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零八章 死路?
    好奇的打量着这块射出夺目白光的物什,剑晨心中的震惊,已然不可详述。

    这东西到底是何物?

    这白光竟然强盛到如此地步,隔着山壁就可以将整个山中洞窟照映得如此光亮?

    还有那丝丝溢出的雾气,到底……冷吗?

    对于这东西是冰还是玉的好奇心突然大盛,于是再度曲腿,起跳。

    只一瞬,人已再次跃上,手掌平平伸出,就要冲那白光大盛的物什摸上一把。

    就在这时,剑晨的心底,突然极度战栗起来,身上的寒毛也在这一瞬间根根乍起。

    不是因为那块东西很凉,而是……在那似玉似冰的光洁镜面后面,竟然有一双眼睛,正瞪得老大,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这一惊非同小可,本来平伸的手掌陡然一握,直直一拳便朝那双眼睛轰了过去。

    砰——!

    触手处坚硬冰凉,这一拳又是下了死力,顿时震得他几乎以为手骨已然裂开。

    剧痛之下身形立时不稳,这一次再不能从容落地,扑通一声,身躯剧震,摔了个四仰八叉。

    顾不得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才一落地,他蹭得一下就跳了起来,纵身一滚,落在地上的千锋抓在了手里。

    这才多了一分底气,抬眼望头顶看去,厉喝道:“谁?!”

    蓄势待发半晌,直到洞窟中四面八方回荡的那一声谁字渐渐消失,再无任何动静。

    缓了这么一缓,他心中的震荡好歹压下了不少,当下强行镇定情绪,这才从那雾气萦绕中发现,朦胧中那双瞪得老大的眼睛,似乎看得并不是自己。

    想想也是,若不是他一锤轰破山壁,这双眼睛的主人此刻还被封存在壁后,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怎么可能还是活人。

    这么一想之后,长长松了口气,放松下来顿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那一下从五丈高跌了下来,摔得倒是极重。

    不由苦笑了笑,心想竟被一个不知死了多久的死人吓了个半死,这若是被安安知道,还不被笑掉大牙。

    可是……这人是谁?为何会被封存在这洞窟密室中?

    看他被封得如此隐秘,想来其身上定然有着不可为人道的大秘密,否则,霸剑山庄又何须如此大费周折。

    看来霸剑山庄着急忙慌的跳下池塘抓他,并非怕他逃跑,而是怕他发现这被封存在山壁中的人!

    想到这里,不由好奇心大起,霸剑山庄在这密室中,到底藏得是谁?

    刚才那一式雷动九天,只不过轰破了两尺见圆的一小块面积,只不过正巧轰在那人眼睛处而已,此刻落回地面,有那朦胧的雾气遮挡,几乎已经看不见。

    飞火流星锤接连不断地往头顶轰去,就听隆隆巨响不断,碎石如雨般不停狂落,砸得他躲都没地躲,不得不呲牙裂嘴得硬扛。

    好在那头顶的山壁最多也就两丈不到,在连砸了十来锤后,整块白光刺目的镜面便露了出来。

    洞窟内的光线,又亮了数倍,射得他双眼只能眯成一条缝,方才觉得好过了些。

    等了一会,漫天的烟尘逐渐沉淀,眼睛也对光线的强度有了适应,这才继续抬头去看。

    果然,在头顶正上方,那面光滑的镜面之后,有着一个迎面向下静止不动的黑影。

    虽然雾气更加浓郁,但在仔细分辨下也可看出,这是个面目威武不凡的中年男子,双眼瞪得老大,面上怒容极盛,即使明知此人已经死了,但只要与之双目对视片刻,总有种说不出的心悸感涌上心头。

    一身黑衣,看起来身材也是高大,从他高高鼓起的太阳穴来看,其生前定然也是一位修为不凡的武林高手。

    在中年男子的右手边,竟然还封存着一柄三尺长剑,想来也是位使剑的高手。

    剑晨在地上,仰着头左左右右仔细打了量这中年男子一番,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从心底最深处溢了上来。

    但这感觉到底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怔愣了好半晌,终究想不出个头绪来,突然只觉封住这中年男子的白光镜面很眼熟。

    此刻那头顶上的山壁完全被他飞火流星锤轰碎,但这白光镜面竟然连一丝松动也没有,想来,定是比这洞窟的面积大了不少,反扣其上,所以才不会在支撑着的山壁破碎后,仍然不动如山。

    如此巨大的一整块东西……还极为冰凉……

    他心头一动,突然想起一物来。

    此物,半日前方才见过,而且,还从其旁绕了过去。

    便是……霸剑前院大门处的那一方巨大厚重的影壁!

    玉寒石!

    想起先前郭传宗曾说过,此石乃霸剑山庄从天山之巅费了大力气挖了回来,欲打造成霸剑特有的制式重剑而不可得,无奈之下,才立于门前权当一方影壁,倒也颇具威势。

    虽然他从影壁绕入前院时,并未觉得此石有如此夺目刺眼的白光,并且其上也没有雾气萦绕,但从郭传宗对玉寒石的介绍,以及那丝丝寒气来看,此刻在他头顶上方的,才是玉寒石的真容!

    原来,霸剑山庄取那玉寒石,炼制兵器的说法,只是掩人耳目,其真实的上的,却是为了封存此人?

    那这人岂非已经死了百年?

    等等!

    霸剑山庄为何大费周章暂且不提,玉寒石在此,那么这头顶上方,莫非便是那霸剑前院的大门口?

    想到此处,他又唯有苦笑,兜兜转转,以为能借此水下洞窟逃生,想不到,竟然只是回到了大门口。

    而且还是地下不知有多深的地方。

    一阵无力感顿时传遍全身,强行支撑的身躯一垮,再度坐回了地上。

    望了望那汪因为碎石尘土飞落而变得浑浊不堪的水洼,心中想着,是否趁自己还有些力气的时候,再游回去?

    只是游回去又有何用?说不定,才在半道上,便会碰上霸剑山庄追击他的弟子,到时除了战死之外,还有其他办法?

    总不可能,在水底也喊一嗓子,把青首鬼王等人再叫来抵挡群敌吧。

    想来想去,头疼不已,陡然一阵微风吹来,受了玉寒石上的寒意影响,拂在他脸上时,冰凉不已,倒是令他头脑为之一清。

    风?

    剑晨的面色一变,脑袋顿时四下张望,哪里来的风?

    还有,此处应是地下,四面皆是山壁,头顶又有玉寒石封得严严实实,那么,自己为何这么久都没产生气闷感?

    空气,从何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