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零七章 洞中奇物
    洞口虽然不大,却不想内里的通道竟然极宽,足可容纳三人并排游动。

    剑晨尽力憋存着胸腔里最后一口气,头昏眼花地往前猛窜。

    随着通道里的光线越来越亮,他竟然感觉这一路游来,却是缓缓地在往斜上方游动。

    果然有出口!

    心下一动,看来刚才的推测果然没错,手脚并划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只是不知,这通道到底通往何处?

    想到前院外大大小小的池塘,恐怕便是其中一处吧。

    又过了半刻钟,水底飞窜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就在他那口气息耗得点滴不剩,就快绝望时,眼前猛然大亮。

    前方已然无路,而那光亮正从他头顶照映而下。

    抬眼一看,只见头顶两三尺处影影绰绰,水面,就在眼前。

    终于,到头了!

    心下大喜,连鼓足余力,奋力一脚跺在通道底部,身躯猛地往上一冲。

    哗啦——!

    水面突然隆起,一颗头颅至水底冒了出来,甫一出现,便大口大口地喘息不止。

    过了好半晌,剑晨方才缓过一口气来,这才得空四下里一望。

    心底突然一沉。

    他原以为这个池底洞穴定然连接着另外的池塘,谁曾想,他人已飘在出口的水面上,而四下里,仍然全是山壁。

    他此刻身处之地,乃是四面尽是山岩土壁的山洞,不大,只他飘浮其上的水面,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

    这是一处好似天然形成的洞窟,除了一洼清水,便是山壁,其余无一物,全无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

    剑晨把手一撑,从水面跃上岸来,稍事调息片刻,便往四处土壁上摸去。

    入手处潮湿不已,往掌心一看,却是摸了一手呈黑色的苔藓。

    再试着沿着山壁敲了一圈,从手上传来的触感尽皆厚重,也不像有如剑冢之中的葬剑池那般中空的机关。

    再细细搜寻了一番,终于泄了一口气,疲累感袭上心头,扑通一声,随意往地上一坐。

    面上顿时苦笑不已,原以为那池底洞穴乃是逃生的出路,却不想,费尽气力游了出来,竟是间以山作壁的密室。

    剑晨相信,既然霸剑山庄生生在庄内弄出了如此隐蔽之地,自然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以方才那数十个霸剑弟子紧张的程度来看,这其中,定然有着什么他发现不了的隐秘。

    只是,纵有隐秘又如何?发现不了,不也等于不存在?

    想起密室,不由得又想起在衡阳洛家老宅的那一处来,进而,又想到了安安。

    若有安安在此,定能发现此处奥秘吧?

    他挠了挠头,心中打着主意,若此后能再见着安安,定要多学学机关阵法之术。

    突然,他愣了一愣,心中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来。

    这处密室……总觉得哪里不对?

    低着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到底说不上来这怪异的感觉来自何处。

    叹了口气,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影子发呆。

    或许,我也就到此为止了吧?不用再有人来追,自己就得饿死在这密室中。

    等等!

    密室?影子?

    他的心底突然一震,脑海中陡然划过一道闪电,反应过来这怪异之处来自哪里。

    这里是密室,那么,光,从何而来?

    头顶吗?

    不,他在四下探查时怎么会忘了头顶,可是,头顶上方也同样是与四周连成一体的山壁而已。

    可是……怎么会有光?

    蹭的一下,剑晨复又站了起来,无论如何,世事反常必有妖,而这妖,极有可能便是他脱出密室的契机!

    再一次仔仔细细一寸一寸将四周的山壁摸了一遍,甚至连墙角根也没放过,仍然一无所获。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现下唯一没有仔细摸索过的,便只有头顶上权当是块天花板的山壁了。

    这天花板有约摸五丈,着实高了些,虽然他运起轻功也不是不能够得到,但要想依靠轻功一下一下的去摸,恐怕得累死。

    于是仰头,好歹先从中找出几处可疑的地方,如此也好省些力气。

    看了一会,脖子仰得发麻,索性直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一寸一寸地扫视过去。

    就在他看得眼角都噙满了泪水时,突然,在头顶山壁的一处,瞧出些不同来。

    那是一点极细微,细微到不仔细去看,都完全能够忽略过去的白光,仿佛夜空中最黯淡的那颗星。

    剑晨脑袋一直保持着仰望的姿势,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缓缓支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动作极轻,唯恐身躯一晃,便会令目光丢失好不容易找到的那一点。

    双脚微微弯曲,猛然一跳。

    砰——!

    狠狠一拳正正砸在那点白光上。

    力竭,落地。

    头顶上,半分变化也没有,剑晨又好花了一阵时间,才又重新发现那一点白光,可是,从拳头上反馈而来的力道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头上的山壁,与四周的厚实不同!

    说是中空,却也不像,就好似在那山壁之后,另有他物紧密地贴在其上。

    他甩了甩拳头,弯腰捡起先前放置在一旁的千锋,既然拳头轰不破,那重锤又如何?

    咔——!

    一声厉响立时从千锋棍端传来,硕大的银色光团一冲而出,再度狠狠轰在那白光之上。

    啪——!

    烟尘弥漫间,碎裂的石块四射飞溅,他身躯连忙一晃,躲了个老远。

    飞火流星锤的力道果然比他赤手空拳要大上数倍不止,这才一击而已,山壁立时被轰破。

    待喧嚣散去,他的双目陡然被一道刺目的白色光华晃得眼前一花,连忙将眼睛闭了起来。

    好半晌,才缓缓一条缝一条缝得重又睁开,入目处,白茫茫一片。

    等双眼好不容易适应了陡然强盛了数倍的光线之后,他才敢抬头往上看去。

    这一看,面色突然震惊非常!

    只见头顶上方那一块被飞火流星锤轰中的地方,此刻已破损了老大一块,那白到刺眼的光华,正是由此而来。

    这是一面……平整得仿佛一块镜子般的……玉,还是冰?

    但见这如玉似冰的东西,丝丝白色雾气弥漫而出,看起来像是一块寒冰,但,若是冰,怎么不化?

    可若是玉,又哪来的雾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