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梦境?
    夜色来临。

    一身白衣的女子立于房顶,极为显眼。

    她双手背负,螓首轻抬,静静赏着月色。

    清冷,寂寥,与月争辉。

    啪——!

    一声轻响,房顶上,顿时多出一个人来。

    这人也是一身白衣,不过从身形看,倒是个男子。

    他似乎天生不喜说话,上了房顶,却只是垂手立于白衣女子身后,不发一言。

    好在白衣女子对他也是了解,并不以为忤,轻飘飘道:“事情办妥了?”

    “是。”

    白衣男子嘴唇未动,似乎从喉咙里硬挤出这个是字。

    若非此刻房顶上就他两人,说不得,还得仔细分辨一番,这话,到底出自谁口。

    女子得了答复,点点头,继续看着月色。

    良久,那男子终于抬起头,艰难地又吐出两个字:“为何?”

    这两字没头没尾,难得白衣女子却也明了。

    轻轻叹道:“玄冥有三,剑晨只得其一。”

    “咱们若要谋他机缘,总得先送他一场机缘。”

    白衣男子定定看着她,目中有着迟疑,艰涩道:“府主?”

    此两字一出,白衣女子豁然转身,月华洒了满地,清冷的声音冷冽如刀,“你想去告密?”

    “不会。”男子平静如常,并不为她气势所动,却是摇了摇头。

    白衣女子看着他眼睛,突然笑了起来。

    冷冽的气势骤然冰雪消融,宛如春回大地。

    她一边笑着,一边道:“其实你要去告密也没什么,师父他闭死关已有十年,如今是否仍在人世也未可知。”

    “就算在,那闭关之地,你也进不去!”

    白衣男子的手,在她目力不及之处,紧紧地握了起来。

    “去吧,多盯着些。”

    女子吩咐一声,再度转回身去,眼眸中,重又迷蒙上皎洁月光。

    “冠绝天下有玄冥?我水月府隐世多年,如今也是到了重出江湖之时!”

    …………………………………………

    黑。

    好黑!

    这是……哪里?

    咦?

    有光!

    黑暗中,一点萤火之光有如指路明灯,登时给人带来希望与期待。

    他努力挪动身子,一点点往那微弱的光芒爬去。

    初时只如米粒般大小的光芒,待他爬到近处,已放大到碗口般大。

    透过光亮,他竭力往外望去。

    却不想,光亮之后,竟然现出一张妇人的脸。

    这妇人……看不清面目,只觉甚是焦急,双手挥舞着,似在对他说着些什么。

    “晨儿,晨儿……你,可得躲好了!”

    将耳朵凑得近了些,终于,听到妇人口中不停呼喊的话语。

    “啊——!”

    剑晨猛得一声大叫,身躯一仰,坐了起来。

    白灼的光线狠狠刺进他双目里,令得才睁开的眼眸,又猛得闭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虚起一条缝,迷迷糊糊地往周遭望去。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四面皆是墙,无桌,无椅,无门,无窗。

    他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看错,再度瞪大眼睛放眼望去。

    无门,无窗。

    他隐约中,只觉哪里不对。

    再抬头一看,光秃秃的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

    突然大惊。

    这无门无窗的,连根蜡烛也没有,这光……是从哪里来的?

    还有,他又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颓然坐倒于地,脑海中,昏迷前的事情如潮水般涌来。

    湖心小舟,白衣女子,突然裂开的船仓地板,还有那张……将他死死捆缚住的大网。

    明明他被困于水底呼吸不得,而此刻,竟然未死?

    心中一凉,连忙伸手往背后摸去。

    还好,千锋与逐风,都还在。

    只是……东西还在,人也未受半点伤害,那水月府主突施暗手,将他擒了来,却是为何?

    再度站了起来,挥起一拳,重重往墙壁上轰去。

    咚——!

    一声闷响,显出此墙的厚度竟也不低。

    既然无门无窗,他又是如何进来?这间空无一物的房间内,定然有着某种机关。

    想到这种可能,剑晨提成精神,顺着墙边一寸一寸摸去。

    才走了几步,他突然一顿。

    他那侧的墙边上,离地约摸两三寸处,竟然有着一个如同碗口般大小的孔洞。

    光线似乎便是从这孔洞中钻入屋内。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洞,竟然令他生出无限熟悉的感觉来。

    梦,是的,是那个他做了十三年的梦。

    就在刚才,他醒来之前,又一次见到了梦中的场景,梦中,那个小小的孩童便是透过一个孔洞,亲眼见到那看不清面目的妇人被一剑,穿心!

    剑晨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不光这洞,还有这间屋子,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

    不止是在梦里,甚至他幼时已消逝得只余一丝朦胧的记忆中,对这间屋子,也有着印象。

    凭着那丝朦胧,他目光顺着孔洞往屋内望去,果然,在光线的尽处,另一侧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枚指甲大小的银镜。

    光线打在银镜上,顿时又有了折射,再顺着看去,又一枚银镜出现在剑晨眼里。

    如此这般一一寻去,这些小如指甲的银镜怕不得有上百之数,这屋内白灼日月明晃的光线,竟然全是从那孔洞中射入来的一缕反射转变而成。

    从孔洞处往外望去,惊然发现,此刻竟已是夜间,那股从洞外照射进来的光亮,却只是一缕月光而已。

    一缕月光,经过无数银镜的转折反射,竟然能将这屋子照亮得如同天光大亮一般!

    伸出一掌将那孔洞遮挡起来。

    顿时,如同白昼的屋内漆黑一片,这间看似空无一物的房间内,机窍竟然如此精巧。

    而更关键的是……

    这间屋子,他,曾经来过!

    剑晨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一抹浓郁到化不开的悲哀从心底涌了上来,压迫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到此刻,他终于确信,梦中的一切,是真实的!

    “娘……您,您……放心,晨儿,晨儿躲得可好啦……”

    剑晨的脸上,不知何时已布满泪水,他弯下身去,一如幼时一般,透过孔洞往外喃喃呼唤着。

    一声,又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目中滴落的泪水,越来越少,眼眸中的血丝,越来越多。

    砰——!

    狠狠一拳击在地上,剑晨的面容刚毅起来,一字一顿自语道:“娘,您大可放心,晨儿如今已不需要再躲,晨儿,要为您报仇!”

    ————————————————————

    感谢书友以善结缘对本书的打赏,同时也感谢各位长期以来对本书的各种支持,包括但不限于收藏、点击、推荐票,以及在书评区留言鼓励我,哈,哈,哈,拜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