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冷血
    修罗降世!

    青首鬼王爆出的青幽雷芒眼见着就要劈在左侧的霸剑弟子身上,陡然平地里刮起一道狂风。

    一道魁梧高大的身躯在狂风降临之前,先了一步,比霸剑山庄的重剑还要大了整整一圈的古霆巨剑怒砸而至。

    砰——!

    巨剑与雷芒撞在一处,爆出惊天巨响。

    青幽雷芒四下乱窜中,那柄巨如门板的古霆高高往天仰起,虽然被震得几乎脱手而飞,但到底还是将青首鬼王的雷暴击得粉碎。

    能有如此霸道剑法的,正是费仲!

    与普渡禅师相反的结果出现,经费仲这一阻,那往左侧门口冲去的五十位霸剑弟子,一丝影响也没有的鱼贯入了其内。

    “哼!”

    青首鬼王眼中厉芒大现,看着费仲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的雷芒与天下财神的算盘金珠各取一侧小门,此刻天下财神那边五十位霸剑弟子近乎全灭,连半只脚也没有踏在门内。

    而自己这边?却连一具尸体也没有留下,全数五十人,片刻便跑了个干干净净,如此反差,登时令脾气本就暴躁的青首鬼王怒上加怒。

    “费仲!”

    他破铜烂铁般的声音从鬼首面具下传了出来,冷冷道:“你以为接了修罗殿主之位,就够资格挡在老夫面前了?”

    “莫说是你,就是你那死鬼师父亲来,也得躲着老夫走!”

    费仲正自强行咽下一口冲到喉咙口的鲜血,听他如此不屑地辱及焚魂真人,登时怒不可遏,厉喝道:“我师父,是不是你杀的?”

    青首鬼王冷笑一声,道:“不是。”

    又补了一句,“也差不多。”

    费仲面上的青筋,如蚯蚓般扭曲暴起,紧咬的牙关几乎浸出血来,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恨声道:“鬼,兵,域!”

    “哈哈哈哈!”

    青首鬼王仰天狂笑不止,大喝道:“想不到你壮得像头牛,倒也不算太笨!”

    哗——!

    四面八方,尽皆哗然一片。

    天下财神等三人突兀出现时,在场的两三千人被他三人气势所夺,竟然一时作声不得,此刻骤听青首鬼王竟然当众承认乃是鬼兵域中人,顿时面色大变。

    天榜第十的青首鬼王自认是鬼兵域中人,那么,与他同时出现的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难道不是?

    天下财神早在四十年前便已是武林中的一段不朽传说,如今更是在水月府的天榜上重回榜首之位,其实力之强,当今世人可还有人敌得过?

    如此猛人,竟然也是鬼兵域的人。

    在场大部分人顿时觉得,霸剑山庄搞得这万剑盟会,就仿佛小孩玩过家家一般可笑。

    相较之上,邪手追魂那天榜五十二的排名,在众人眼中也就只算一般了。

    “受死!”

    也不是所有人都呆若木鸡,至少,赵九星便不算其中之一。

    在听到鬼兵域三字之后,他的面色已然雷霆震怒,当青首鬼王大笑着承认时,更是双目通红,理智顿失。

    一声暴喝之后,他的身形突然有着崩塌的迹象,与此同时,青首鬼王头顶上方,剑气凌人。

    镜花水月,果真独步武林。

    “哼,华而不实,你当老子是死人不成?”

    剑影才起,赵九星陡听耳旁竟有人阴测测地讥嘲不已。

    一只白晰妖异的手掌犹如鬼爪,陡然出现在他眼前。

    顿时大惊,这一剑便刺不下去,身形又是一阵虚晃。

    本来台下观战区的赵九星残影立时又有了凝实之感,点苍派独有的镜花水月轻功,能在眨眼间来回穿梭于两处。

    电光火石间避过鬼爪,赵九星正要回一口气,突然只觉背心一凉,紧接着胸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出来。

    下意识低头一看,却是一只白晰的手,生生从他胸骨处穿了出来。

    那只手里,竟然还握着一块鲜血淋漓的桃心状肉块。

    赵九星在世上看到的最后一幕,便是那只手轻轻一捏,桃心状的肉块轰然爆碎。

    紧接着,他的世界,永远地暗了下去。

    唔——呕——!

    有离得近的,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甚至,那肉块爆碎之后,四射的碎块还有不少溅了满头满脸。

    对于这肉块到底是何物,常年过着刀头舐血生活的江湖中人哪能认不出?

    这分明就是……赵九星的心脏!

    在赵九星已然无力垂下的尸体背后,邪手追魂黑色的身影保持着手掌前伸的姿态,淡然立在那里。

    只见他甩了甩一手的血污,明亮逼人的眼眸里透出一抹厌恶来,“真是,脏了我的手。”

    所有见到此幕的人,全身寒毛立时倒竖。

    这是要冷血到何等程度,才能在刚刚捏爆一个人的心脏之后,在意的只是弄脏了手?

    而这个冷血的人,是鬼么?

    赵九星的镜花水月已经快到连残影都还没消失的时候就能做到两地穿梭的地步,而如此身法在邪手追魂面前竟然连个屁都不是。

    如此这般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冷血杀手,要取你性命,简直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所有人只觉心脏部位酥麻难当,明明看见邪手追魂就站在那里,仍然情不自禁地不停回头,只怕那只白晰妖异的手掌只在下一刻,便会从自己的背后一穿而过。

    刚刚才被众人在心里定位为‘一般’的邪手追魂,凭借其残忍到没人性的手段,成功将自己的形象一拔千丈,生生一跃而成三人中最为危险的人物。

    “我说……”

    青首鬼王微侧了侧头,看着赵九星胸前那恐怖的血洞,眉头皱了皱,不满道:“你就不能杀得好看一点吗?”

    鬼兵域果然……没人性!

    所有人的心头,立时冒起同样的想法,此刻若不是双腿打颤得厉害,指不定有多少年轻弟子会哭着喊着往大门口跑。

    这里,哪还是霸剑前院?分明就是修罗炼狱!

    邪手追魂耸了耸肩,无所谓道:“这人也是够幸运,当年居然没死,那么今日碰上,这死法……当然得凄惨那么一点了。”

    “够了!”

    一道若洪钟般的厉喝打断了两人旁若无人的斗嘴,沉声道:“此间事了,走了。”

    走……了?

    说得就好像出来吃了个饭再回去这般轻巧?

    两三千道目光齐刷刷地往声音来处看去,顿时只希望这三人走得再快些。

    那道金光身影的手里,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一眼看去,竟是此间主人,霸剑山庄庄主,孟逸凡。

    而在金光身影背后,普渡禅师的左肩处一个血洞正汨汨往外冒着鲜血,而他却一动不动,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