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零四章 穷追
    咕咚——!

    在场的马贩见了大汉的神力,莫不艰难咽了口唾沫。

    要知道,那石桌的材质乃是用花岗岩所制,端的是坚硬无比。

    而大汉却就那么一拍,两锭足额的银元宝就轻轻松松嵌了进去,就仿佛他拍的不是岩石,而是豆腐。

    有人大着胆子走到石桌前,先小心看了看大汉,见他无甚表示,方才伸手往石桌上的银元宝抠去。

    这一抠,元宝竟纹丝不动!

    咝——!

    周遭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大汉这时才看他一眼,道:“你来拿洒家的银子,可是有马要卖?”

    抠银子那人挤了些笑容,脑袋点得像鸡啄米,连道:“有的,有的!”

    急忙就要去牵。

    “慢着!”大汉突的阻住马贩,将手一指,哼道:“莫要拿些普通货色敷衍洒家!”

    手指去处,却是牵着枣红骏马的剑晨。

    那马贩满头大汗,心知遇着行家,连连称是。

    剑晨此刻一双眼正牢牢盯在大汉身上,闻言不禁一愣。

    普通……货色?

    不由扭头,看了看卖他马的黑瘦马贩。

    “嘿嘿,嘿嘿……”

    黑瘦马贩搓着手,笑得很是尴尬。

    虽然他的马并非如大汉所说是普通货色,但也确实值不得两块金子的价钱。

    对此,剑晨也只得无奈笑笑,在见了大汉腰间那块铁牌后,这些许小事,哪里还有心情理会。

    他本想过去直接问大汉,但奈何此处人多,若一言不合争斗起来,未免伤及无辜,是以他虽然心急,却也暗自忍耐。

    好在只是过得少顷,那胆子颇大的马贩已从马厩中牵了匹马来。

    剑晨一见,这才明白何谓普通货色。

    但见此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一身纯黑的毛皮在阳光下反映着油亮的光泽。

    即使只以个头比起来,也要比他花两块金子买到手的枣红马高大神骏得多。

    这黑马被马贩拉着,仿佛极为不情愿一般,硕大的鼻孔呼呼冒着热气,挣扎地极为剧烈。

    走一步,倒要退两步,扯得马贩大汗淋漓,也莫作奈何。

    大汉见了此马,眼前一亮,高声赞道:“好马!”

    一个箭步跨过去,也不见如何使力,大手抚上马头。

    只听那马“唏律律”一声长嘶,竟然立刻安静下来。

    马贩抹了把汗水,巴结道:“还是大侠有办法,这马好是好,就是太烈,往来的客人没一个降得住它。”

    “哈哈哈,好!”大汉朗声笑道:“洒家就喜欢这等烈马,买了!”

    拿了缰绳就要走。

    马贩急了,也顾不得害怕,连拉住他,大汗道:“大侠,大侠且慢走……”

    “嗯?”大汉把眼一瞪,“还有何事?”

    那马贩被他一瞪,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一点胆子登时飘散在风里,脑袋一缩,唯唯诺诺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剑晨在一旁看了,倒是觉得好笑,心中不忍那马贩为难,走上前去,笑道:“他是想叫你将元宝抠出来。”

    大汉哦了一声,对马贩怒道:“你以为洒家坑你银子不成?”

    他往石桌上一拍,那两锭马贩死都抠不出来的元宝,竟然噗噗两声,被他一掌震飞了出来。

    马贩欢天喜地去接银子,捧在手里又啃又咬,咯得他牙根咔咔作响,仍是喜笑颜开,不由对剑晨投去感激的目光。

    那大汉冲剑晨扬了扬下巴,算是打过招呼,这才翻身上马,“驾!”往马屁股上重重一拍,黑马吃痛,人立而起,又是唏律律长嘶一声,宛若一道黑色闪电,眨眼奔出老远。

    剑晨一惊,连也跨上他的枣红马,双腿狠狠一夹马肚子,往黑马电射而去的方向狂追。

    安安曾经说过,十三年前,鬼兵域连杀两百三十二人时,每一个被杀的人身上,都被人发现有黑铁令牌,上面只有一个“鬼”字。

    适才见大汉腰间那块,会不会就是鬼兵域的令牌?

    他心中急切,一双眼瞪得老大,不敢放松半分,唯恐大汉骑着马一跑没了影儿。

    好在出了马市之后,人流渐渐多了起来,邵阳城中的道路又略窄,那黑马虽然神骏,倒也全力跑不起来。

    是以在剑晨目光极处,仍能远远见着那道黑色虚影。

    两马一前一后,跑不了多时,邵阳城小,已然出了城门。

    这一下,道路陡然开阔起来,剑晨远远吊在后面,只听得大汉哈哈一声大笑,显得畅快之极,又是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

    黑马的速度,陡然上升了五成,四蹄交替如飞,仿若未曾落过地般,只一眨眼的功夫,在剑晨的视线里,已经变成远方的一个小黑点。

    官道上,只留下一道滚滚烟龙翻腾不止。

    剑晨大急,连忙又夹马腹又拍马臀,枣红马吃痛连连,速度反而慢了几分。

    他从小长在山里,骑马的次数少之又少,论起马术来,恐怕还及不得安安,更何况那一看就是马中行家的大汉?

    好在有那道尚未消散的烟龙作指引,一时半分,他倒还勉强能继续追踪一番。

    这一追,便是十来里地,直到连滚滚烟尘也再见不到。

    “吁——!”

    剑晨口中轻吁,勒住缰绳,终于无奈停了下来。

    他长叹一声,终究还是没跟上。

    刚才********都在追踪那大汉上,这时停了下来,才四下观察起周围环境来。

    他停下来之处,是个三岔路,从邵阳城延伸出来的官道到了此处被分成三条,不若刚才只有一条笔直大道,想那大汉骑了马,总不会往灌木密林中钻,是以他还能勉强追上一追。

    可是到了此处,三条岔路上马蹄印数不胜数,哪一个才是大汉所骑那匹黑马?

    而令他无法再继续追下去的主要原因,乃是立在三岔路中间的指路牌。

    往右边官道去的路牌上,明明白白写了两个字:衡阳。

    眼下三条路,大汉必然是走了其中一条,而这当中,又有他必须要去的衡阳,于是,这个选择突然变得简单起来。

    往衡阳走,说不定在衡阳还能再碰上这大汉。

    剑晨一边掉转马头,一边在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岂料他骑着马,踏不出数步,从身后,竟然传来一道若打雷般的声音:

    “小子,你一路跟着洒家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