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主上严令
    七窍流血染红了自己的剑晨仰天便倒。

    “什么人!?”

    凌尉心下一惊,锵啷一声利剑横胸,另一只手眼疾手快一捞,将剑晨已然失去意识的身躯揽入臂弯。

    最后一箭功亏一篑,焦阳明显还有着不菲的战力,而眼下,突然出现挡下剑晨一箭的乌光大刀虽然已经分崩离析,但其背后代表的含义却明白无误地传递给凌尉一个讯息。

    强敌未退,又添新敌!

    “这人真是……”凌尉一边注意着焦阳那边的动静,一边担忧地撇了眼双目紧闭的剑晨,突然泛起一抹同情的悲愤来“太倒霉了!”

    是的,太倒霉了。

    凌尉与剑晨相识不久,可是这短短一路走来,特别是到了霸剑山庄之后,剑晨的连番大战就没停过。

    不论是赵九星还是少林普渡,又或是孟凛然、焦阳,此刻眼看着快要松一口气,结果又不知从哪跑来新的敌人,可不是倒霉吗?

    凌尉一边悲愤着,一边却也心下警惕。

    剑晨现下眼看着是没了战力,而郭传宗还要与岩石作着挣扎,此刻唯一还能仗剑迎敌的,便只有伤势还算轻微的他了。

    这么一想,凌尉突然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内息运转间,双目中已蕴含了神光。

    只是……这神光却没有焦点。

    焦阳的手掌血肉模糊,怕是有一会不能扑过来,凌尉现下重点关注的,是那挡了剑晨箭势的新敌人。

    可是,这敌人在哪里?

    郭传宗秘密暗道的出口处,除了的风呼呼地吹过,偶尔卷起两片落叶之外,再无他物。

    人,在哪?

    凌尉感觉难受极了,他本也带伤,只是作为三人中唯一还有一战之力的人,他也只能强挺着一口气,以对付随时会出现的敌人。

    这口气能挺多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若那敌人再不出现,那他自己就得被自己弄得喷出一口老血来。

    真狡猾!

    凌尉愤愤地想着,剑尖突然有了颤抖,到底无法再保持专注的气势。

    于是,就在他剑尖颤抖的刹那,仍然坐倒在地的焦阳面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黑影的身影。

    来了!

    凌尉远远瞧见,连忙振奋起精神,当即就要厉喝,却突然脚底一个踉跄,撇了许久的一口气顿时一泄如注,心中立时烦闷至极,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喷出老远。

    原来那黑影才一出现,瞧也不往凌尉这边瞧上一眼,竟然弯腰一把将焦阳硕大的身躯扛在肩上,脚步一顿,冲着凌尉的反方向……跑了!

    这算怎么个情况?

    凌尉张目结舌,望着黑影纵跃之间,只片刻就不见踪影,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那口瘀血喷出口后,人倒是清爽了许多,但是对眼前这情况,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黑衣人的武功明显很高,单单他那手从极远处掷来一把刀,就能生生挡住剑晨一箭来看,恐怕修为并不比焦阳弱。

    至少,应在他凌尉之上。

    然而,如此一个强者,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挥一挥衣衫,只是带走了壮硕如山的焦阳,若不是地上还静静躺着那把巨大的狼牙棒,凌尉简直要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自己的武功……差到人都不稀罕动手的地步了?

    凌尉的心里,被小瞧了的感觉令他没来由得有些抓起狂来。

    “还愣着干嘛?”

    郭传宗奋力挣扎着,奈何力不从心,只得干吼道:“快把我弄出来啊!”

    他喊得撕心裂肺,总算是把愣神中的凌尉给唤了回来,于是,好一阵手忙脚乱。

    ……………………………………………………

    “放洒家下来!”

    另边厢,离剑晨等人十来里处,一道黑影飞跃穿梭在密林中,黑影身材修长匀称,然而肩头却扛着一具如山似岳的壮硕身躯。

    那声怒吼,正是从那壮硕身躯的口中炸响,正是焦阳

    黑影骤停,肩膀用力一抖,只听砰的一声轰然巨响,焦阳万料不到他说放就放,一时不及反应,摔了个地动山摇。

    好在他皮糙肉厚,甫一着地便即跳了起来,怒容满面吼道:“他-妈-的,你说放就放吗!”

    那黑衣人转过身来,却是个面容坚忍的年轻人。

    只见他耸耸肩,很是无奈地道:“大哥,不是你叫我放你下来的吗?”

    “你——!”

    焦阳怒气冲冲地提起砂锅大的拳头,忍了又忍,却又放下,只是语气依然极为不善,怒视黑衣人道:“谁叫你多管闲事了?”

    “这年头……”那黑衣年轻人听了,无奈地长叹一声,道:“做好事连句感谢的话也听不到了吗?”

    “少废话!”

    焦阳却不吃他这套,犹自怒火冲天,沉声道:“说吧,你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

    “洒家才不相信,你是为了救我!”

    黑衣年轻人摊摊手,勾起一抹笑意,道:“这话说的,你我好歹份属同僚,救你一命,又有何不可?”

    “呸——!”

    焦阳重重地吐了口口水,轻蔑道:“谁和你们这些臭蛇是同僚,再不说实话,洒家狼牙棒伺候!”

    突然想起,狼牙棒还留在原地,不由气得哇哇大叫。

    “好吧。”

    黑衣年轻人摇了摇头,神色突然郑重起来,严肃道:“主上有严令,剑晨此人,暂时还动不得!”

    又觉得有些好笑,嘲弄道:“本来我心急火燎地跑来,生怕你一不小心将他打得残了,于主上那边不好交代,结果……”

    结果是什么,他没说,只是勾动的嘴角看得焦阳极为冒火,恨不得一拳砸过去方才解恨。

    只是在提到主上两字后,焦阳的面色也为之一肃,不敢再胡闹,好奇道:“主上要保这小子?为什么?”

    黑衣年轻人翻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主上不就好了?”

    “你……”

    焦阳语气一滞,他乃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浑人,可唯独对于口中的主上,却极为惧怕,莫说亲自去问,就是在脑海中想了想这个念头,也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蛇七!”

    焦阳怒视着黑衣年轻人,喝道:“若是被洒家知道你胆敢骗洒家,后果……”

    后果是什么,他也没说,只是那双硕大的拳头上,骨节爆响的声音接连爆起,如同打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