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封经锁脉
    “你们在说什么呀?听不懂,听不懂!”

    当剑晨等人被萧莫何气势所慑,动弹不得时,一道稚嫩的嗓音响了起来。

    正是小萧萧嘟着小嘴,又跳又闹。

    他毕竟还是个孩童,虽然身负不俗的内力,到底心境尚幼,没头没脑的听了许久,竟然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小孩心性最是喜闹,这下无人理会他,顿时撒起泼来。

    他清脆的声音仿如一把大锤,一锤下去,便将森寒凝结的气氛砸出一道裂缝来。

    再一锤,冰寒之意轰然破碎。

    萧莫何阴厉的神情不复存在,他温和的笑着,伸手揉了揉小萧萧的脑袋瓜,弄得他两条冲天小辫颤来抖去,笑道:

    “好好好,不说了。”

    这一笑,宛如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安安暗暗松了口气,不由狠捏了剑晨搭在她肩上的手臂一把,轻声恼道:“花姐姐还没救,你顶他作甚?”

    萧莫何的耳力,当然极好。

    不待剑晨回应,他却扭头看向安安,温和笑道:“没关系,我不生气。”

    您那是不生气吗?

    管平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心中在大骂了萧莫何十八代祖宗的同时,也差点给他跪了。

    这次,再无人有说话的兴致,众人就这么沉默着,随萧莫何小心穿过大片药田,停在一间不大的竹屋前。

    萧莫何停了下来,笑道:“寒舍简陋,诸位莫要见怪才好。”

    剑晨从管平手中接过花想蓉,恳切道:“萧前辈,请恕小子先前无礼,还请施以援手,救救我的朋友。”

    萧莫何袖袍微微一挥,吱呀一声,竹屋的门便即大开,道:“带你们来此,自然是要救的,你且将她放于屋内。”

    剑晨大喜,应了声是,不敢怠慢,连小心翼翼进了竹屋。

    但见屋内环境极为简陋,不大的屋内,除了同样用竹子做成的一床,一桌,便是连把椅子也没有。

    他见此,心中没来由的一酸,堂堂医仙居住之所,竟然简陋至此,突然对先前顶撞萧莫何之事,起了些许内疚来。

    将花想蓉放于竹床上后,萧莫何领着众人也跟了进来,顿时,不大的竹屋内挤满了人,显得拥挤不堪。

    “前辈……”剑晨看他进来,一时竟有些不好开口,只是定定望着他,眼中满是渴求。

    萧莫何看了,摇头笑笑,无奈道:“你这人……”

    也不耽搁,径直行到花想蓉身边,宽袍中伸出一指,轻轻搭在她脉搏上。

    “咦?”才一搭上,萧莫何就惊讶道:“九转定魂丹?”

    安安心下大是佩服不已,医仙果然就是医仙,才一搭脉竟能准确报出九转定魂丹之名。

    不禁好奇问道:“萧前辈知道此药?”

    这药是她的,若非有定魂丹,花想蓉定然当日都活不过,此刻被人一语道破,安安心中也有些立了大功的欣慰。

    却不想萧莫何头也不抬,面无表情道:“当然知道,我炼的。”

    “啊……”安安惊讶地张大了樱桃小口,一时没了言语。

    九转定魂丹乃是她爹爹当年花了重金寻来,一直放在她身上,以备生死之危。

    却不想,正是萧莫何所练?

    “喏,小姑娘。”萧莫何专注地搭着脉,口中又道:“看见那张桌子了么?上面有个朱红色的瓶子,你去拿来。”

    安安连忙应了一声,以为萧莫何要对花想蓉用药,不敢怠慢,连往旁边摆满瓶瓶罐罐的竹桌走去。

    左看右看,仔细挑拣一番,依言从中挑出一瓶朱红色的小瓶来,递与萧莫何面前,问道:“前辈,可是这瓶?”

    萧莫何瞟了一眼,道:“对。”

    却不去接,说出一番惊得安安差点撒手的话来:“这里乃是十粒九转定魂丹,你且收好了,以后莫要再用残次品给人吃,白白坏了我医仙的名头。”

    “残……次……品?”

    安安的九转定魂丹保了花想蓉七日性命,好不容易才来到万药谷,此刻从萧莫何口中说出,竟然只是残次品?

    不光安安,就是剑晨与管平,一时间也有些发懵,呆若木鸡。

    “可不是。”

    萧莫何笑道:“你的那粒,乃是老夫几十年前炼废之物,只可保人七日性命,而真正的九转定魂丹,足可保九九八十一日而不死。”

    “你说,是不是残次品?”

    安安的神情,有些悲愤。

    她喂花想蓉那粒,爹爹不知花了多少尽力方才弄到,此刻别人随口一说,便给了她十粒更好的。

    这人比人,得死。

    “嘻嘻嘻——”

    小萧萧看着剑晨等人呆头鹅一般模样,甚觉有趣,嘻嘻哈哈地左看右看,乐不可支。

    “竟然是天陨寒芒?”

    萧莫何的手,已然缩了回来,他的眉头在众人眼中,第一次皱起。

    剑晨心中一凉,花想蓉的伤势,竟然连萧莫何也觉棘手?

    连急切问道:“萧前辈,可有救治之法?”

    萧莫何沉吟半晌,缓缓道:“救自然是有救。”

    此言一出,屋内整齐划一,响起一片松了一口大气的声音。

    “你们先别忙高兴。”只是萧莫何的面色却不见轻松,又道:“有救,和能救,是两码事。”

    剑晨的心,又狠狠揪了起来,冲口问道:“萧前辈是何意?”

    萧莫何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道:“天陨寒芒材质特殊,便是唐门也只做了三匣,你的朋友能挨上一匣,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他不理剑晨慢慢涨得通红的脸色随时有爆走的倾向,又道:“每一匣天陨寒芒共有五百七十二枚细若发丝的铁针。”

    “这些铁针若有一半没入人体内,那便是封经锁脉,经脉大损而死。”

    看了看花想蓉,叹息道:“这位姑娘体内,怕是中了全部吧?若非那残次的九转定魂丹,早在六日前,她就得死了。”

    “若想救活这位姑娘,目前唯一的法子,便是要将这五百七十二根铁针,尽数从她体内取出,否则,就算是我,也回天乏数。”

    剑晨愣了一会,眼前浮现出花想蓉替他挡针的一幕,呐呐道:“怎么取?”

    “很难……”萧莫何叹息着,又在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