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十六章 酒宴
    巫州,飘香酒楼。

    前几日在巫州渡口边发生了一件大事。

    雄霸黔中道五年之久的黑龙会老大黑龙,竟然与一个只得精进境界的毛头小子斗了个难分难解。

    这件事情当时目睹者甚众,一时间,业已成为巫州百姓茶余饭后的顶级谈资。

    飘香酒楼不大,却也不小。

    正值午饭时分,酒楼内格外热闹,摆了二十来张桌子的前厅此刻已坐满了八成。

    然而每一桌,几乎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几日前沅江渡口边的大战。

    “嘿,那一战真是打得天昏地暗,你们没见着真是太可惜了!”

    其中一桌,一位留了两撇八字胡的精壮汉子单脚踩在凳子上,正说得口沫横飞。

    “是极是极,在下当日也在渡口,果然大开眼界!”

    许是他说话声音大了些,旁边桌子上的人望了过来,也是连声附和。

    “啊呀,那日某家随掌柜的进货,却是没见着,可惜可惜!”

    “不会吧?那黑龙的拳在下也曾见识过,当真开山裂石也不为过,竟有人能硬接他三拳?”

    有人叹气,也有人不信,一时间,酒楼里大半的目光都聚往八字胡身上。

    那精壮汉子倒也是个人来疯的性格,此刻见有人回应,立时来了兴致,端起一大碗酒,咕咚咕咚仰脖喝了个干净,大手一抹,哈哈大笑,当即开始神采飞扬地第五十六次讲述渡口之战。

    他倒也是块说书的料,手脚并用好一通连说带比划,说得是眉飞色舞口不能停。

    说了片刻,他桌边已然围了好大一群人,听到精彩处立时爆发出阵阵轰然叫好声,倒是令本已热闹的酒楼更显喧嚣。

    相比起一楼的喧嚣,飘香酒楼二层的雅座倒是清静了不少。

    二层既然是雅座,自然对比一层的花费要高上不少,是以,此时只得零星两三桌客人在坐。

    其中挨着护栏的一桌上,坐了三人。

    这三人看似正安静地吃肉喝酒,注意力倒是有大半都集中在楼下。

    待听到八字胡说,与黑龙对战那小子最终被擒之后,三人手中的筷子,不约而同的放了下来,一时间,桌上的气氛压抑得可怕。

    三人中其中一位,乃是个白衣胜雪的俊俏公子哥,他一言不发,拿起放在桌上的折扇,啪的一声打了开来,闭着双目轻轻摇了几摇。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在思索什么为难之事。

    与他对立而坐的是个少女,只看身形倒是曼妙翩然,可惜面容只得中下,粗粗的浓眉差点便直接连成了个“一”字,堪比粗糙汉子的鼻梁上还零星有着颜色甚深的雀斑。

    她总是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脸,眉宇间泛着忧愁,也是一言不发。

    倒是坐在两人中间的络腮胡大汉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声道:“呆坐着作甚?就算是龙潭龙穴,我管……”

    他话刚说了一半,那看似闭目养神的俏公子双目突然大睁,从中射出两道利芒来,唬得络腮胡大汉半截话卡在喉咙里。

    他似乎也自知失言,摸着硕大的脑袋讪讪坐下,憋了半天,结结巴巴道:“我管……管……管他是谁!”

    刷——!

    俏公子折扇一收,从袖口中摸出锭银子,往桌面上一丢,道:“行了,别扯些没用的,左右先去探探路再作打算!”

    少女随着他站起来,小手仍然不停往脸上摸,对俏公子忧道:“你确定这东西用久了不会长小痘痘?”

    ……………………………………………………

    石玉轩谨慎看着远远走在面前的黑龙,凑到石元龙耳边,低声道:“爹,那小子果真有问题!”

    石元龙暗暗点了点头,阻止石玉轩再说下去,却是冲前方的黑龙高笑道:“老弟,大哥好久未曾与你痛饮三百碗,今日倒是个机会。”

    黑龙哈哈大笑,“如此甚好!”

    三人一前两后从绑着剑晨那小广场里出来,黑龙自去安排喽罗张罗起招待赤焰门众人的吃喝来。

    留石元龙两父子在后面慢慢踱着步子。

    石元龙装作欣赏腾龙山风景的模样,暗地里却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石玉轩说道:“你打向那小子的时候,是否感觉内力无法传递到他体内?是,你就点头。”

    以石玉轩的功夫,自然还做不到传音入密的地步,是以他闻言,果然点头。

    先前在小广场,石玉轩被剑晨以言语挑弄得暴怒,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狠狠轰了剑晨数十拳。

    却不曾想,他固然拳头上一阵阵的麻木感传进脑中,反观剑晨,却只是身上又多添了几道青淤而已。

    眼看着剑晨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直惹得石玉轩几乎气炸了肺,恨不能拔出宝剑来,一剑结果了那厮。

    无奈,石元龙早有吩咐,此子,暂时却杀之不得。

    “黑龙老弟,你寨中的美酒,今日倒先放一放,为兄从辰州大老远带了当地特产的烧刀子来,却叫老弟与手下兄弟们尽都尝一尝。”

    得了石玉轩的肯定,石元龙不再多言,紧赶了几步,追上正在张罗的黑龙,笑着说道。

    提起美酒,黑龙显然食指大动,面上却还推辞:“大哥远来是客,怎好让你破费。”

    “你我兄弟,说这些作甚。”石元龙拍拍他肩膀,爽朗笑道。

    黑龙却没见,在他指挥手下去搬美酒时,石元龙眼眸中露出的一抹微不可察的寒光。

    当夜,黑龙寨中欢声笑语,不论黑龙会中人,还是赤焰门弟子,每个人尽皆喝得红光满面,有些放得开的,已然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

    石台之上,黑龙与石元龙两个结拜兄弟也是喝得醉眼醺醺,不时爆发出畅快大笑。

    黑龙打了个酒嗝,往身后一摸,剑晨的千锋又被他拿在手里。

    随手挥了挥,却是什么事也没发生。

    他瞪着一双醉眼,气愤不已的对石元龙道:“大哥,你说说,那小子人古怪也便罢了,怎生用的兵器也如此古怪?”

    “我与他斗了许久,这根古怪的棍子在他手里变来变去,搞得兄弟我手忙脚乱,怎么现在却不灵光了?”

    石元龙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看似随意道:“哦?还有这等怪事?老弟将这棍子给大哥瞧瞧可好?”

    “这有何不可?”黑龙大笑,手一伸,千锋已递至石元龙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