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责
    只有……一个办法?

    花想蓉看着摇摇欲坠的安安,眼睛突然有些发热。

    她想起,刚才安安对她讲过:“天涯海角,不死,不回头。”

    难不成她是想……

    安安眼里的决绝被花想蓉看在眼里,忽然之间,泪流不止。

    死了,就回头了罢?

    她如此想着,突然伸出一指,点在安安穴道上。

    安安的身体,立时一滞。

    她顿时一惊,喝道:“你干什么?”

    花想蓉不语,玉手往面上一抹,将那张普通得有些丑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露出那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娇颜。

    她轻轻抚着安安惊怒的小脸,轻声自语道:“安安,虽然你老是捉弄,与我斗气,还逼我戴了一路如此丑的面具。”

    “可是我……并不恨你,若非有你和夫君,此刻的我说不定早已自尽而亡。”

    她笑了笑,无限凄楚,将那张才揭下来的面具恶作剧般盖在安安脸庞,泣道:“夫君身负血仇,若要报仇,少得了我,但却……少不了你。”

    视线离开安安,聚集在尚在舞龙的剑晨身上,目光一片温柔,“这一次,便让我去吧,我也……只能帮他这么一点而已。”

    话到此处,花想蓉玉足微顿,人如一缕轻烟,往剑晨处飞去。

    “花姐姐,不要——!”

    安安早从惊怒中清醒,眼见花想蓉疾冲而去,当即一声悲呼。

    “傻子,快拦住她!”

    奈何她穴道受制,行动不能,连高声向剑晨喝道。

    拦住,谁?

    剑晨此刻正一边带着天陨寒芒左奔右突,一边********地思考着对策,心无旁鹜之下,反应顿时慢了半拍。

    待他回望安安方向时,陡然只觉眼前一花。

    一道温香软玉的身体,已经撞入他怀内。

    花想蓉的轻功,本也不慢。

    剑晨顿时想到了什么,吓得亡魂皆冒,突得大叫:“蓉儿,你……”

    奋起全力就要把花想蓉往旁边甩。

    哪知此刻花想蓉已萌了死志,不知哪里生出的力道,两只手臂牢牢锢住剑晨胳膊,这一甩之下,竟然没有甩脱!

    剑晨陡然大急,脚尖连点,带着花想蓉往后暴退。

    只是……那一下甩脱的动作,终究有着一丝耽搁。

    暴退中,剑晨骤然只觉胸膛一热,低头一看,目呲欲裂。

    怀里的花想蓉,小口中狂喷出一口热血,在他胸前,绽出一朵血色蔷薇。

    手再往她后背一摸,温热,湿润。

    “你无父无母,蓉儿的爹爹就是你的爹爹,你要报仇,蓉儿就替你背剑,你若死了……蓉儿便挖个大坑,咱俩长眠于地下,生,在侧,死,同穴。”

    剑晨的眼前,陡然浮现出花想蓉当日在客栈,羞涩而又坚定的话语来。

    双目中,滚落一滴血泪。

    “不——!”

    他抱着花想蓉无力的娇躯,仰天悲呼,“你说过,死,同穴,我还没死,你,你也不能死!”

    奈何花想蓉此刻俏脸上的血色干干净净地褪去,半点也无,对于剑晨的呼喊,全无半点反应。

    只有紧紧闭起的凤目中,一滴清泪,缓缓滑落。

    滴在剑晨手心里,那丝冰凉令他如坠冰窟。

    “蓉……儿!”

    他抱着花想蓉,将头深深埋了下去,悲泣不已。

    此刻他深深自责不已。

    明明安安早已有过提醒,叫他杀了唐子昱,为何,为何当时会鬼迷了心窍,非得刺那三十五枪!

    否则的话,何至于害了蓉儿……

    他浑浑噩噩,脑袋里早已乱成了一团浆糊,浑然未觉,此刻身后,一道黑影正蹒跚而至。

    “小心——!”

    安安行不能动,口却能言,一见之下,顾不得伤心,连声娇呼。

    只是剑晨此刻悲痛欲绝,对于安安的提醒,全无反应。

    背后那道人影,在月色下映出狰狞残忍的笑意,手中,那柄漆黑如墨的匕首高高举起。

    唐子昱。

    “死同穴么?”他阴冷地笑着,“小子,让我来帮你!”

    呼——!

    漆黑的匕首划破空气,如同黑色的闪电,往剑晨头顶插下。

    安安的眼睛,紧紧闭了起来,这一刻,心如刀绞。

    死了,都死了……

    那么我也……到此为止了吧?

    安安从来无忧无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绝望的情绪。

    砰——!

    一声闷响划破夜的沉寂,也几乎震断安安心弦。

    傻子,咱们来生……嗯?!

    她突然觉出不对来。

    唐子昱不是用的匕首吗?

    匕首,怎么会发出砰的一声?

    带着疑惑,安安壮着胆子睁开了眼,突然惊喜莫名。

    剑晨仍然抱着花想蓉悲泣不已,与她闭眼前并无不同。

    可是……他的身边,倒着一个人,一个一身黑衣,瘦得如同麻竹杆一般的人,正是唐子昱!

    而代替唐子昱站在剑晨背后的,却是个如熊般健壮的汉子。

    “他-妈-的,还好老子皮厚!”

    管平手里拿着齐眉棍,呼呼喘着气,鄙夷地看着唐子昱栽倒在地的身躯。

    “光头!”

    安安惊喜地喊道:“快来帮我解穴!”

    “好!”管平呵呵笑着,倒拖齐眉棍,两脚一迈就向安安走去。

    岂知才走了两步,他白眼一翻,壮如山岳的身躯扑通一声,扑倒在地,顿时没了声息。

    原来先前管平出战,唐子昱打了他一枚迷魂钉,却只是随手为之,哪知道管平这人别的本事没有,皮糙肉厚倒是远胜常人。

    是以那枚迷魂钉虽然钉在他脖颈上,但却只是破了表皮,迷毒确实有中,但也不深。

    当剑晨那一声血泪悲泣的“不”字嚎呼出口时,管平便在昏昏沉沉中被惊醒,随后,他睁眼第一幕,就见到唐子昱持匕站在剑晨身后。

    好在他倒地的位置,离剑晨等三人并不远。

    千钧一发之际,他鼓起全身余力,虎扑而上,齐眉棍狠狠一击,敲在实已强弩之末的唐子昱后胸。

    这一击固然解了剑晨即死之危,但他也因内力运转之下,又将本已按捺下的迷毒再度传便全身。

    顿时又昏迷过去,这一下,怕是一会半会醒不过来。

    安安看了看倒地不起的管平,小口张了张,无奈只得呼唤场中唯一还能动的人:“傻子,傻子……”

    毫无反应。

    安安深深吸了一口气,运起她所有内力,厉喝道:“剑——晨——!”

    “快给我解开穴道,花姐姐她……或许还有救!”

    (第三卷-终)

    ——————————————————

    第三卷终了,剑晨的身世,总算在他万辛万苦的探查下逐渐清晰明了起来,从第四卷开始,随着他的复仇一路一步步前行,更大的江湖篇章,就此展开!

    以为我不求票了吗?你们太天真了,各位……求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