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十二章 以彼之道
    这声音……

    石元龙的心脏狠狠一缩,毫不犹豫,一掌便朝半躺在地上的人轰去。

    砰——!

    地上那人也是一掌,两掌相碰,暴出轰然巨响。

    一股沛莫能御的灼热内力……陡然疾冲向石元龙胸口!

    他大吃一惊,这内力,不是自己的么?

    被如此浑厚的极阳内力轰在胸口会有什么后果?

    距离如此之近,躲避已是不及!

    当下他来不及细想,双臂交叉往胸前一格,堪堪在灼热掌力逼至他胸口时,将之截住。

    啪——!

    双臂处立时传来被高温灼烧的剧痛感,石元龙心中的惊讶已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连忙借着这一挡之力,极力往后退跃而去。

    这股击中他双臂的极阳内力到底从何而来?石元龙分明记得,先前他与地上那人只是互击了一掌而已,紧接着,这股灼热掌力便突袭而至。

    他细细感受了一番双臂处传来的痛感,不禁更加震惊。

    这温度,还有击中自己时的力道,完全就是他刚才仓促中以五成功力轰出的一掌!

    怎么会反冲向了自己身上?

    “你到底是谁?弄得什么玄虚?”

    他先前一个不察,被这人抽走了千锋,本来听着耳熟的声音,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但是……那是此刻应该还被绑在后面广场中的榕树下。

    何况,那人的功夫虽然古怪,但石元龙也大致摸出了个底,断断不会有如此令他惊惧的能力。

    他心中原本想到的人,正是剑晨。

    石元龙的喝问,半躺于地的那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头发乱糟糟地披散的额前,又是在夜里,黑乎乎的就像刚从鬼门关飘出来的幽魂一般。

    掂了掂从石元龙处抢回来的千锋,他嘻嘻笑道:“不是说了吗?是我啊!”

    双手把乱发往两旁一分,露出张清秀的脸庞来。

    不是剑晨,又是谁?

    他此刻的心情,看起来竟然不错,面对着修为远高于他的石元龙,却也笑得出来。

    剑晨穿了赤焰门弟子的衣衫,又躺在地上装中毒,后来又出言引诱石元龙靠近他身前,为的,便是想趁其不备,抢下千锋。

    此时看来,这计划不禁顺利,还给了剑晨一个意外之喜。

    石元龙骤然千锋被夺,大惊之下定然会出手攻他,这个结果,剑晨自然有考虑得到。

    但他在沅江边已有了硬接黑龙修罗三杀的经验,对于石元龙惊怒下的杀招,也有着能接得下的信心。

    岂知,最后的结果哪里只是接得下?

    石元龙一愣,再又一惊。

    “怎么是你!”

    他此前本来也以为是剑晨,但当两人互撞了一掌之后,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哪知,被他否定的人,竟然就这么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

    石元龙觉得,他此刻不光是双臂,就连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

    阴沉着脸,石元龙怒视着剑晨,道:“酒里的药,是你下的?”

    “喂喂,你可别冤枉我!”剑晨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辩驳道:“分明是你自己派人下的药,怎么赖在我头上?”

    话锋一转,神情带着几分调皮:“大家在一起喝酒,喝得爽不爽快倒是其次,但一定要公平呀。”

    “我只是帮了你个小忙,让大家都公平些,这样岂不是很好?”

    石元龙勃然大怒,喝道:“放屁!”

    含怒而起,这一次足足用上了八成功力,双掌猛然一推!

    平地卷起一股热浪,排山倒海般往剑晨跟前袭去。

    这股热浪炽烈非常,还未近身,剑晨额前垂落的几缕头发已然有了受热卷曲的迹象,可想而知,此招威力之盛!

    剑晨却是不闪不避,他在辰州时嵛我依靠千锋之助硬接过石元龙的一掌,此刻千锋已经回到他手里,面对威势比之当日强不了多少的一掌,自然谈不上一个怕字。

    更何况,他现在功力大进,就算不依靠千锋……

    “来得好!”

    剑晨精神一振,陡然大喝一声,千锋藏于身后,与石元龙一般,同样也是双掌齐齐轰出。

    竟然起了硬拼的心思。

    石元龙心中一凛,突然想起先前之事,却也不能尽信,当下厉声道:“小子,你在找死!”

    右脚猛然往前一踏,以压逼之势,鼓起全身劲力,双掌奋力再往前猛推。

    呼——!

    那股炽烈热浪已然化成惊涛骇浪,冲势更猛。

    面对招至中途威力突然陡增的热浪,剑晨夷然不惧,双掌轰势不变,若怒海中一支裂风利箭,陡然冲入石元龙布下的热浪之内。

    砰——!

    四掌相撞,暴出轰然巨响。

    石元龙震惊地发现,就在他双掌抵上剑晨手掌的同时,那股几可熔金断铁的炽烈内力,竟然消失无踪!

    这小子的功夫,可以抵消对手的内力。

    这句话,乃是石玉轩在剑晨身上轰了十几拳之后,告诉石元龙的结论。

    所以,他对这一掌能造成的结果,其实心中大略也有数。

    只是没想到,以他半步立派的境界,仍然攻不破这小子的古怪功夫。

    他的震惊,似乎来得早了些。

    就在他极阳内力消失在四掌相抵之际,突然一股同样熔金断铁的炽烈内力双剑晨的双掌处涌了过来。

    这力道,这高温烈度……石元龙心下已经确定,正是自己先前轰出的那一击。

    这小子竟然把将对手的攻击,原封不动地反震而回?!

    炽烈将至,就算这内力本是来自石元龙自己,眼下他也万万不敢被其轰入体内。

    内力中带着的高温,他还可以丹田中的极阳内力同化之,但这狂猛的力道却没法同化,若被轰入体内,必受重伤不可。

    好在他经了先前那一掌,心中已是有着防备,当下双掌微撤半分,使了个粘字决,将剑晨反震而回的掌力往旁处尽力一带。

    只听轰的一声,两人身侧不远处的地面上,被这带偏的掌力生生轰出了一个大坑!

    掌力破去,他以防剑晨趁机反攻,双掌上下翻飞,在身前布下一道密不可透的炽烈掌风,生生护住自身周全。

    却不想,料想中的反击却久久没有动静。

    如此好的机会,他竟然不攻?

    石元龙略微有些诡异,以他对敌经验之丰,刚才若是被逼得双掌带偏掌力的是剑晨,只怕他早已趁着对方手忙脚乱的机会又轰下去十来掌。

    只是剑晨不攻,石元龙却也没奈何,当下脚步一滑,往后退了两步,这才撤了掌风,往剑晨处看去。

    却只见,剑晨双掌仍然保持着前推的动作,脸上挂着笑意,盯着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