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十一六章 三十九
    “我说。”凌尉也看着郭传宗,不满道:“你的秘密据点真是一点也不秘密呀。”

    “什么?”郭传宗还愣着,有些回不过神。

    却见剑晨突然动了,身形一晃,一抹银光自他手中射出,夺的一声,穿透了那扇薄薄的院门。

    “啊——!”

    一声惨呼,从门后传来。

    银光现出真形,正是千锋银枪,回缩的枪头上,一抹鲜血格外刺眼。

    “小子,你找死!”

    惨呼响起的同时,头顶上已有惊雷乍响,一抹黄影,带着狂霸之势当头压下。

    回缩的银枪带着呼啸的旋转,迎上这宛若泰山压顶的黄影。

    铛——!

    剑晨身躯不动,银枪仍然直立上天,而那道突然出现的黄影却被震得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

    在空中一个翻转,黄影身形急沉,落在院墙之上。

    郭传宗这才回过神来,定睛看去,却是霸剑三侠之一的孟凛然。

    落于墙头的孟凛然看着剑晨,面上有着震惊,而令他更加震惊的事情,这才发生。

    啪嚓——!

    一声轻响从他重剑上传来,手中骤然一轻,连忙低头看去,却见他那把比普通霸剑弟子还要厚重几分的重剑,竟然拦腰而断。

    砰的一声,断裂的半截重剑掉在地上,砸得尘土飞扬。

    反观剑晨,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千银银枪已经缩回棍端,竟恍若无事。

    “人,带够了吗?”

    剑晨看着他,冷冷地笑了笑,语带嘲弄地道。

    孟凛然的惊惧更盛,脱口而出,“你早知我们跟在后面?”

    话音刚落,被剑晨刺了一个洞的院门被人从外暴力踢开,门外的地上,有着一滩刺目的血迹,一群臂缠白纱的霸剑弟子绕过血迹,从两侧蜂涌而入。

    粗粗一看,竟来了有四五十人,顿时将这不大的小院挤占得满满当当。

    一边人多势众,一边加上那位丐帮四袋弟子总共只有四人,强弱极为悬殊。

    郭传宗戒备的目光扫视着左右,心下已经打定主意,这处秘密据点,不能要了。

    一瞬间涌入这许多人来,孟凛然的神色稍稍安定了几分,喝道:“小子,识趣的,就随本大爷回霸剑山庄,否则……”

    否则什么,他没说,但那四五十位霸剑弟子骤然高举的重剑,已然替他补全了没说完的话。

    剑晨看也不看他,自顾自摇头叹道:“可惜,不够一百人。”

    一百人?

    “”够一百人你又要如何?“”

    不知为什么,孟凛然的心底,因为剑晨这够大没头没脑的话,竟然微微有着一丝不安。

    “够一百人……就可以再来一场真正的百人斩了啊……”

    剑晨的面色自始自终很平静,他仰头看着天,像是在回答孟凛然,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刚才那个,是一吧?”

    刚才那个,正是被他一枪穿门击杀的霸剑弟子。

    一?

    孟凛然的面色大变,不可思议地看着剑晨,难道他要……

    陡然一声大喝:“上!”

    只是,一个上字刚冲出口,眼前却已一花。

    八道银芒,带起八蓬大团爆起的血花,陡然映入他眼底。

    剑晨的身影已然只能看见一抹血色残影,在不大的小院内四处飘飞,血色过处,更加浓郁的血光骤然爆发。

    直到这时,孟凛然那一个上字方才喊完,而小院中,已有十余个霸剑弟子倒在血泊中。

    “二、三、四、五……十四、十五!”

    血光,伴着惨叫,每一声惨叫响起,血色残影中便清晰传来一个数字,只一眨眼功夫,便已数到十五。

    断肢,残臂,不断散落在小院各处,地面上,早已洒下了一层又一层浓稠的血液。

    孟凛然的身躯颤抖不已,这些霸剑弟子虽然不如他大哥一手训练的精英死士强悍,到底也是霸剑山庄的中坚力量,而此刻在剑晨手中,竟然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弱女,连一丝反抗的余地也没有,残影冲到哪里,哪里就是血光一片。

    “二十七、二十八……”

    杀气森冷的声音仍然准确地报着数,片刻不到,超过半数的霸剑弟子已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倒了一地。

    这宛若修罗炼狱的场景,不光是孟凛然,就是郭传宗与凌尉两人,也是看得心惊肉跳不已。

    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也不需要再动。

    原以为,会是一场苦战,却不曾想,竟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剑晨大哥这是……怎么了?

    郭传宗一边心惊肉跳地看着剑晨杀人,一边在震惊中,泛起疑惑。

    他依稀还记得,当日在辰州,不管是那几个下毒的黑衣人,还是石元龙带领下的赤焰门人,即便是身处险境,剑晨最多也只是伤人,却不杀人。

    然而此刻,他每一出手,取得无一不是人身要害,每一招下去,总有人因此丧命,下手狠辣无比。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剑晨大哥吗?

    郭传宗的眼睛闭了起来,不想再去看。

    “住手!”

    孟凛然不管如何震惊,终于不敢再坐视下去,当下一声怒吼,手里的半截重剑当做暗器,奋力往院中那抹残影掷去。

    半截重剑能否掷中残影,他看也不看,当即翻身而下,单手一抄,四处散落的重剑被他随意取了一把,挺剑便要加入战团。

    陡然,脖子一凉,有坚硬之物抵上了咽喉,孟凛然的身躯一僵,顿时不敢妄动分毫。

    他的身后,有人冷冷地说道:“着什么急?本来你应该是最后一个的。”

    剑晨!

    他不是在前面吗?

    孟凛然的脑子一阵发懵,往前看时,却见他掷出的那把重剑到底还是命中了目标,此刻正深深地插在一人脑袋上,只不过,却是将自家弟子打了个脑浆迸裂。

    “你看,本来人就不够,你还来捣乱,害我少杀一人。”

    身后,剑晨冷厉的声音仿佛冰天雪地里刮起的寒风,听得孟凛然身心尽皆冰寒无比。

    “不要……”

    孟凛然的身躯如同筛糠般的颤抖着,语气中已经带着哀求,“杀我……”

    一抹细细的血线,在他说出第四个字的时候,从咽喉处缓缓扩大。

    “三十九。”

    不论是孟凛然,还是其余霸剑山庄弟子,在剑晨口中,只是一个又一个数字。

    代表死亡的数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