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算帐
    剑晨大惊失色,中年男子的功夫他已经领教过,那无视玄冥诀防御的一拳令他此刻双手还隐隐作痛。

    当下不敢怠慢,躬身一个翻滚,躲开中年男子猛扑而来的同时,单手一抄,已离得不远的千锋被他握在手里。

    身躯翻滚中,想也不想,回身便是一刺。

    千锋银枪枪尖带着呼啸的旋转,只一闪,便往中年男子肩头刺去。

    到底这人先前也算救了他,若不是生死关头,他也不愿伤其性命。

    只是……这一瞬间,他其实想多了。

    千锋银枪带着旋转,破坏力成倍增加,但落在中年男子眼中,却仿若无物,他连一丝想要闪避的动作也没有,身躯该怎么冲,还是怎么冲,只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形便直接撞在银枪之上。

    没有想像中血肉喷溅的场面,有的,只是一弯银色的拱桥,桥的两头,分别是剑晨与那中年男子。

    银枪的枪尖直接扎在中年男子肩头,却连一丝一毫也刺不入他的皮肉,此刻正抵着千锋银枪,低吼着一步一步往剑晨面前走。

    而银枪另一端的剑晨在大惊之下,手中也在不断加着力道。

    于是,在两方不停互相使力之下,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的千锋银枪被两股力道往中间一压,顿时枪身拱了起来。

    人的身体,竟然能坚硬到如此地步!

    剑晨的额头上,一滴冷汗从牙关紧咬的脸庞滑落,脚步未动,身躯却禁受不住中年男子一步一步强压而来的力道,硬生生缓缓往后滑去,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随着中年男子慢慢逼近,剑晨突然担心起一件事来。

    千锋银枪……此时已经弯到差几乎对折的地步,仿佛就在下一刻便会喀嚓一下,断成两半。

    “前辈,我只知道你被封在玉寒石中,至于你是谁,真不知!”

    为了保住千锋,也为了停住中年男子,剑晨气运丹田,猛然一声大喝。

    “玉寒……石?”

    中年男子狂怒不已的面容在听到玉寒石之后,明显地僵了一僵,仿佛回想起了什么。

    刷——!

    趁着这功夫,剑晨手臂猛地往回一拉,千锋银枪就像一块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一般,嘣的一声枪柄往他面前飞速弹回。

    借着此一力道,他的身躯以极快的速度暴退数步,手腕一甩,银枪斜下倒插入地,极力稳住身形。

    “对,玉寒石!”

    他唯恐中年男子又想得发狂,以极速的速度说道:“我发现你时,正被封在玉寒石中!”

    “玉寒石……在,哪里?”

    中年男子的面上,狂怒的神色缓缓变淡,许是说得话多了些,口齿也灵活了不少。

    “霸剑山庄,玉寒石被霸剑山庄当作影壁立在前院大门之后。”

    不想再度惹怒这铜皮铁骨的中年男子,剑晨只得老老实实回道。

    “好。”中年男子的神色,终于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模样,只见他点了点头,道:“带我去。”

    去?去霸剑?

    剑晨迟疑起来,此刻的霸剑山庄,他去了,还出得来吗?这中年男子被困在玉寒石下不知多久,想来霸剑山庄如此做,定然对其极为重视。

    此番被他一阵误打误撞,这神秘的中年男子竟然被放了出来,可想而知,此刻的霸剑山庄,对他该是如何的仇视。

    岂知他才只这一丝丝的迟疑而已,那中年男子竟极为敏感,顿时又暴躁了起来,怒喝道:

    “带,我,去——!”

    声浪冲宵,震得剑晨耳鼓嗡嗡作响,脑袋陡然一阵昏沉。

    便在这时,中年男子如电的身形才一闪,已然冲至近前,一只铁钳般的手掌便要去拿他脖子。

    昏沉感在剑晨脑海中就只一瞬,但有了这丝迟滞,中年男子的手掌离他的脖子只有约摸三寸不到,他再想要躲,已然不及。

    现下能够做的,便只有将脖子梗上一梗,尽量以脖颈处的筋肉抵消这一爪对颈骨的伤害。

    嗖——!

    正在这时,他只觉后颈衣领一紧,竟然被人从后一拉,直接扔了出去。

    眼前景物飞退的场景何等熟悉,便在不久前,他便经历过如此被人提着领子乱扔的情形。

    一个名字,突然就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嘿嘿,你是谁,我知道!”

    果然,那阴侧侧的声音他已经极为耳熟,正是邪手追魂。

    只不过,他说出来的话,顿时又令剑晨惊讶不已。

    中年男子是谁,他知道?

    咔——!

    中年男子的手,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由于用力过猛,甚至还从臂骨中传来关节碰撞的轻响。

    那只手,离邪手追魂的脖子,只有一寸,而他现下所站的位置,正是剑晨原本所立之处。

    从突然出现到将他甩飞,中年男子迅疾如电的一爪,竟然只走了两寸而已。

    两寸,寻常人走上一步的距离,也得十五寸往上!

    这人的轻功,到底高到何等程度?

    若是剑晨知道邪手追魂的轻功竟然能跟得上赵九星那匪夷所思的镜花水月,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说!”

    中年男子在邪手追魂出现后,气息明显有着一丝不稳,就连伸出的手掌,也有着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颤抖。

    然而这丝颤抖落在邪手追魂眼中,却是那么地明显。

    他此刻背对着剑晨,是以剑晨并没有发现,邪手追魂的眼底深处,竟然有着一抹深切的悲哀。

    他看着中年男子,悲哀之色掩盖起来,阴侧侧地笑道:“说了你也不明白,不如我带你去看?”

    “走!”

    中年男子倒也痛快,当即手掌一收,目不转睛地盯着邪手追魂。

    这意思再简单不过,前面带路。

    “等等!”

    剑晨见邪手追魂在那一个走字后,竟然当真抬了抬脚,似乎就要离去,连忙大喊道。

    “小鬼,你的帐我还没和你算,你鬼叫什么?”

    邪手追魂回过头,那双明亮的眼眸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他说得算帐,自然是先前在霸剑山庄,剑晨以身犯险,逼迫他与天下财神等人现身露面之事。

    “哼!”剑晨重重一哼,对于邪手追魂的瞪视毫不相见,讥嘲道:“只不过互相利用而已,有什么帐可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