无半点回音。

    可是,这一份怪异,在他一枪刺下后,却又消失无踪。

    “怎么了?”

    凌尉见剑晨与郭传宗两人不理会他,只顾盯着身后猛瞧,不禁奇怪不已,连跑了回来,也和两人一起,瞧了又瞧。

    半晌,除了微微的风,没有任何动静。

    “没事,是我太紧张了。”

    剑晨晃了晃脑袋,将心中的疑虑压下,又拍拍凌尉的肩膀,道:“走吧,应该快要出去了。”

    侧身间,与郭传宗飞快交换了个眼神,随即两人一起,转身往前。

    凌尉也点点头,跟着剑晨两人就要往前走,身躯将转未转之际……

    刷刷刷——!

    手中长剑陡然爆起一团剑花。

    火把映着剑光,凌尉的剑,仿若火红匹练,一道又一道接连不断没入身后黑暗通道中。

    一、二、三……九!

    一式起,接连九剑,前八剑只有剑啸,待得第九剑时,呲啦声响,长剑上竟发生一道割裂布帛的声音。

    “还抓不住你!”

    凌尉得意高叫,身躯前压,手腕连抖之下,又是一连十八剑刷刷刷连刺了过去。

    黑暗中,陡然现出两指,轻轻一夹,十八道剑光骤然合一,锋锐的剑尖处竟被这两指牢牢夹住。

    凌尉得意之色还未收起,陡然又是一惊,手下用力,只觉长剑在那两指之间仿佛生了根,任他如何拉扯,竟纹丝不动。

    嗷——!

    从他身侧,郭传宗的降龙掌扑击而出,金光恶龙凶口大张,咆哮狰狞着冲那两指狠狠一口咬去。

    于是,黑暗中又现出另一只手掌。

    甫一出现,正正挡在金光恶龙大口前方,只听砰的一声,金光涣散。

    就在金光恶龙身躯碎裂时,那只手掌的上空,银光暴涨。

    千锋银枪带着极致旋转鸣啸,当头突刺。

    黑暗中的两只手突然后退,凌尉的面色一僵,骤觉一股大力从夹住他长剑的两指上传来,令他身不由己,往前跌了两步。

    如此一来,千锋银枪所指,竟已是凌尉低头前扑的后脑勺。

    极致的旋转力道乍临,凌尉的后脑处陡然冰凉无比,惊得他刹那间全身毛孔大开,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危急关头,千锋银枪猛得一扭,仿若银龙摆尾,由直下改为黄扫,堪堪让过他的脑袋,追着往后飞退的两指疾速突刺。

    锵——!

    夹着长剑的两指往上一甩,凌尉的剑尖不受控制斜斜抬头,正巧撞在已快攻至的银枪枪尖上。

    啪——!

    这一下的力道竟然极猛,剑尖撞向枪尖,竟令千锋银枪的枪尖猛地往上,银枪一头扎进了不太高的暗通顶上,却听哗啦啦声响,炸裂的碎石块扑漱漱落了凌尉满头满脸。

    “哼!”

    一掌被破的郭传宗怒哼一声,手中火把往前一抛,正好落在黑暗中突兀出现的两只手旁边。

    火星四溅,微弱的火光照得近处影影绰绰。

    而在这火光中,一个面容刚正的中年人,终于现出了身形。

    这几下兔起鹊落,端得是连贯快捷无比。

    没弄清楚状况的管平与花想蓉两人,听了剑晨的话,正要往前走,岂知两人这才跨了一步,身后便已混战不已。

    花想蓉回头,正好见到中年人显露真容的一幕,刹那间,她的身躯猛一阵颤抖,俏脸上刷的一下,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