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往日
    安安扶着剑晨,管平抱着花想蓉。

    萧莫何带着众人,往谷内行去。

    这片花海颇大,众人走了有小半个时辰,方才走到边缘。

    剑晨斜靠在安安瘦小的肩膀上,回头望了一眼,心中对萧莫何的佩服又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走路得走小半个时辰的路程,萧莫何竟然可以在无遮无挡的花海中,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当场。

    这份功力,几可达神人之境!

    穿过花海,从枝繁叶茂的林间越过,入眼便是茫无边际的药田。

    当中药材莫说剑晨,就是见识极广的安安,也有许多未曾见过。

    药田中浓郁得化不开的香气扑鼻而来,惹得安安深深吸了好几大口,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她小心扶着剑晨,向萧莫何问道:“萧前辈,那山崖边的大黑雕是你养的么?”

    “是。”

    萧莫何此刻正牵着小萧萧胖呼呼的小手,小心谨慎的下着脚,不让小萧萧踩坏他一颗药草,一边头也不回的应道。

    此刻诸事稍霁,萧莫何也已答应医治花想蓉,安安心情大好下,好奇心立时涌了起来。

    不由问道:“先前我听这小朋友说,这些黑雕最是良善,只要有人堕崖,都会尽力施救,那为何……”

    她咬着嘴唇思虑着,尽量考虑着不会引起萧莫何反感的措辞。

    却听萧莫何笑道:“你是想问,为何四十年来如此多人跳下来,能出谷的却只有三个?”

    安安尴尬地点头,“正是。”

    在她想来,萧莫何这人其实不错,不仅温和,那三拳的考验也是放足了水,否则,世上有几人能接得下他光是拳势就能让剑晨吐血的一拳,莫说还是三拳。

    所以,在安安想来,只要有勇气跳下来的,定然能够得到萧莫何的救治,可是偏偏……就只有三人。

    萧莫何在前方慢悠悠地走着,边走边道:“首先,当年的我可不是这般模样。”

    他身形微微顿了顿,复又往前行,似乎陷入回忆中:“当年老夫医术有易水问脉,武功得了青阳皓月诀,一医一武,正是少年气血,学有所成时。”

    “凭着医武两诀,老夫仗剑挂酒,行走江湖何等快意。”

    “可惜……”他轻轻摇了摇头,语气中有着自嘲:“到底血气方刚,终于惹下大麻烦,被对头人一路追杀下,几可用九死无生来形容。”

    “便是我所有的至亲之人……”他一直从容不近的身躯竟然有了些许颤抖,显然激动至极:“也在此劫祸中,离我而去。”

    剑晨的目中,渐渐起了变化。

    原来,强如万药医仙萧莫何,也有着与自己相似的仇怨。

    “所以。”安安小心道:“你才在万般无奈下,躲入万药谷?”

    萧莫何所说的事情,当以发生在四五十年前,就连安安,也只知他四十年前创立万药谷,至于原因,却未可知。

    “不错!”

    萧莫何的身躯重又稳定下来,身上散发着淡淡地威压,沉声道:“当日老夫机缘巧合下落入此谷而不死,凭着天下无双的医术,花费十年光景,方才治好伤势。”

    剑晨与安安面面相觑,江湖医仙榜首,竟然需要十年时间才能治好的伤,到底有多重?

    却听萧莫何继道:“当日老夫至亲全失,苦苦挣扎,欲想随之而去,又不甘仇人逍遥。”

    话至此处,安安突然小手掩上嘴巴,似乎明白了什么,惊道:“所以,你……”

    剑晨的眉头也已皱起,似有所悟,只有管平,茫然的双目一会看看前面,一会看看侧面,一头雾水。

    “你们很聪明。”萧莫何淡淡笑道:“所以当初老夫立下的救人规矩,便是想,找帮手!”

    安安理了理思路,接道:“你的仇家定然十分强大,所以,你意想中的帮手,必须得有过人之处,兼且胆识不凡。”

    这次,萧莫何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剑晨虚弱地将话头接了过去,道:“入谷第一步,跳崖,这便已是考验,考的便是来人的胆量,有没有勇气敢往万丈深渊中跳。”

    “但是……”他思虑一会,又道:“但凡有求于医仙榜首之人,定是身有不治之症,是以在明知活路无望的情况下,敢往下跳的人,应该也是不少。”

    安安惊讶看了他一眼,笑道:“傻子,多日不见,你竟然聪明了许多!”

    剑晨冲她微微一笑,花想蓉治愈有望,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接续道:“所以来人下了谷底之后,紧接着,便有第二重考验。”

    “不错,第二重考验,便是三拳。”

    萧莫何停了下来,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应道。

    “萧前辈的三拳……”剑晨回忆着那恐怖的一拳,眼中还有着震惊,“不,哪怕只是一拳,那拳势笼罩下,足以令人陷入比死还可怕的绝望中。”

    “这种恐惧已然超脱生死之外,又是在安全落入谷中,心中燃起一丝生机的一刻,定能将人最本能的反应表露无疑。”

    “所以。”剑晨面色肃然道:“第二重考验有着两个目的,其一,再度测试来人的胆量,其二,来人的武功,是否能成为萧前辈的帮手!”

    “小兄弟,你果然不错,当日老夫定下规矩,正是抱着如此目的。”

    萧莫何也不否认,爽快点了点头。

    剑晨默然,心中对萧莫何的做法并不认同。

    以医挟人。

    他在给了人生的希望的同时,又将之引入更深沉的绝望中,为的,只是自己的私欲。

    难道报仇……就非得如此?

    与萧莫何有着相似经历的剑晨,此刻心中五味杂阵,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小兄弟是否觉得,老夫的做法过于偏激了?”

    剑晨身上的气机变化,逃不过萧莫何的感知,不禁问道。

    “是。”

    剑晨抬眼,目中一片清明,明知不是对方一敌之将,仍不畏惧。

    呼——!

    萧莫何陡然转了过来,直视剑晨,威严的面目再度浮现,铿锵之音响彻药谷:“不错,老夫当日,几已入了魔道,为了复仇,可不惜任何手段。”

    面色突然一黯,“若非当日那三人乃江湖中顶尖的刺客,在感激老夫救治之下,潜伏仇家身边十年,终拼了个同归于尽,替老夫化解了这段血仇之恨。”

    “不然你以为,若老夫还是当年之人,凭你几个的微末功夫,还能活?”

    萧莫何身上的气势,陡然大变,阴森冰冷之极,宛若地狱厉鬼。

    冰寒之意激得在场所有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