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回谷
    “你说什么?”

    凌尉一跳八丈高,不可置信地指着不远处,诧异道:“从这里跳下去?”

    剑晨倚靠在郭传宗肩膀上,无力地点了点头,肯定道:“没错。``し”

    凌尉捡了块石头,往远处一扔,侧耳听了半晌,寂静无声,立即怒道:“你莫不是重伤烧坏了脑袋?”

    “从这里跳下去还能有命?”

    他的手指,一直没有离开那云雾缭绕的山崖底下,一脸的你有病的表情。

    生死台。

    巨石上三个血一般红的大字仍然唤发着震慑人心的淡淡威压,压得首次前来此处的凌尉与郭传宗颇有些不自在。

    “小郭。”

    凌尉暴跳如雷,剑晨却不去理他,反而冲郭传宗说道:“炼尘砂只能靠你,所以……”

    他没有明说,郭传宗倒也理会得,当即笑了笑,道:“我这条命都是大哥给的,跳个崖而已,有什么好怕。”

    剑晨的心中一股暖流划过。

    说实话,郭传宗欠他的,早便已经还得够多了,毕竟当日,他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结果只是一次好心的出手,所换来的,却是这个比他还小了几岁的少年巴心巴肝的回报。

    人生际遇何等神奇。

    “疯子,你们两个疯子!”

    望着相视而笑的两人,突然感觉自己被忽略了的凌尉一股怒气直往脑门上冲。

    “凌兄。”

    剑晨这才看向他,郑重道:“你我相识日短,但在下屡次得你倾力相助,此情此恩莫不敢忘。”

    “咱们就此别过,日后凌兄若有事,在下定当以命相报!”

    话至此处,他勉强脱离郭传宗的搀扶,摇摇晃晃地冲凌尉郑重躬了一躬。

    萧莫何吩咐的三件救命之物,天外陨铁与金刚石在他身上,而炼尘砂却非得郭传宗亲去不可,所以,他只能让郭传宗陪他往下跳。

    而凌尉却不同,能够没日没夜地护送他到生死台前,剑晨只感已欠下他莫大的恩情,若是此刻还要人没头没脑地陪他跳崖,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所以,他也不愿强迫凌尉。

    凌尉不说话了,呆呆盯着他看了半晌,面色变幻不定,突然一咬牙,手指又重重地往山崖底下,高叫道:“你确定就是从这里直接跳就行了?”

    剑晨愣了愣,以为他是不放心自己两人,于是点了点头,道:“对。”

    “凌兄,咱们江湖再见!”

    当下他重又靠着郭传宗,正要往山崖边走去,却听一声大喊由近及远。

    “剑晨,小爷若是摔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啊——!”

    大减未完,又是一声凄厉惨叫划破山间宁静。

    剑晨的面容,立时变得目瞪口呆起来,他呆呆地看着郭传宗,难以相信道:“他……跳了?”

    郭传宗的额头也是有汗,干笑道:“好像是跳了。”

    唉……

    剑晨摇了摇头,心说你这又是何必。

    对郭传宗道:“那咱们也跳。”

    咕咚——!

    郭传宗硬生生咽了口口水,喉咙发干道:“好,好……跳……”

    嗖——!

    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生气的生死台,随着三人的跳下,再度沉寂。

    郭传宗死死抓着剑晨的手臂,双耳中呼呼往内灌着风,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却有些怕高,此刻双眼紧紧地闭着,连一条缝也不敢透出来。

    陡然,他只觉有什么东西在他后领子上狠狠一抓,急速下降的身躯立时猛得往上升了升。

    虽然仍不敢睁眼,心下却也稍安了半分,想来,抓住他衣领的,定然便是剑晨向他提起过的巨大黑雕。

    又过了一会,脚底下骤然有踏上实地的感觉传来,心中一喜,这才睁眼看去。

    眼前所映,竟是一片五彩缤纷的花海。

    唳——!

    陡然身后响起一道尖锐刺耳的啼鸣,四下狂风大起,吹得他衣衫猎猎作响,回头一望,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也被那将将盘旋上升的黑雕吓了一大跳。

    好……大!

    “没事吧?”

    剑晨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他的伤势不轻,这一跳下落之势太快,又牵动了伤口,顿时一阵剧痛侵袭地他几乎喘不过气。

    “没……没事。”

    郭传宗呐呐地回了一句,好奇地四下张望着,于是,他便看到了一个半蹲在地上的身影。

    呕——!

    那身影一阵颤抖,吐了个稀哩哗啦,不是凌尉又是谁?

    “出息!”

    郭传宗顿时鄙视地撇了撇嘴,浑然忘了在空中自己也是吓得连眼睛也不敢睁。

    难得的好机会,他正要再好好奚落奚落凌尉,却听一声炸喝响起。

    “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花海里吐!”

    由远及近,一个壮硕的大汉疾奔而来。

    壮硕的大汉郭传宗见得多了,比之更壮的他也见过,只是,这个大汉却有个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

    他那颗油光水亮的光头,在阳光照映下,反弹着褶褶光辉。

    少林的人?

    郭传宗心下一动,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却听剑晨平静地笑了笑,尽量提高声线道:“管兄,是我。”

    认识的?郭传宗微松了口气。

    却见那光头大汉身躯猛得顿了一顿,脚下加速,跑得像要飞起来,人还在远处,惊喜地大喊已经响彻花海:

    “剑少侠,是你吗?”

    “安安姑娘,安安姑娘,快来,剑少侠回来啦!”

    浑厚的高喊还在空中盘旋,他人已疾冲至近前,铜铃大眼瞪目一看,顿时哈哈大笑道:“剑少侠,你可算回来啦!”

    “你走得这些日子,老管我都快憋死在这劳什子的万药谷了!”

    剑晨看着管平,心中也是感概万千,入药时,他还是个初入江湖的小菜鸟,此时再回来,已然承了萧莫何所言,成了武林公敌般的存在。

    好在,身边有这些朋友。

    还有……那抹深藏在心底的倩影。

    想起安安,剑晨顿时无法再平静下去,目光中含着期待越过管平的身躯往他身后望去。

    只是,安安他没有看到,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却从他旁边响起。

    “吵什么吵什么?当真万药谷是你家呀!”

    这声音充满稚嫩,应是个孩童。

    小萧萧!

    剑晨愕然一惊,他是何时出现在旁边的,竟然完全没有发觉,这才月余不见,小萧萧的轻功竟然精进如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