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零六章 雷虎旧事
    “这个……”

    剑晨挠着脑袋苦想半天,似乎找不到什么令雷虎信服的证明啊。

    他心中也是苦笑,凭白白的,去耍什么心机?

    这下倒好,没有唬住雷虎,倒把自己栽了进去。

    “哼哼!”

    雷虎看着他,冷笑不止,讥嘲道:“洒家一看你这小子就是贪生怕死之辈,眼下是见打不过洒家,这才胡言乱语,想蒙混过关是吧?”

    “告诉你,不可能!”

    他身躯猛震,虎啸声中,气势猛然暴涨,已是不屑于再与剑晨说话。

    见雷虎拳势又将起,剑晨右臂一伸,已将千锋横在胸前,作了防备的架势,口中却道:“慢来,我有一语,你听了咱们再动手不迟!”

    雷虎身形微滞,本欲不作理会,但见他神情极为认真,不知为何,心底里涌出一丝悸动来,不由道:“好,洒家便再听你最后一言!”

    剑晨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雷兄,你之所以将鬼字令牌挂在腰间,为的,便是想吸引鬼兵域的人。”

    “因为……你与在下一样,都与鬼兵域有血海深仇!”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字字沥血,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梦中妇人被一剑穿心的场面,双目突然一涩,立时红了。

    鬼兵域!到底……是不是出现在他梦中的凶手?

    雷虎的拳,放了下来。

    他虽然外表是个粗鲁的汉子,实则粗中带细,否则他又怎么会在察觉到剑晨的跟踪时不露声色,反而偷偷绕到他后面阻截?

    是以剑晨的话,是真是假,他有着自己的判断。

    至少……以目前剑晨的表情来看,不似作假!

    于是,本已打定主意不再与剑晨废话的雷虎,突然又有了说话的欲望。

    “你是怎么知道……洒家与鬼兵域有仇?”

    剑晨压下心中波涛,努力平静了几分,才道:“适才雷兄轰向在下的一拳中,有一股悲意,而这种悲意……在下感同身受。”

    雷虎一愣,“悲意?”

    “你能……从拳中感受到悲意?”

    “哈哈哈哈哈!”他陡然仰天长笑。

    虽说是笑,但声音中,半点笑意也无。

    “悲意!”笑声稍歇,他刚硬的面容已目呲欲裂,怒吼道:“我罗王坞上下二十三口,尽数被这天杀的鬼兵域所灭,悲,洒家如何不悲!”

    剑晨看他模样,心下也黯淡起来,喃喃道:“我洛家一百七十三口也已枉生,雷兄此悲,在下又如何不感同身受?”

    “洛家?一百七十三口?”雷虎一愕,迟疑道:“你是……”他的目光突然瞟到指路牌,上面大大的衡阳二字落入眼底。

    惊道:“难道你是十三年前衡阳洛家的遗孤?”

    剑晨苦笑,不知是该摇头还是点头,停了半晌,才道:“不瞒雷兄,在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洛家后人,此次来衡阳,便是为了弄明白这件事。”

    “哦?”雷虎的目中闪过一丝诧异,“你连自己的身世也不知?”

    剑晨除了苦笑,还能如何?

    他与雷虎不过初次相识,甫一相识,还硬碰了一拳,但……或许是因为两人有着相同的经历,他的心中,反而对其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当下,许多深埋在他心底,从未向人提及的事情,除了玄冥诀,竟然一股脑儿的向雷虎倾诉了出来。

    这一说,就是小半个时辰。

    雷虎静静地听着,虎目中不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当等到剑晨说到路遇自称鬼兵域的四人,进而开始怀疑起当年的惨案与之有关时,这才忍不住道:

    “如此说来,这鬼兵域是否是灭了洛家满门的凶手,你其实并不确定?”

    “甚至……你连自己是不是衡阳洛家的后人,也是不确定?”

    剑晨努力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艰难道:“是……”

    “你那师父……”雷虎揉了揉皱在一起的眉心,“也真是奇怪,这一说就明的事情,干嘛还遮遮掩掩?”

    提起这事,剑晨也是一脸郁闷,只是伍元道人毕竟是他师父,尽管是在背地里,他也不愿说一句师父的不是,于是岔开话题道:“雷兄,适才你说的罗王坞……应该不是剑门吧?”

    他觉得天下之大,不出来走走当真是不行。

    以往在剑冢,师父闲来时也多向他师兄弟两人讲着些江湖之事,加上尹修空本也是半路上山,没事儿的时候也会与他说说上山前的见闻。

    是以剑晨虽然从未出过远门,但其实在他心中,总是认为江湖中事,他不说知道个全部,至少大半也是有的。

    结果这一下山,基本就是两眼一抹黑,若不是有安安在侧,还不知得闹出多少笑话。

    而雷虎所说的罗王坞,估计在江湖上也是一小门派,师父与师弟都没提过,他自然不知。

    “不是。”雷虎对他不知罗王坞,倒也没甚不满,只是摇摇头道:“我罗王坞门派虽小,但世代练拳,祖师罗仲本是长江边上一渔民,自创出叠浪七式,后又加以改良,生生扩展出罗王二十九长拳。”

    “祖师武功有成,名气渐大,慕名来投的弟子也越来越多,是以靠水吃水的他,干脆自成一派,创立罗王坞一门。”

    雷虎叹息一声,继道:“可惜,罗仲祖师无甚野心,其后几代掌门也承了他的意志,一心只想守业,却不谋发展,是以罗王坞立派一百二十年,坞中全数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四人。”

    “门小势弱,强敌来犯时,又哪里守得住!”

    他又紧紧一握铁拳,恨声道:“当日洒家不在门内,侥幸逃过一劫,自此苦练十年,将罗仲祖师创出的罗王二十九长拳苦苦锤炼,才得此雷虎啸天拳,凭借此拳,洒家定要那鬼兵域血债血偿!”

    剑晨默然,比起雷虎来,他也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

    幸运的是,有着师父的庇佑,他一路成长倒也平顺,从这来说,远比雷虎要幸运得多。

    十年一拳,这当中的苦累可想而知。

    可悲哀的是,雷虎明了自己的出处,也知道仇人是谁,心中有着执着的信念,不是我死,就是敌亡。

    而自己呢?

    身世为何?仇人又是谁?

    ————————————————————

    各位假日愉快,拜谢书友们的推荐票,特别感谢土豪天涯远意刷屏十六次的打赏!

    顺带求票求评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