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章 你若死我怎活?
    “从这里跳下去?还有不死的?”

    管平的眼睛瞪得几乎要裂开来,怒道:“开什么玩笑!”

    他三两步跑到崖边,往下一望,顿时头昏眼花。

    那山顶往下,云雾缭绕,以他目力所及,根本望不到尽头。

    他又不死心,左看右看,好不容易捡了块拳头大的石子,往山下一丢,侧耳倾听。

    ……良久,并无回声传来。

    这才惊怒道:“这不是耍人吗?”

    “我看这萧莫何,根本就是一庸医,自己没本事救人,便弄出些玄虚来,好教人试不了他真假!”

    他来到剑晨身边,拉着袖子,气道:“走走走,剑少侠,咱们莫要信了萧莫何的鬼话,凭白白丢了大好性命!”

    剑晨被他拉着,却是不动,一双眼睛仍然望着安安。

    安安见此,摇头叹道:“光头,你莫要激动,萧莫何的本事,确实不负医仙之名。”

    “虽然此山名不见经传,但四十年来,倒也有不少人曾经从这里往下跳过。”

    管平一愣,竟然真有不怕死的?

    不禁好奇问道:“那他们……?”

    “都死了。”安安面无表情。

    啪——!

    管平两手一拍,摊在胸前,“这不就结了?还是骗人的!”

    剑晨听了,眼角微微一抖,蒙了黑雾的眼眸中,透出一阵失望来。

    安安见他如此,心中不忍,终于又道:“除了……三个。”

    “三个?”管平怔了怔,“你是说……有三个没死?”

    “对!”

    “这三人本也是身中剧毒,走投无路之下,抱了必死之心往下跳,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三人必死无疑。”

    安安的面上,也是有着一丝奇怪的神色,缓缓道:“可是,半年之后,竟然有人见到这三人重又出现在江湖中,不仅如此,就连身中的剧毒,也全数解去。”

    管平嘴巴张了张,半晌才道:“真有此事?”

    突然一拍脑门,懊恼道:“哎呀,早知如此,咱们就该先去寻这三人,说不定就能打探到他们出谷之路。”

    “总不会,是从谷底又飞回山顶的吧?”

    安安略有些莞尔,笑道:“这都是些旧事,那三人死了至少有十年,你去哪里问?”

    “更何况……萧莫何早料到必有人打探这三人出谷之路,是以在送他们出谷时,一人给了一颗药丸,强令三人在出谷之时,立即服下。”

    说到这里,她也有些无奈,叹道:“那三人出于对萧莫何的感激,果真一出谷便吃了药,结果那药丸竟然能够抹除人的一小部分记忆,恰好抹掉的,正是如何出谷这一段。”

    学着管平的样子,安安也摊了摊手,叹息道:“所以,若要入谷,还是得从这里跳下去。”

    “安安。”剑晨突然开口,声音中带着些沙哑,问道:“这是四十年前的旧事,如今萧莫何……是否还在人间?”

    安安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回道:“定然是在的,否则,江湖医仙榜的榜首位置,就得更替。”

    “好。”

    剑晨点了点头,应道。

    他也不去问安安,水月府到底神通广大到什么地步,萧莫何死没死,竟然如此肯定。

    水月府对他突施暗手,是以他虽然对其并无好感,但……

    只要是安安说的,他便相信。

    一个好字出口,剑晨再不言语,抱着脸白如纸的花想蓉转过身去。

    一步一步,脚步坚定至极,不消片刻已来到崖边。

    “剑少侠,你……”

    管平眼睁睁看着他,想劝,又不知如何去劝,犹犹豫豫才只说了四个字,但见崖边人影一花,眨眼间已不见踪影。

    没有丝毫迟疑,剑晨纵身一跃,已往那云雾缭绕的山谷中,跳了下去。

    管平愣了愣,跌着脚叹道:

    “剑少侠,你……”

    一样的话语,却有着另样的心绪。

    安安双目一闭,滑落两行清泪。

    再度睁开,已有了决绝。

    她一边迈步往山崖边走,一边轻声道:“光头,你回去吧……”

    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管平怔愣地扫向四周,偌大的生死台上,除了他,便只余一块巨石,同行而来之人,一前一后,俱都跳了下去。

    “疯了,都疯了……”

    他口中呐呐自语,双目陡然一凝,跺着脚大怒道:“他-妈-的,死便死了,我管平何尝又是怕死之人?”

    猛然疾冲两步,闭着眼睛重重往地板上踏了一脚,啪裂一声,竟将一块上好的青石板踏成两半。

    借这一踏之力,拼了老命往山崖边跳了去。

    生怕动作慢了半分,心中好不容易积下的勇气,就此烟消云散。

    呼——!

    闭着眼睛,听觉却放大到极致,他的耳中山呼海啸,震得脑袋嗡嗡作响。

    事已至此,死,多半是死了,那还有何好怕?

    死到临头,管平心中原本有的一丝畏缩竟然倾刻间化为乌有,随即而来的,却是充满胸膛的豪气干去。

    就是死,也得死得轰轰烈烈!

    他的眼睛猛然睁了开来,欲要将这死前的最后一幕,明明白白看个清楚。

    岂料,他双目刚一睁,眼前的一幕竟让他随之惊讶起来。

    原来他闭眼之时,萦绕在山间的云雾早已穿过,此刻视力前所未有的好。

    于是在远远的下方,管平惊然见到两个小黑点。

    那似乎……是雕?好大的雕!

    雕背上……他下落中,双手不敢置信地使劲揉了揉眼睛,雕背上,竟然坐了人?

    还未待他再看清楚,陡然从斜上方,传来一声高亢的啼鸣。

    唳——!

    管平勉力往声音来处看去,顿时又惊又喜。

    一只浑身闪耀着金属般光泽的黑色大雕,正如同闪电一般,疾速向他俯冲而来。

    只一刹那,黑雕便已到他近处,此刻离得近了,管平才惊然发现,此黑雕的体型,竟然比他还要大得许多!

    那一双宛若钢筋铁骨的羽翼展了开来,怕不得有两三丈长!

    他顿时升起一股劫后余生之感,有了先前的发现,他如何不知这黑雕是来救他。

    当下手舞足蹈大喊:“好雕儿,快来救你爷爷!”

    岂料这雕似有灵性,那双锐利的雕目一见管平硕大的体型,突然竟人性化般露出一抹惊惧。

    双翅一展,俯冲之势立止,竟然就要飞走。

    管平大惊失色,怒道:“好畜生,嫌弃你爷爷重么?”

    当即双手在空中胡乱一抓,也算他运气好,当真捉住正要高飞的雕爪上,顿时像抓住救命稻草,死死不松手。

    唳——!

    那黑雕又是一声长啼,当中竟然有着一丝悲愤,拼力扑腾着翅膀,带着管平往地上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