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宗师之威
    “哈哈哈,小兄弟倒也重情有义。”

    萧莫何看着重新站在他面前的剑晨,深邃的眼眸里泛起赞赏之意。

    却又微摇了摇头,叹道:“可惜,这规矩老夫定了四十年,却也不能就此废了。”

    “明白。”剑晨看着他,面上没有丝毫表情,摊起一手,道:“萧前辈,请!”

    “好!”

    萧莫何大叫一声,宽大的袖袍无风而动,只片刻,衣衫高高撑起,鼓胀欲裂,他原本修长的身材看起来,顿时增大了两圈。

    他身形不动,平地竟突然起了一阵狂风,呼号间,脚下花草无不深深压弯了腰,紧紧贴于地上,仿佛平民百姓陡然惊见天之帝皇般,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宗师之威,竟已至此!

    安安与管平两人面色悚然大变,禁受不住狂风呼啸,瑟瑟然往后退了三步,这才勉强站定。

    只有小萧萧,不知是他本身内力深厚,还是有萧莫何刻意保护,仍然站在萧莫何身侧,此时正拍着手跳脚笑道:“好啊好啊,爷爷打他!”

    “小兄弟,此拳,无名!”

    萧莫何脸上的温和笑意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换上的,却是一副威严的面孔,一字一顿道:“你此时后悔,还来得及。”

    一拳,又是一拳。

    剑晨从黑龙寨下来,路遇雷虎,也是位擅长一击必杀的高手。

    可是,雷虎那霸气绝伦的雷虎啸天拳若放在此处,与萧莫何连名字也懒得取的一拳比起来,却如飞砂与巨石之别。

    更别说,他就连雷虎啸天拳,也接不下。

    即便如此,剑晨的面上也没有任何犹豫,明知接不下,却连一丝畏惧也没有,在狂风中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五个字来:“请,前,辈,赐,教!”

    “好!”

    萧莫何不再多言,大叫一声,拳出。

    天崩,地裂!

    啪,啪,啪,啪,啪——!

    随着这一拳击出,空气中骤然响起连环炸裂,每一声响起,萧莫何的拳势便强盛一分。

    待冲至剑晨身前时,那拳势若泰山崩塌,威不可言。

    一拳出,竟又叠加重重暗劲,此拳,天下谁人可挡?

    剑晨的骨骼被压迫得咔咔作响,萧莫何明言要受他一拳,那么,此拳便不能躲。

    更何况,就算想躲,如此拳势压迫下,又如何能躲?

    他咬着牙,早已握在手中的千锋陡然双分,阴阳破氤棍现于人前。

    不是他不想用纯防御的天纹银伞,却是见萧莫何拳势逼人,怕那银伞薄薄的伞面在这拳势下,如同窗户纸一般,一捅即破。

    一黑一白两棍交叉护于身前,剑晨丹田中的混沌内力倾刻间抽之一空,全数被他灌入阴阳棍中。

    将头一埋,整个人蜷缩着,尽量藏于棍后,身形一矮的同时,也避过了拳势最盛之处。

    阴阳破氤棍在他疯狂地内力输出下,黑色的阴棍越发深邃如墨,白色的阳棍也越发银光耀眼,实已到了他此刻所能作出的最强防御。

    瞬间,拳至!

    嘭,嘭,嘭,嘭,嘭——!

    重重拳势先于拳头一步,砸在阴阳破氤棍上。

    每一重暗劲碰上交叉双棍,便爆起一声炸响,每挨上一重暗劲,阴阳棍上的光辉便黯淡一分,每一次暗劲与双棍的震荡,剑晨便吐上一口血。

    最擅防御的混沌内力遇上萧莫何的无名之拳,竟连一丝丝防御的功效也没有做到,倾刻间,溃不成军!

    安安的双手捂着嘴巴,眼泪如断了线一般不停往外冒,如此重拳砸下,剑晨,如何不死?

    转瞬五重暗劲爆完,拳势透体而过。

    最后一重暗劲炸起时,剑晨再也拿捏不住阴阳破氤棍,随着拳势一冲,双棍从双手中甩脱,荡出老远。

    萧莫何真正的拳头来临时,正是剑晨空门大露时!

    “不——!”

    安安再不忍看下去,双膝一软,跪坐于地,绝望地仰天长啸。

    “姑娘报答救命恩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刹那间,她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与剑晨相遇时的场景。

    那个红肿了半边脸,面色略有些尴尬的清秀少年,仿佛还站在她面前,永远,永远……

    啪——!

    拳头碰上胸膛的清脆声音就此传来。

    这一响,立时将安安恍然中所见的画面,击成粉碎。

    那个清秀少年,也在这一声响下,作成无数碎片,飘散无踪。

    她双手掩着面,不敢去看前面的情景,无声的泪水却随着手指缝狂涌而出。

    突然,有人在她肩头轻拍了拍。

    安安正伤心欲绝,自是不理,娇小的身躯哭得颤抖不止。

    那人竟然不死心,又执着地在她肩头拍着。

    仍然不理。

    “哈哈哈,小兄弟,你很不错。”

    萧莫何的笑声便在此时传来。

    安安的心头,立时火起,人都死了,你还假惺惺发什么感叹!

    她全身气血往脑门上涌着,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喝道:“萧莫何,我与你拼……咦?”

    一张嘴角挂着血迹的清秀面孔就蹲在她面前,被她突然站起来的冲势所带,竟然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这人,正是先前在她脑海中被击成碎片的,剑晨。

    “小姑娘,你要与我拼什么?”

    萧莫何站在剑晨身后,冲安安眨着眼睛,那副威严的面孔已然消失,温和的笑意再度挂在脸上。

    安安没有意想中的狂喜,反而有些发怔,她的小脑袋茫然四下张望,却见管平也正抱着花想蓉,嘴巴大张着变成了化石。

    “安安……”剑晨坐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向她招着手,努力笑道:“萧前辈的一拳,我,我挡住了。”

    好不容易说完一句话,他猛得咳嗽了几声,飞溅出几滴血花沫子,又喘着粗气,伤势着实不轻。

    “这……这是怎么回事?”以安安的聪慧,小脑袋此刻也有些转不过弯来。

    她闭眼前明明见到剑晨连萧莫何的拳势也挡不住,那足以令泰山崩塌的一拳,就在下个呼吸间,便要印在他毫无防守的胸膛。

    可此时……怎么会?

    萧莫何笑道:“老夫这拳,重的是势,至于拳力,却是没有,只有形,没有实,这拳,如何杀得了人?”

    “若是旁人来接,恐怕在拳势刚起时,便已吓得屁滚尿流,难得小兄弟不闪不避,竟然还连吃五重暗劲,这份胆识,这份功力,老夫只有佩服。”

    他又冲安安眨了眨眼,调笑道:“小姑娘,眼睛哭肿了,可就不漂亮啦!”

    安安的俏脸,再度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