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零二章 少年情怀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所吸引,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剑晨却是不理,他的目光,只在那说出血剑的游侠儿身上。

    “这位兄台,你刚刚说……血剑?”

    话语中,有着颤抖,也有着……惶恐。

    那游侠儿的脑袋转向剑晨,有那顶硕大的斗笠遮挡,也不知他有没有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谁。

    “呃……这位小兄弟莫要激动,在下刚才说的,也只是听说而已,作不得准的。”

    他打着哈哈,却并不正面回答。

    剑晨盯着他,恨不得冲上去一把将那讨厌的斗笠掀掉,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几分,问道:“敢问兄台,这话是听谁说的?”

    游侠儿哈哈笑道:“这江湖中的传闻,十之八九都是从这坊间酒肆中传出来,具体是在哪间酒肆听说的,还请恕在下记性不好。”

    剑晨默然半晌,对游侠儿一拱手,道了声谢。

    又从怀中摸出锭老大的银子,除开饭钱,多余的部分充了被他打坏的碗碟钱。

    骤听血剑传闻,他哪里还能安稳吃饭?

    正要离去,又转了回来,对刚刚坐下的游侠儿抱拳问道:“兄台,却不知这霸剑山庄怎么走?”

    既然有了血剑的消息,他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掐指一算,此时离中秋佳节尚有两月光景,这段时间,倒也足够他先去衡阳,再转道霸剑。

    前提是……霸剑山庄不是在极偏远处。

    游侠儿正要答话,先前那位儒雅中年人却抢了一步,笑道:“小兄弟也想去霸剑山庄么?正好在下倒是认识路,不如结伴同行可好?”

    剑晨一怔,看他一眼,却见这人面相温和俊朗,若非背后斜背着把古朴长剑,倒是像读书人更多着一些,此时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只是他此刻心中纷乱,哪有心情与一个萍水相逢之人结伴?

    闻言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声,却自顾自走了。

    霸剑山庄既然是天下第一铸剑之地,想来知道的人定然不少,待他先去了结衡阳之事,再找人打听也是不迟。

    他没有理会儒雅中年人,那中年人却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仿佛永远挂在嘴角一般,只是看向剑晨有些落寞的背影,目中意味深长。

    “老爷,这小子好不识抬举,要不要小人……”

    他身旁,一个作小厮打扮的汉子凑了上来,在耳边低语道。

    中年人笑笑,摇了摇头,道:“随他去,该见的,始终会见。”

    此间已是无事,他两人结了帐,也随着剑晨的脚步出了酒家,转眼便消失在茫茫人流。

    剑晨与那中年人都不知道,在他们前后脚离去之时,那位一直以斗笠遮面的游侠儿,嘴角处缓缓勾起一丝冷笑。

    …………………………………………

    剑晨在邵阳城中无意识地走着,他的脑海中此刻正有如惊涛骇浪一般,各种纷乱杂成的念头不断闪现。

    “晨儿,你,你可得躲好……”

    “大师兄,你怎么从来不用剑?”

    “大叔,你说……用刀来使剑招如何?”

    “胡闹!你是我剑家弟子,不用剑,拿根树枝来作甚!”

    “据说……那柄剑,剑身如血一般红!”

    血剑,血剑!

    剑晨的双拳死死地攥着,心情激荡下,就连指甲深深扎入了肉里,也浑然不觉。

    他仰天长长吐出一口闷气,双目变得坚定起来,“两月后,霸剑山庄,血剑,我,剑晨,来找你!”

    眼下,去衡阳解开他身世之事仍然是第一要务,此刻又多了前去霸剑山庄的计划,他的内心顿时有着紧迫感。

    要去衡阳,目前最快的方法便是骑马,只需两日光景便可抵达。

    而他自腾龙山上下来,因着要养伤的缘故,一路上只是缓步而行,如此本是希望在抵达衡阳之时,身体能恢复到良好的状态,方能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

    然而现下,他身体已无大碍,心中又多件了事情,自然得加快速度。

    那么自辰州之后,买马,又成了第一要务。

    说起买马,剑晨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些笑容来。

    想那日在辰州,他与安安两人正是因着要去买马的缘故,结果走了一半,便在城中遇上设下比武招亲擂台的花想蓉。

    此后发生的事情,倒也都是因了那日的由头,结果令他又是连番苦战,又是身受重伤,最奇妙的,竟然还将玄冥诀给提升了一个层次。

    世间之事,有前因便有后果。

    若那****与安安两人不去买马,或者在郭传宗的破庙里多呆上一会,错过了石玉轩抢上擂台逼迫花想蓉之事。

    那么,或许他便不会遇上花想蓉,或许也就不会与石元龙父子二人发生冲突,自然也更加不会在沅江渡口被黑龙阻截。

    所以,他与安安……便不会分离。

    剑晨的脚步突然一顿,眼底深处有着一抹温柔的茫然,安安娇俏调皮的容颜骤然占据他整个个脑海。

    拍着额头,苦笑自语道:“怎么想来想去,想到安安身上了?”

    他打小便在深山中苦修,平日里除了师父与师弟之外,极难见到女子,是以对男女之事,在他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

    而安安便是他下山之后遇到的第一位女子。

    此后两人结伴而行,又一同共历生死,直到最后被迫分离。

    对于安安,他到底是何感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知道,最近安安不在他耳边一声声喊着他傻子,竟然有些不习惯起来,心中空落落的十分难受。

    那日花想蓉向他吐露少女心怀,剑晨自是感动,但是,在心里始终不能将她与安安两人放在同一位置。

    面对花想蓉,他有着一丝生疏的客气,也曾数次以衡阳之行危险为由劝说花想蓉离开。

    可是,安安自与他相识以来,不也一样一直以去衡阳为目的地在赶路吗?他又何曾说过叫安安离开的话来?

    这半月来,他一路打听,到底是想寻找两女的消息,还是……想找到安安?

    剑晨的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深深挂念起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来。

    ————————————————

    感谢各位书友投票支持,特别鸣书友:妖灵珊珊的打赏,望再接再厉……

    今日依然在推荐上,老夫只得再次厚着脸皮求一求票,嗯,顺带也求求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