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轻一点
    孩童嘻嘻笑着,像大人一般胖墩墩的小手互捏了捏。

    可惜没有爆豆子般的炸响,这令他很是不满。

    若不是在这样的环境,又有着那样的心绪,安安定然对这孩子喜欢得不得了,早就冲上去捏捏他胖呼呼的小脸。

    管平哈哈大笑:“小娃儿,快来打,咱们还得办正事。”

    那孩童撅着小嘴,慢慢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嘿道:“傻大个,你蹲下!”

    “蹲下?”管平愣了愣。

    孩童的小拳头比了比,气道:“你饭吃多了,长那么大个,我打不着!”

    管平又是一阵畅快大笑,低头看了看,孩童方才比他小腿高出一点点,确实打不着。

    他依言蹲下身来,伸出一掌放在孩童眼前,笑道:“来来来,往这里打。”

    “好。”孩童深吸一口气,小小的脸庞有了一抹凝重,突然跨步,冲拳!

    “嘿——!”

    吐气开声,幼小的胳膊威势竟然不弱。

    随着拳头一同奔来的,还有狂风,管平的双目猝不及防之下被风一次,紧紧眯了起来。

    砰——!

    便在此时,他陡然感觉似乎被生死台上那块巨石砸中一般,一股巨力传来,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喉咙里只“唔”了一声,巨大的身躯如同天外陨石一般狂轰而退。

    这一切来得太快,直到此刻,剑晨与安安两人脸上,才开始出现惊讶的神情,目中一花,管平硕大的身躯带着呼啸,从他二人身旁飞过。

    扑通——!

    直飞了五六丈远,才掉了下来,又在地上擦出老远,砸死花花草草无数,花海中,留下一道既宽又长的伤痕。

    “光头!”

    安安不可思议看了孩童一看,惊叫一声,就要往管平处跑。

    “别担心,我又没使力,他还死不了。”

    孩童的声音适时响起,安安回头,只见他揉着小拳头,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明明白白写着不满:“傻大个好厚的皮,打得我手疼。”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管平便在此时,沾着满身花草碎屑,昏头昏脑的撑了起来。

    他的眼中,尽是迷茫,浑然不知先前发生了何事。

    那小娃儿的一拳……竟然有如此威力?

    打死他,也不敢相信。

    莫不是有高手在背后相助吧?

    管平一双眼睛,滴溜溜尽往孩童身后瞧,欲想找出那暗中出手的“高人”来。

    那孩童见他模样,顿时气道:“傻大个,你瞧什么瞧?打你的不是别人,就是我!”

    见他还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孩童小脚往地上跺了跺,挽着袖子就往前走,小嘴里喝道:“哎哟哟,你还不信是吧?再来一拳!”

    他摆开架势,却被一人拦住去路。

    准确的说,是两人。

    剑晨横抱着花想蓉,挡在孩童与管平之间。

    孩童小小的身躯里竟然能蕴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这也是令他吃了一惊。

    不过……此刻对于剑晨来说,并不是个适合吃惊的时候。

    “小兄弟,接下来换我接受你的考验如何?”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把花想蓉放在旁边,一边对孩童说道。

    “好啊。”孩童对剑晨的印象倒也不差,很是爽快地同意了,想了想,又好心提醒道:“每人只有三拳的机会哟!”

    “要是你们没人接得住我三拳,可没人理你,就得饿死在万药谷。”

    剑晨直起身来,往旁边动了动,离花想蓉远了一些,才点着头,道:“明白了,如此,小兄弟便请指教。”

    他脚下不丁不八的立着,一点也没有因为管平被轰飞而受到什么影响,面色平静至极。

    “好,接……”

    孩童跃跃欲试,揉了揉小拳头,一拳头正要轰出,可是他接招二字才说了一半,陡然一停。

    “等等!”

    剑晨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抬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只听他缓缓道:“小兄弟,呆会出手,你可得轻点。”

    对方毕竟只是个小小孩童,剑晨自己的情况,自己当然清楚,他可不希望这惹人喜爱的小孩子受了什么伤。

    “嘁……”

    哪知孩童一听,顿时不屑地撇了撇嘴,心想这人看起来倒不错,没想到却是个临阵退缩的脓包,连傻大个都不如,哼!

    到底小孩心性,又不明剑晨情况,当下小脸上仍旧笑着,暗地里却运足了内力。

    你叫我轻点,我偏偏重点,打死你活该!

    呜——!

    比之打管平那一下更加石破天惊的一拳轰至。

    剑晨比管平矮得多,是以倒不用再叫他蹲下,小小的拳头也能轰中小腹。

    “唉……”

    剑晨微叹了口气,为何不论他说真话还是假话,总有人不信?

    “剑少侠小心!”

    管平惊见孩童威势,有了前车之鉴的他当然不敢再小视,但见剑晨只是那么站着,全然没有半分动作,不禁惊呼出声。

    倒是安安,面上古井不波,一片淡然。

    砰——!

    轰然巨响中,一圈肉眼可见的圆型气浪波散开来,震起花叶纷飞。

    气浪中心点,一道人影有如离弦之箭,随着气浪被震飞而去。

    管平瞪大了眼,鼻尖上尽是汗珠。

    他如何看不出,这一拳,比他受的那拳,力道还要强猛得多,那么,孩童一拳,他就得飞,换了剑晨,又是如何?

    花叶漫天,一时遮蔽了他的视线,那道轰飞的身影,到底是谁?

    扑通——!

    这一个呼吸间,对管平来说无比漫长,在他焦急等待中,人影落地的声响清晰响起。

    这得有……他目瞪口呆,得有五十来丈吧!

    远远的,那道在管平眼中已成为小黑点的人影挣扎着,半响爬不起来。

    正要回头去看还站在原地的是谁,陡然,一道清脆且稚嫩的哭声传入耳中。

    “呜呜呜……疼死我了!”

    听到这声音,管平傻呵呵乐着,松了口气。

    不用再去看,此时立在原地的,定然是剑晨无疑。

    那孩童此刻正抱着小手,哭得稀里哗啦,心中委屈郁闷至极。

    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明明是自己进攻,而且还打的是人身要害的丹田,为何不仅一拳轰上去就像轰在铁板上,并且从对方身上,还突然生出一股不弱于他那一拳的力道,反而将自己轰得飞了五十来丈?

    他却不知,剑晨一身玄冥诀内力,全数压缩在丹田中,打丹田……倒是正好令混沌内力连运转的功夫都省了。

    守株待兔之下,反震力如何不猛?

    “爷爷,爷爷!”

    孩童哭了一会,陡然大喊道:“我被人欺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