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一十章 湖心小舟
    “今天是……”雷虎看着黄韦,不相信道:“水月府发榜的日子?”

    水月府每年发布江湖高手排行榜,并不是选在固定的日子。

    不仅日子不固定,就连地点,也不固定。

    每年的某一个时间,江湖各处就会突然流出同一个消息:水月府江湖高手排行榜将在某处发布!

    而消息流出的半个时辰之后,水月府中人就会像平空冒出来一般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江湖如此之大,而每次消息从出现到发榜开始,只得半个时辰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每年水月府都会出现一次,但从其身上得到自己想要消息的人会那么少的原因。

    一天的时间而已,又能跑多远?

    所以想要从水月府中买到所需的隐秘,不光要有十足的耐心,还得靠极大的运气。

    而此刻,从黄韦口中,雷虎与剑晨两人竟然听到水月府的消息,如何不在惊讶中,又带着怀疑?

    “不错,正是水月府!”

    面对雷虎的怀疑,黄韦显得很坦然,他语速极快道:“就在一刻钟之前,邵阳城中所有的酒肆茶坊中,突然流出同一个消息……”

    “水月府,将在半个时辰之后,在离衡阳城外一百七十里处,发布今年的江湖高手排行榜!”

    “这个地方,离咱们邵阳也不算远,若不惜马力,莫说一天,就是半天,也足可到达。”

    不待雷虎说话,剑晨突然插口道:“水月府主也会出现么?”

    水月府的大名,即便是以剑晨的寡闻,也是知道得极为清楚,特别是对水月府主只在发榜的当天,会现身亲自向有需要的江湖人士贩卖消息这件事,心中无比地期待起来。

    黄韦看向他,不敢怠慢,回道:“那是自然,水月府主神秘非常,每年也只有在发榜的这一天,才会出现。”

    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继道:“我兄弟三人也有着难明之事,是以遇此大好时机,想着尽快赶去发布处,向水月府方购买消息,这才冲撞了雷大侠。”

    “大哥!”

    剑晨喜中带急,连向雷虎喊道。

    雷虎沉稳一点头,道:“如此,咱们也快去!”

    他二人结成兄弟才片刻,心意却也有着相通,无论是鬼兵域的消息,还是剑晨自己的身世之谜,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得知真相……

    从水月府中购买无疑是最快的一途!

    黄家三兄弟同时暗松了口气,他们心中之事也是急迫,若非惹上雷虎这煞星,此刻怕早又奔出十来里地去,何须在此多费唇舌。

    于是,五人各自上了马,喝斥声中快马加鞭,认着衡阳方向疾驰而去。

    水月府现世,并且出现的地点不算远,这在江湖中人眼中,无疑已是份莫大的机缘。

    只是……五人在疾驰中,各人心中又有着忐忑。

    皆因若欲从水月府里得到消息,必须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代价根据消息的价值有所不同。

    金钱、功法、稀世奇珍,又或者……人命!

    如此等等,皆有可能会成为你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人会因此而不满,因为你要付出的代价到底为何物,全由水月府主根据消息的价值而定。

    拿得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拿不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甚至想以同等价值的物品代替,也是万没可能。

    自己到底……能不能拿出令水月府主满意的代价?

    颠簸在马背上,这个问题成了萦绕在各人心头最大的疑问。

    一路无言。

    就在剑晨感觉自己的马术已有了长足进步,并且全身骨头快散了架时,前方,人声鼎沸。

    这是一处小湖,不大的湖面上碧波荡漾,当中飘飘荡荡,浮着一叶扁舟。

    本还算空旷开阔的湖边空地上,此刻里三层外三层,满满当当全是神色各异的江湖人士,放眼望去,密密麻麻,怕不有上千之数。

    此时所有人正自交头接耳,低低交谈着什么,而他们的目光,有意无意之间,尽皆定在湖中那叶小舟上。

    “是这里了吧?”

    雷虎的黑马跑得快,此刻一马当先跑在前面,见了这鼎沸纷杂的人群,顿时一扯马头,冲后面追赶而来的四人说道。

    紧随其后的黄家三兄弟一见,神色激动起来。

    不论三人是否能付出足够的代价用以交换水月府的消息,单单是能亲眼见到江湖高手排行榜发布的这一刻,日后也是向武林同道吹嘘骄傲的资本。

    马术欠佳的剑晨最后赶到,眼前所见的场面顿时令他惊讶道:“怎么如此多人?”

    “水月府啊!”黄韦感叹道:“虽然每年都会出现一次,但时间地点都不确定,恐怕只要得到消息的,只有赶得及,谁不想来见识见识?”

    “就算没有隐秘要问,光是能够亲眼见到江湖高手榜的发布,也是好的。”

    剑晨默然,黄韦的话自是不错,五人只是这么两三句话的功夫,四面八方又有许多人快马加鞭,往湖边上赶,看来再过不了多久,此地聚集的人流怕是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就算是只苍蝇,恐也飞不进去。

    “管他人多人少,进去再说!”

    五人中,倒数黄英最为急躁,他一打马鞭,当先往湖边人多处奔去。

    其余几人自然也甚意见,四匹马儿齐头并进,紧随黄英而去。

    岂料五人才来到人群边缘,早有人迎了出来。

    “几位,是来看发榜的,还是买消息的?”

    雷虎把眼一瞪,气势陡升,道:“有何不同?”

    说话那人白衣白裤,便是连面目,也以一方白巾遮了去,只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被雷虎的气势一引,目光顿时精光闪烁,心中也是暗暗赞叹:好一条汉子!

    口中不卑不亢笑道:“若是看发榜的,把马栓一边,人堆里随便你挤,挤得了多近,便挤多近,发榜之处便在湖岸边上。”

    他又将手一引,道:“若是买消息的,几位可随我来,生意之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总要排排队。”

    “哦?”雷虎闻言,从马背上四处一望。

    随即发现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如此人这般打扮的还有数十人,此刻正如蝴蝶般穿梭在人群中维持秩序。

    而面前这位白衣人手引的方向,则被人用红绳划出一小块空地,与眼前纷乱的人群分离开来,红绳内的人,弯弯曲曲,排了好长一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