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死台
    万药谷名震江湖,其声望不弱于武林中任何一个大门派。

    但,万药谷中,只得一人。

    之所以只有一个人的万药谷名气如此之响,乃是因为一个榜。

    江湖医仙榜。

    这份榜单虽然变动频率极小,终归也有一些变化,但榜首的位置,却始终就这一人。

    万药医仙——萧莫何。

    “生死由天定?”

    管平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忿道:“这是一个大夫该说的话吗?”

    安安白了他一眼,道:“人又没说不救你,只要你有胆量把命交给老天来定夺。”

    “能活,就有救。”

    “还有这回事……”管平挠了挠脑袋,担忧道:“那不是很危险?”

    “安安姑娘,你既然有九转定魂丹这种奇物,不如再给花小姐吃颗九转还魂丹、回魂丹什么的,也免了咱们生死不知的困扰啊。”

    安安气得笑了起来,嗔道:“死光头,你以为我是神仙不成?就这一颗九转定魂丹,不说价值连城,也是有价无市了,至于吃一颗丹药就能让人死而复生什么的,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死而复生四字一出,行走在前面的剑晨明显身形一顿。

    安安自知失言,小手捂上嘴巴,气恼地踢了一脚管平:“都是你,胡说些什么!”

    三人再也无言,各自压抑着,只顾往山顶行去。

    管平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此处离山顶……不远。

    约摸只走了二里来地,脚下突然无路,再抬起头来,豁然开朗。

    万药谷乃是坐落在距长安城六百余里处的无名群山中,萧莫何此人向来喜静,不欲被人三天两头打扰,是以世人皆知有万药医仙,却大半不知万药谷到底在何处。

    而那小半知道万药谷所在的,却又不知该如何入谷。

    此处山顶不大,只有二十来丈见方,可奇怪的是,三人在登上山顶的一刻,脚下所踩的,便不再是泥泞崎岖的山路,而是由一块块方砖铺的方方整整的青石地板。

    谁人有此闲情雅兴,在一处无名高山的山顶上,弄出一块规整的地板来?

    三人均没有对此表示出丝毫好奇,因为……此刻在他们眼前,还有另一件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事情。

    在青石地板的正中位置,突兀的耸着一块十来成年人才能合围的巨大岩石,长久的风吹日晒下,巨石的表面已显得有些干裂,想来立于此处的时日,已然不短。

    在巨石正对剑晨等人的一面上,竟然被人龙飞凤舞地刻着三个鲜红的大字。

    每一个字,都是一人多高。

    生死台。

    三人被这巨大苍劲的笔锋所慑,一时间均有些怔愣,半晌作声不得。

    “生死台?”隔了许久,管平皱着眉头走前两步,他的身高也算高大,但也得高仰着脑袋才能将三个字看完整。

    待他走得近了些,面色突然大变,惊道:“喂,你们快来看!”

    “这些字迹……竟然好像是以手指刻上去的!”

    他一边惊呼着,一边伸出一指,试着往那最下方的“台”字笔划中戳了戳,竟然刚好一指!

    安安皱眉道:“你平常不关注天榜么?这萧莫何除了是医仙之外,武功也是深不可测,近些年虽然隐居,但是稳占天榜前二十之位。”

    “能以手指刻石,又有什么稀奇,就是剑冢的伍元道长,也能做得到!”

    她展颜一笑,偏过头来看着剑晨,温和道:“对吧?”

    以安安的骄傲,此时竟需要以拍马屁的方式来逗剑晨说话,可想而知,六天六夜日夜兼程的赶路中,剑晨的沉默对她来说,有多压抑。

    剑晨的目中仍然没有焦点,即便是那震慑人心的鲜红大字,也没有令他动容半分,对于安安的笑颜,他只是平静地问道:“怎么进?”

    怎么进?

    他此刻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进万药谷,救花想蓉!

    安安神色一黯,柔软的心房里仿佛被人狠狠揪了一把,痛得她连呼吸都为之一滞,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安安竟然生出后悔与羡慕交织而成的情绪来。

    后悔的是,当日为何自己不再跑快一些,如此,替这个傻子挡下天陨寒芒的,就该是自己。

    于是,此刻就该是花想蓉站在自己的位置,羡慕地望着他怀中昏迷不醒的自己。

    到底从何时开始,自己竟然对这个傻子,情根深种!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让人呼吸不能的沉寂。

    安安不言,剑晨不语,再加上本也不能言语的花想蓉,三人就那么静静立在生死台前,宛若亘古以来,便在此处。

    好在此刻,生死台上还有一人。

    “你们快来看呀,原来这下面还有小字!”

    管平像发现了新大陆,陡然间惊呼而起。

    安安久久不答,剑晨似是等得不耐起来,闻听管平惊呼,当即抱着花想蓉从安安旁边擦身而过,往那生死台而去。

    眼泪,一滴一滴,在青石铺就的地板上,绽开一朵又一朵碎裂的花瓣。

    “要进万药谷,劝君多思量,生死由天定,不死就能活!”

    不待剑晨走近,管平已摇头晃脑地念了起来,念完赞叹道:“好诗,好诗!”

    他那虎背熊腰的体型,偏偏学着文人墨客般附庸高雅,看得人怪异至极。

    “好诗个屁!”

    安安抹去泪痕,强行压下心中愁绪,一转头喝斥道:“这就是首打油诗而已,装什么清高雅士,你再仔细想想诗中之意,再来说是不是好诗!”

    管平老脸一红,他一个满脑子肌肉的粗汉子,哪里懂得诗词歌赋,此刻被安安当面揭穿,只觉尴尬不已。

    只好装作没听见,倒真又仔细瞧了瞧,突然怒道:“说什么屁话,不死就能活?还用你说!”

    剑晨看了一眼生死台三个大字下的这首小诗,皱着眉头没有言语,脑袋一偏,询问的目光,看向安安。

    遇事不决问安安的习惯,到底已深入他骨髓。

    安安叹息道:“萧莫何不喜人打扰,于是弄出这个生死台来,咱们所在的山顶下方,就是万药谷。”

    “只是……要入谷却无路可走,只有从这里跳下去。”

    “不死就能活的意思是……只要跳下山顶而不死,他便能满足你的要求,救你要救之人。”

    ————————————————————

    关于更新,说几句。

    首先还是得感谢各位书友的厚爱,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本书的今天。

    然后,最近催更的朋友很多,其实无心也是无奈,毕竟我是兼职,白天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只能趁着晚上的几个小时时间码字。

    每天下班回家七点半,然后半个小时吃饭加休息,八点开始码字,这本书着实花了我不少心力,很想把最好的东西呈现在诸位面前,所以要考虑的东西就会很多,通常两个小时才能码出一章。

    以往一天两更的时候,我的睡觉时间大约是在晚上十二点,现在一天变成三更,于是睡觉时间也顺延,凌晨两点,有些夜猫子书友不知是否发现,我自己的推荐票也是投给这本书了,而我的投票时间,基本都是凌晨,为什么?不是因为睡不着,而是还在码字中……

    别误会,我不是在怪你们催更,恰恰相反,有催更,说明大家认同我写的东西,这对我来说,实在是种莫大的动力,若是没有人天天催着你要更新,那反而才是一种悲哀吧?

    于是,在此无心向各位打个商量,本书此后保底每日三更,我也不去排什么更新榜了,每天的更新时间,就定在早上七点半,由于定时发布的缘故,每过五分钟能发一章,到七点四十分发完当日的三更,让早起的朋友一次看完,不再一天分成三次,如何?

    还望各位多多包含则个,等周末无事,就多打两章,不定时爆发爆发,这是目前,我能做到的极限,感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