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临走留言
    “是的,就是消失!”

    迎着剑晨的疑惑,管平显得理直气壮,极为肯定地重复道。

    他此言出,不光剑晨,就连郭传宗与花想蓉,也尽皆奇怪不已。

    “不可能!”

    郭传宗高叫道:“这万药谷就这么点地方,一个月下来快没把我给憋死,一个大活人躲哪找不到啊,怎么可能消失!”

    管平苦笑道:“谁说不是呢!”

    “当时剑少侠走后,我一直在忙着修复花海的缺口,而安安姑娘就负责照顾花小姐,还有做做饭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

    他说到此处,陡然只觉一股阴寒袭遍全身,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反观剑晨他们,竟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这股阴寒之力,仍然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的面色白了一白,连改口道:“直到有一天……安安姑娘她突然就不见了,也没来给我送饭。”

    “然后呢?就因为这,你就觉得安大姐消失了?”

    郭传宗奇怪道:“她不给你送饭,你自己不会去吃吗?”

    管平白了他一眼,气道:“我当然自己会去吃,可是,万药谷上上下下我全找遍了,却找不到安安姑娘的踪影!”

    他的目中泛着回忆的疑惑,沉声道:“就如同凭白消失了一般。”

    “然后呢?”

    剑晨看着他,沉声问道。

    “然后?”管平摊摊手,无奈道:“然后三天过去了,安安姑娘她就如同突然消失一般,又突然出现了。”

    “只不过……”

    管平回忆道:“只不过她回来后,就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日里心事重重,叫她,她也不怎么理。”

    剑晨的眉头皱了起来,安安她,曾经在万药谷中消失了三天?

    如果管平所说属实,万药谷上上下下都被他翻遍了也没找到安安的影子,那么,安安那三天就绝不会在谷内。

    难道是出谷的路线被安安破解,这三天时间,她其实出去了一趟?

    那她……去了哪了?发现了什么事?

    为何态度会发生如此大的改变?

    “还有呢?”

    郭传宗心急,连连发问。

    “没了啊!”

    管平急道:“剑少侠,你得相信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我……”

    剑晨正想得心乱如麻,好半晌才说出一个字,陡然从院墙外又响起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哟,都在呀!”

    能有这么满不在乎声音的人,自是凌尉。

    “剑晨!”

    他一步跨进院来,第一眼见到的便是剑晨,顿时眼睛一亮,快跑上几步,哈哈大笑着一掌拍在他胸膛,喜道:“醒了?”

    剑晨勉强冲他笑笑,心思却仍在安安消失的这三天上。

    可是,凌尉的下一句话,立时令他面色大变。

    “对了,安安临走的时候叫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话!?”

    剑晨猛得抓住他肩膀,急切大喊道。

    凌尉被他吓了一跳,但见剑晨焦急到扭曲的神情,倒也收起了打趣的心思,连忙道:“她说,你要报仇,先去找唐门!”

    找唐门?

    剑晨愣了愣,唐门!

    唐子昱!

    先不说他差点害得花想蓉客死异乡,单单是那句洛家的人,他杀了不少,就已经能给剑晨相当的理由。

    杀,上,唐,门!

    “喂喂喂!”

    郭传宗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唐门啊!刺客世家来着,岂是那么好对付。

    更何况,他心下有着着疑惑,冲凌尉问道:“安大姐和你很熟吗?怎么叫你带话,而不叫我?”

    凌尉白眼翻了翻,轻蔑道:“她倒是想叫你来着,你在吗?每天就是躺花海里睡大觉。”

    “你……”郭传宗眨巴下眼,重重哼了声,却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花想蓉这时出声道:“可是安安找了我,她怎么也没和我说这事?”

    唐门毕竟乃隐世大家,又以暗器之道称雄于世,报仇,找唐门,这事听起来就凶险万分,她是中过天陨寒芒的人,此时想起当日萧莫何救治她的痛楚来,仍然不寒而栗。

    哪里愿剑晨去冒险?

    “这么说……”凌尉一张脸立时气得红了,怒道:“你们是不相信我喽?”

    郭传宗见有人附和,顿时气势又上来了,双手叉腰道:“谁知道你说得真假,反正只有你一人听见,你想怎么说都行。”

    凌尉气得手指在郭传宗脸上点啊点,怒道:“反正话我带到,你们爱信不信吧!”

    剑晨拍拍他的肩,沉声道:“凌兄不必动气,就算你不带此话,那唐门,我也是要去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话至此处,闭口不言。

    他被这群人一搅和,心中的哀伤倒是去了大半,不过,却犹豫起来。

    安安说,不要去找她,可是他……怎能不去找?

    说不定,安安是遇到什么危险之事,不愿连累他,所以才这么说。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焦急,恨不能立刻飞到安安身边。

    可是,天大地大,他又去哪里找安安?

    剑晨这才发现,他与安安一路同行了这么久,竟然对安安的身世半点也不了解,她家住哪里?到底有何身份,这一切的一切,一无所知。

    他只是知道,以安安的表露出来的,不管是武学,还是阵法方面的造诣,都绝非一般人家的千金小姐可比。

    安安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家世背景?

    去找安安,还是按安安的留言,去唐门?

    “别犹豫了。”

    凌尉许是看出了他的因惑,劝道:“去唐门吧,说不定,安安也会在暗中跟着你呢?”

    对啊!

    剑晨闻言,脑海中灵光一闪。

    以他对安安的了解,怎么可能当真说忘就忘了他?

    指不定,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再正大光明与他一路同行,结果却留言给他,让他去唐门,自己却在暗中跟随?

    他犹豫的面色坚定起来,重重吐出一口气,正要对凌尉说些什么,突然,萧莫何的声音却又响起。

    只听他冷冷地道:“既然有了决定,还不快滚?”

    管平,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壮硕的身躯又重重颤抖了一下,显得极为害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