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约法三章
    反对?

    费仲一言出,先前所有极力赞成之人,顿时脑袋发懵。

    鬼兵域残杀无数剑门中人,便是连焚魂真人也惨死其手,可以说,纯阳剑宫与鬼兵域之间,也必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血仇。

    然而即便如此,从费仲口中,仍然吐出了反对二字。

    难道纯阳剑宫千里迢迢来此,并非为了鬼兵域之事?

    难道费仲的气量竟然小到如此地步,霸剑山庄说了一句错话,就能令他罔顾师父之死,负气而为?

    孟老爷子的目光,又看向赤星真人,求助道:“赤星道长,你看这事……”

    赤星真人却是连连摆手,摇头道:“孟庄主,你别来问我,此次纯阳剑宫下山,作得了主的只有费师侄,老道我只是来长见识的。”

    “费殿主。”

    司徒无双不知何时,已上了台来,望着费仲叫了一声。

    所有人心中只有佩服。

    这无双阁的隐匿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明明以司徒无双的身份,在此万剑盛会上,必然也是个引人注意之人,可是偏偏,只要他不说话,众人总是习惯性地将之忘却。

    只见他两条剑眉微微皱着,冲费仲直言道:“鬼兵域出,我剑门中人必定又是一场灾难,费殿主何必为了些许意气之事,罔顾他人性命?”

    言下之意,却是指费仲气孟逸凡不肯将所知之事如实相告,是以才在此关头欲想令霸剑难堪。

    “哈哈哈哈!”

    费仲一听,不怒反笑,摇头道:“司徒无双,枉你也是一阁之主,见识竟然如此浅薄,你以为我费仲,是如此气量狭窄的小人?”

    “哦?”司徒无双被他当众讥讽,却也不恼,剑眉微微舒展了几分,好奇道:“却不知……费殿主是作何考虑?”

    费仲脚下一跺,魁梧的身躯飞身上了擂台,看也不看孟凛然一看,虎目四顾,对台下各门派之人说道:“鬼兵域祸乱江湖,我辈正道之士人人得而诛之,这没什么可说,纯阳剑宫,也定当如此。”

    孟凛然喜道:“费兄,你言下之意……”

    “哼!”费仲瞪了他一眼,直接打断道:“一码归一码,对付鬼兵域与成立万剑盟,这是两回事,我之所以反对,却是不想诸位剑门同道被人误导。”

    司徒无双眼中精光一闪,接道:“费殿主此言从何说起?”

    费仲撇了一眼孟逸凡,哼道:“天下剑门,传承千年者有之,初创门庭者也有之,江湖百年,当中的恩怨纠葛不知凡几。”

    “单单一句万剑归一,就能将心中的嫌隙轻松抹去?”

    “如若不能,那这万剑盟自成立起,便埋有隐忧,仅凭如此脆弱不堪的联盟,恐怕不用鬼兵域来打,自己就得将自己拖死。”

    “此间关窍,恐怕并非只我一人看得透彻,那么……孟庄主又是为何想要一力促成万剑盟之事?”

    言下之意,竟直指孟逸凡没安好心,想让在场众门派尽皆覆灭于如此脆弱的万剑盟中。

    他字字厉言,每说一句,孟逸凡的脸色便黑一分,台下原本无数狂热的支持者,面色也是一僵。

    司徒无双也是连连点头,赞同道:“费殿主所言,也不无道理。”

    “两位,且听我一言!”

    孟浩然但见费仲三言两语,万剑盟之事只怕要黄,连急声道:“费殿主的顾虑,我霸剑山庄在发下英雄帖时,自也有着考虑。”

    “哦?”

    司徒无双看向他,侥有兴趣道:“不知少庄主对此,有何高见?”

    却不想孟浩然竟然先往少林普渡禅师这边躬了躬身,方才道:“我父自三月前偶然得了血剑后,顾及到霸剑安危,自是寝食难安,万般无奈下,亲自上了一趟少林。”

    “不错,老衲也曾听闻,孟老施主三月前曾上少林,与方丈师弟见了一面。”

    普渡禅师点头,证明了孟浩然的说法。

    孟浩然拱手谢过,才又道:“当日家父得普济方丈指点,这才想出万剑盟之事,一来,鬼兵域之人罪大恶极,早该当诛,二来,也是想借天下英雄之手,助我霸剑山庄渡过此难关。”

    郑重对费仲道:“所以,霸剑山庄,绝无费殿主担忧之意。”

    费仲冷笑道:“那么,不知孟兄又想如何解决我所提之事?”

    孟浩然回头看了看自己父亲,见他对自己微微点头,方才道:“此事也是多得普济方丈指点,万剑盟既然要成立,更要对付鬼兵域,那么,在选出盟主之前,咱们在座各位,就得先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众皆哗然,不禁议论纷纷。

    “如何约法?”

    司徒无双好奇问道。

    “其一。”孟浩然伸出一指,郑重道:“大家须得明白,万剑盟只是为对付鬼兵域而成立,不是武林门派,也非江湖帮派,盟中任何人,即便是盟主,除了对付鬼兵域之外,不可插手别派事务。”

    “嗯。”司徒无双微微颔首,赞同道:“不错,如此一来,盟中利益之争,便会小了许多。”

    又见孟浩然伸出第二指,道:“其二,万剑盟的盟主,并非武林盟主,其只在对付鬼兵域之事上,有权调度指挥盟中各派,其余事务,盟主一概无权干涉。”

    “最后一点!”孟浩然面现凝重,沉声道:“为了确保所选出的盟主不具半点私心,所以,各门各派位高权重之人,例如:掌门、长老等等,尽皆不能参选。”

    “并且……当选盟主之人,须得当众立下毒誓,从此退出所属门派,永不重回门墙!”

    此一言石破天惊,霸剑前院中,爆出轰然巨响,就连司徒无双与费仲的脸色,也是猛然一怔。

    退出门派?

    这个牺牲……作得可是有些大了!

    天地君亲师乃世间人根深蒂固的观念,师恩重若山,为了一个盟主之位,就要与师门脱离关系?

    这在许多人看来,是根本无法接受之事。

    “好。”费仲点了点头,道:“如此,万剑盟之事,纯阳剑宫,同意。”

    不论第三条如此令人难以接受,但孟浩然所说的约法三章,在费仲想来,倒也当能将他先前所说的隐忧尽数抹除,那么,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反对下去。

    当然,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建立在孟浩然所说属实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