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冷月连斩
    “在下凌尉,乃青城派弟子!”

    凌尉清朗的声音,响彻前院。

    但见他刷刷两下,舞了个剑花,手腕一甩,反手将长剑背在身后,傲然挺立,扬声道:“哪位上台讨教?”

    他说得气势凛然,一派高手风骨,眼睛却微不可查地往剑晨处眨了眨。

    剑晨微一愣,立时明白凌尉的用心。

    他这是去……帮自己打前站来了!

    百人斩打得是车轮战,虽然说是说不管是谁,都得打满一百场才有成为万剑盟主的资格,但是,任谁也看得出来,第一个上场的人,铁定会吃亏。

    先前孟浩然也是这般想法,担心无人上台而令气氛尴尬,这才直接留在台上,做那抛砖引玉之人。

    是以,对于凌尉的上台,孟浩然心中正是巴不得。

    凌尉立在台上,又一连问了两声,却仍然无人上台。

    台下众人面色各异,阴睛不定者有之,犹豫不决者也有之,甚至跃跃欲试之人也是不少,但却没人踏上最后一步,心底里打着的,都是先看看情况的想法。

    毕竟,就算无人上台,凌尉也不可能直接获胜而出,孟浩然可是提过,还有一百霸剑精英弟子等候在侧。

    果然,当凌尉第三次邀战之后,孟浩然暗暗叹了口气,把手一挥。

    踏踏踏——!

    随着他的动作落下,一排沉重的脚步声顿时从主位两侧响起。

    黄衣,重剑。

    左右各从前院两侧的小门中整齐划一地昂首走出五十人,走到孟浩然身侧站定,齐齐喝道:“少庄主!”

    一百人目中透着狂热,竟然只对孟浩然行礼,对于在侧的霸剑山庄真正庄主孟老爷子,却连看也没看一眼。

    对此,孟老爷子显得很是淡定,因为这一百弟子,本就是只属孟浩然指挥的,霸剑死士。

    孟浩然点点头,高声道:“既然众位尚有疑虑,那么,便由我霸剑弟子起个头,可好?”

    他手随意一挥,叫道:“从左至右,去吧!”

    “是!”

    一百弟子轰然领命,声震苍穹。

    左首第一位猛然单脚一踏,纵身上台。

    凌尉一见,双目精光闪烁,哈哈大笑道:“来得好!”

    当下身躯一晃,反手负后的长剑刷刷刷抖了三抖,三点寒星分上中下三路,若流星赶月,飘然疾落。

    凌尉身法极快,三剑出时,霸剑弟子的身形尚还在半空,躲闪已然来不及。

    却见他面色不变,陡然一声大喝,背后重剑只是眨眼间已横在身前。

    叮叮叮——!

    只听三声轻响,重剑上火星四溅,凌尉这三剑,被封堵得严严实实。

    嘭!

    声音响时,霸剑弟子已重重落下,却听他又是一声怒吼,双手使力,呜的一声,横封的重剑由下而上,拉起一道弯月。

    凌尉的身形,立时一分为二。

    哄的一声,台下陡然惊呼不断,谁也没想到,这才一两招之间,竟然如此血腥,就将人一劈两半。

    剑晨面色也是大惊,双拳陡然一紧,突然又放松下来。

    却见分成两半的身躯缓缓消散,竟然只是残影!

    刷刷刷刷——!

    重剑有没有劈中凌尉,那霸剑弟子凭着剑身上传来的劈在空气中的触感,自然比之旁观者更先一步发现真相。

    当下状若疯魔,身躯旋转间,一连十八剑连环怒劈,拉起十八道弯月。

    他雄壮的身躯包裹在这弯月之内,乍一看去,宛若昙花大盛。

    霸剑诀之——冷月连斩!

    叮叮叮叮——!

    弯月起时,霸剑弟子身周凭空迸溅无数火星,凌尉的身形,便在这火星中,逐渐显现。

    十八剑舞得滴水不漏,凌尉在这一瞬间不知刺出了多少剑,竟然全数被拒之门外。

    “好剑法!”

    剑起无功,凌尉却不急不燥,围绕霸剑弟子四处飘飞的身影中传来一声赞叹,身躯陡然一矮。

    他的身躯压得极低,一手撑地,持剑那手斜下一挥。

    嚓——!

    剑尖擦着地面,摩擦出无数火星,紧接着猛拉而起,已然被地面磨得泛红的剑尖如火龙抬头,竟然也带起一道火光迸溅的红色弯月,由下而上,突入霸剑弟子十八道弯月中。

    剑光挥洒间,细小火星闪烁不定,煞是好看。

    重剑到底不如轻剑灵活,凌尉只一瞬,便找准冷月连斩防御最弱的脚下,以此为突破口,顿时切入十八道弯月形成的昙花中。

    霸剑弟子一看,双手陡然翻转,十八道弯月立时合为一处,一抹凝重到有如实质的巨大月光至上而下,迎向凌尉拉扯出的这道火龙弯月。

    以月对月,火月对冷月。

    到底,哪一道月光会在猛然撞击下破碎泯灭?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时,凌尉的嘴角,骤然勾起一抹冷笑。

    紧握剑柄的手掌,突然一松。

    啪——!

    没了内力支撑,霸剑弟子的冷月剑芒连片刻迟滞也没有,立时将火龙弯月劈了个粉碎。

    砰——!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弃剑的凌尉身躯微侧,避开两剑相交之处,再猛然往前一踏,右手肘部狠狠一锤,正中霸剑弟子胸口。

    噗——!

    铛啷——!

    两声响同时响起,霸剑弟子突受重击,猝不及防下,一口血箭飙出老远,雄壮的身躯竟然抵受不住凌尉这一肘,被撞得噔噔噔连退七八步,突然脚下一空,掉下擂台。

    而被凌尉撒手的长剑,也在同一时间跌落在地上。

    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从霸剑弟子上台,到凌尉抢攻,最后霸剑弟子跌落台下,两人竟连气都没有换一口,便已分出胜负。

    台下大部分人,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本来犹豫不决的人,现在面色一片淡然,而本来还有些跃跃欲试的,现下却已犹豫不决起来。

    台上这两人展露出来的武功境界,已经不是一个普通门派弟子可以比拟,虽然许多人本也没奢想过当真能打下一百场,夺过盟主之位,大多还是奔着能在剑门同道面前露露脸的想法去的。

    可是这才第一场而已,不提凌尉的武功如何,就是孟浩然用来作磨刀石的一百位霸剑弟子,也已非一般人能对付。

    这要贸贸然地冲上去,就不是露脸,而是丢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