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章 十二!
    奔雷剑韩宁,听其名,自也是以快为尊。

    只是韩宁的快,比起赵九星来,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

    于是,在他自以为势若奔雷的剑势中,剑晨还能抽空勾勾嘴角。

    冷笑。

    欺负我手中无剑?那你可要好好看看,到底有剑无剑!

    右手腕一震,丹田内的混沌内力宛若万马奔腾,延着手三阳经狂涌入软垂向下的拂尘中。

    连半个眨眼的功夫也不到,那本软软垂垂如同马尾一般的拂尘陡然挺得笔直,下一刻,仿佛有一双无形大手在这根根笔直如针的无数竹丝上狠狠一搓。

    刷——!

    青色的拂尘,就在他手腕一震之后,变成了一把拧成了麻花的翠绿长剑。

    仙人,指路。

    对战赵九星时,他就用过此招,现下,仍是这招。

    叮——!

    青竹剑尖准确无误点在韩宁剑锋正中。

    于是,势若奔雷的韩宁便骇然发现,伴随了他十多年的奔雷剑,寸寸碎裂。

    不光于此,只一瞬间,在奔雷剑碎裂到只余他手中短短的一截剑柄时,一股大力,带着强烈的旋转,猛然撞在他身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在上一刻,韩宁还正为自己的机智暗赞不已,而下一刻,他胸口的肌肉便被这旋转力道拉扯得几乎撕裂。

    而人,已经如同撞上了一面厚重的墙壁,猛然倒冲。

    奔雷剑韩宁,以比上台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擂台之外。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台下大多数人只是听到韩宁那一句我来,再想定睛看时,只能见到一道黑乎乎的影子砸出擂台外。

    有不幸正巧站在韩宁倒飞路线上的,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便被黑影砸中,顿时,台下哎哟连天,倒了一片。

    韩宁不仅自己倒了霉,还连带着砸到了观战的十余人。

    噗——!

    一口鲜血登时从终于落地的韩宁口中喷了出来,紧接着,他头一歪,抵受不住胸口处那撕裂般的痛楚,昏了过去。

    一剑而已,这只是剑而已!

    看着韩宁的惨状,许多人已经张大了嘴巴,半晌合不拢嘴。

    首先,这是一根竹竿,再次,这是一根被震成了竹丝的竹竿,最后,这由内力凝绞竹丝形成的竹剑点在韩宁剑尖中,竟然令他仿佛被万斤重锤生生砸在胸口上一般。

    这还是……剑么?

    “还有哪位兄台上台挑战?”

    这次,不等孟浩然说话,剑晨便已恢复双手抱拳的动作,凌厉的双目四下一扫,主动开口。

    他手中的翠绿竹剑随着他开口说话,再度四散飞转,重又变成一尾软绵绵的拂尘。

    只是此刻,有谁还敢认为那只是一尾普通的竹制拂尘?

    台下再度冷寂了下来,只有被韩宁砸倒的那十余人零零星星的喝斥怒骂回荡着前院。

    “阿弥佗佛!”

    却听少林寺那边,普渡禅师的佛号悠然响起。

    剑晨心中一惊,这老和尚,也要上台?

    他可是还记得,当日在少室山下,普济方丈轻飘飘地一掌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若这普济方丈的师兄真要登台,就算孟浩然承诺打败他可算一百场,剑晨也只能拱手对普渡说:大师,咱们后会有期!

    “这位洛施主好俊的功夫,却不知……师承何派?”

    幸好普渡禅师并没有上台的打算,他淡然立在台下,仰望着剑晨的目中,一点疑惑正渐渐放大。

    剑晨心下微紧,他在对战时,已经尽量只用些剑法中的基本招式,为的,就是不想太早被人看出他所练的,乃是归一剑法。

    不想这老和尚眼光却是毒辣,似仙人指路这种剑势稍稍偏上一点半点就可变成另一剑派招法的大众招式,竟然只是用了两次而已,还是被他看出端倪。

    当下竭力保持神色如常,对普渡禅师道:“大师过奖的,在下只是丐帮中一不入流的弟子,侥幸得了郭帮主的指点而已。”

    “至于师承……在下天资鲁钝,并未拜得郭帮主为师,倒不好提出来卖弄。”

    既然之前郭传宗胡编乱造卫通,他此刻倒是正好顺水推舟,继续以郭怒为借口糊弄普渡。

    “哦?”普渡禅师眼中明显闪烁着不信的光芒,意味深长道:“郭怒帮主的降龙掌名震江湖,老衲多年不曾下山,倒是不知,他连剑法也已练到如此返璞归真之境。”

    “老和尚!我爷爷的剑法如何,你找到他,亲自问问便知,如此含沙射影的作甚!”

    剑晨尚不知如何接口,郭传宗却跳了起来,他的辈份自与普渡禅师差得极远,但身份可是半点不差,眼下唯恐剑晨说多错多,露出破绽来,是以赶忙先跳出来胡搅蛮缠一番。

    “你——!”

    普渡身后的武僧把眼一瞪,宛若怒目之金刚,浑身肌肉爆起,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之势。

    却被普渡将手一伸,拦了下来,笑道:“郭小帮主所言甚是,如此,咱们再接着看下去。”

    竟然不再追问,僧袍一摆,又低眉顺眼坐了回去。

    再接着看下去?

    此一言,立时给剑晨心中敲响了警钟,看来这老和尚,果真已看出了什么。

    “丐帮洛晨,胜十一场!”

    孟浩然的声音,便在此时响起,眼见无人再敢上台,他无奈地一挥手。

    那排在第十一位的霸剑弟子双目陡然一亮,以双手重剑为引,分不清是剑带着人,还是人拖着剑,猛往抬上砸去。

    十二!

    剑晨眼睁睁看着他跳上台,目中所见的,却只有一个数字。

    一个他需要越过的数字!

    竹丝而成的拂尘,再度******一般拧了起来,跨步,出剑!

    叮叮叮——!

    一剑三响连成一线,每一声响起,那霸剑弟子便退后三步,待三声响过,九步的距离,已足够令其再度落回台上。

    那霸剑弟子直至落台,重剑仍然保持着横胸防御的架势,只是……三点刺目的光亮却晃得他眼前一花。

    宽阔的重剑上,竟然有着三点透亮的孔洞,从洞中正有烈日光芒源源不断穿透而来。

    纵然以他早已看淡生死的心态,在发现剑身上的孔洞时,心下也没来由的一颤。

    竹做的剑,竟然能一剑刺透他厚重的精钢重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