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算你十场!
    当孟浩然提出万剑盟主之位,各门各派的掌门与长老等人尽皆不能染指时,身为点苍派长老的赵九星,极为不满。

    他要为师父报仇,对于盟主之位,本也有着野望,结果孟浩然一言,愿望便即落空。

    只是孟浩然说的,自然也合情在理,任他如何恼怒,却也说不出半个字来,这才憋着一口怒气,暂时下了台。

    然而更令他齿寒不屑的,却是明明眼红盟主之位,却迟迟不肯上台的各派弟子。

    赵九星行走江湖数十年,什么样人没见过?现下只是随意一扫,便明白了众人心中的小九九。

    对此,他在不屑之余,更是怒从心起。

    若万剑盟由这些只懂坐收渔翁之利的小人来带领,那要何年何月才灭得掉鬼兵域?

    于是正在他怒不可遏的时候,剑晨上台了。

    一个丐帮弟子,竟然也可以上台争夺盟主之位,而他这个正儿八经的剑门高手,反倒没资格?

    想到此处,满腔怒火再也忍无可忍,倒是将作了一身丐帮打扮的剑晨当成了出气筒。

    听到赵九星的质疑,剑晨愕然半晌。

    他对于自己这剑冢弟子这事,早已习惯成自然,一时间倒也没想到,此刻却是易了容。

    丐帮武功中,有掌法,也有棍法,但是偏偏,就没有剑法。

    万剑盟的盟主,不会剑法,这岂非会笑掉人大牙?

    霸剑山庄孟家父子几人,也皱着眉头对视一眼,孟老爷子的目光,已经从剑晨身上移往郭传宗处。

    在他想来,若无郭传宗的授意,一个普通的丐帮弟子,哪来自作主张跑上如此重要的擂台上捣乱?

    目光才一落定,却见郭传宗已然跳了起来,气冲冲对赵九星道:“怎么就不能上来了?”

    “我丐帮的武功里,也有剑法!”

    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郭传宗境界颇高。

    “丐帮……”赵九星的眼睛瞪得老大,目中有着深深地怀疑,道:“有剑法?”

    “有,怎么没有!”郭传宗一梗脖子,胡编乱造道:“丐帮的剑法,乃是我爷爷云游之前自创,目前帮中只有我这个兄弟一人练成,是以还未曾在江湖中显露过!”

    赵九星忽得冷笑连连,倒也不惧郭传宗丐帮小帮主的身份,手指直指剑晨,质疑道:“郭小帮主,你撒谎之前倒也先打打草稿。”

    “你这兄弟练成了郭怒帮主创下的剑法,那么,他的剑在哪里?”

    此言一出,郭传宗固然呃了一声,剑晨的面上,也是尴尬不已。

    他不欲被少林寺的人识破身份,所以在易容之后,千锋藏于袖中,而那把一见就是剑冢之物的逐风剑,却早在来之前,便交由郭传宗找了心腹暂时代为保管。

    是以他上台换下凌尉时,从外表看来,确实是两手空空。

    怎么办?

    千锋自然是不能拿出来的,于是,他也是一溜小跑,从擂台正中跑到郭传宗一侧。

    凌尉正站在郭传宗身旁,见他跑来,以为是要借剑,可是丐帮弟子哪里有剑?

    连将自己那把也是不凡的利剑递了上来。

    却不曾想,剑晨连看也不看他递来的长剑,反倒冲郭传宗招了招手,接了根丐帮特有的竹竿。

    啪嚓——!

    长长的竹竿被他握住左右两端,猛力在膝盖上一顶,断成两半。

    从中选了较短的一截,随意挥了挥,倒觉颇为趁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到擂台正中。

    恭敬道:“赵长老,在下有兵器啦!”

    赵九星见了,肺都差点气炸,怒喝道:“他-妈-的,万剑盟万剑盟,你拿半截竹竿上来做什么?”

    剑晨呃了一声,看了看手中的竹竿,心中颇为无奈。

    若他能用剑,如何不用?

    可是这事情也不能明说,若是让人知道,他根本连剑都不敢用,偏偏还敢跳上台来争这万剑盟主之位,那还不得被一人一口口水给淹死。

    当下无可奈何,只得学了郭传宗胡编乱造的本事,喉咙发干道:“在下武功太高,若用真剑,怕一时收不住手捅死两个,所以,还是用竹竿当剑好一些。”

    “我呸!”

    “好狂妄的小子!”

    他这一言出,根本不用赵九星开口喝骂,整个霸剑前院中,已从四面八方传来愤怒喝骂。

    只有纯阳剑宫那边,费仲的面色有着疑惑,他盯着剑晨的背影,一丝熟悉的感觉再度油然而生。

    这人,他绝对见过……费仲捂着脑门,想得极为痛苦,到底是谁?

    赵九星的怒容仍然未改,只听他怒火冲天道:“小子,你够狂妄,一个丐帮弟子竟然敢在天下剑门同道面前说出如此话来。”

    说到此处,众人骇然发现,赵九星立于台下的身躯,竟然缓缓变淡,突的微风袭来,淡到极致的身影一阵扭曲,随风消散无踪。

    与此同时,擂台上剑晨的身后,赵九星的声音接续道:“你若是想夺万剑盟主之位,也不是不行,打败我,算你胜十场!”

    剑晨回头,赵九星正立在他身后不远处,身躯挺立如松,面上仍然怒容不减,就仿佛他原本就是站在此处与剑晨说话,半点也未曾移动过。

    人群里,对于赵九星露的这一手,惊呼不已。

    “点苍派的镜花水月!”

    “不错,正是独步武林的镜花水月身法!”

    “啧啧,真是想不到,赵长老这几年闭关不出,修为增进竟然大增。”

    “可不是!刚才那残影,可是把咱们都给骗过啦!看来那狂妄的丐帮小子这回可惨了!”

    对于人群中的议论与嘲笑,剑晨半个字也没听进耳中,他此刻的心神,全然放在赵九星那句,算你胜十场上。

    胜十场对于剑晨来说,并无什么吸引力,毕竟以他现在的功力,连挑十个霸剑弟子,虽然谈不上轻轻松松,但至少有把握。

    此刻又不能动千锋,若真以竹竿与已达立派境界的赵九星对战,却也是件让人为难的事情。

    然而他先前情急之下随口胡说,却正践踏在在场所有剑门弟子的心坎里,光听台下的高声咒骂,他也知这会儿是犯了众怒。

    若是作为主办方的霸剑山庄也同意赵九星上台,倒也是件麻烦事。

    剑晨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脑勺,看向孟浩然。

    那么……孟浩然到底怒不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