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十一章 杀机
    有天纹银伞的阻挡,再加上黑龙唯恐被暗器所伤临时变换脚伐,以致拳力一泄,剑晨倒是没感觉如何。

    不过黑龙的巨力也不是说笑,这一拳直轰得他飞退出老远,半晌也不曾落下地来。

    而他飞退的背后,便是沅江水面。

    正奋力划着小船的安安大喜过望。

    她正在愁着怎么提醒剑晨往江边跑,这么巧,他就飞过来了。

    “快快!”

    她兴奋着,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还不忘催促一下花想蓉。

    可惜,天不遂人愿。

    就在安安期待着剑晨扑通一下落入江中,然后她一把将之扯上船就跑的时候,一个好心人出现了。

    管平。

    修罗三杀的一拳着实够重,直到此时,他仍然半坐在江边。

    而剑晨倒飞而来的身躯,正是要从他头顶上飞过,然后再落入江中。

    管平见状,想起剑晨将他从江中救起的事来,脑袋一热。

    他本是有仇不过夜,有恩马上也想报的性子,此时见状,立刻顾不得自己的伤势。

    把牙一咬,他重重在地上拍了一掌,强行撑起重伤不支的身体,奋力一跃。

    于是安安便惊讶地发现,在她与剑晨两人之间,陡然竖起了一道如熊般的身躯。

    这身躯猛然高高跃起,双手大张,恰恰好,拦腰将飞退而至的剑晨挡了下来。

    噗——!

    管平的伤势着实不轻,他本是想以双手去抵住剑晨的后背,却不想重伤之下失了准头,双手还未合拢,剑晨的身体便如天外飞石一般撞入他怀里。

    这一撞,立时牵动了伤势,管平好大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两人撞在一起的身体顿时失了身形,重重往地面砸去。

    咚的一声,砸起灰尘漫天。

    剑晨虽然被轰得飞退,但却不曾受伤,身在空中的时候也在努力控制身形。

    却不想半空中突然被什么东西在背后一撞,吓得他差点将天纹银伞切换成孤星银匕,反手狠狠往后面来上一下。

    好在还没等他当真付诸行动,两人的身体已经砸在了地上。

    剑晨翻身而起,往地上定睛一看,却是管平已然气若游丝的面容。

    心中一惊,随即了然管平之意,眼眶不禁一红,哽声道:“管兄,你何须如此?”

    管平咳咳两声,又喷出口血来,勉强笑了笑,道:“这事儿,都是某家一张臭嘴惹出来的,难得小兄弟竟然甘愿挺身而出,我管平又如何能真的当个缩头乌龟惹人耻笑!”

    剑晨心头震动,他早在对上黑龙之前便对管平说过,这黑龙会的人来此,其实是因为他。

    然而即便如此,管平仍然将过错抗在自己身上,也是个敢做敢当的汉子。

    他倒是正感动着,却不知正急速划船而来的安安几乎将船底跺穿。

    这叫什么事儿……安安的好事被人从中破坏,偏偏这人还全是好心,让她气也不是,骂也不是。

    “傻子,快上船!”

    当下也顾不得了,她只得高叫一声,借以引起剑晨的注意。

    听到呼喊,剑晨一愣,连往江面望去,正见安安立在小船之上,拼命向他挥着手。

    旁边花想蓉笨拙地划着船桨,急得满头香汗淋漓。

    这分明是要叫他赶紧上船逃跑。

    剑晨还未有所动作,却听身后不远处一声雷鸣大喝:“哪里跑!”

    正是黑龙。

    安安的呼喊,不仅引起了剑晨的注意,本就正对江面的黑龙自然也随之发现了那艘小船。

    来巫州拦截剑晨等三人,本就是他结拜大哥石元龙以飞鸽传来的指示。

    此刻见信中所说的三人全部出现在眼前,并且一副想要驾船逃跑的样子,他哪里不怒?

    乌铁长枪不知何时又被他握在手中,怒喝之后,雄躯横空一跃,双手持枪又高举过头。

    霸枪五砸起手第一式,地裂,再度来袭。!

    黑龙的霸枪凭的全是他一股子怪力,却是不像修罗三杀一般还有个回气的过程,当真是说发就发。

    剑晨大惊,这霸枪之威,他已然有过见识,偏巧歪打正着,正是他才练至粗浅的玄冥诀克星。

    此枪,还得躲。

    他在瞬间便有了决断,连忙提起管平衣衫,奋力往旁边拖去。

    乌铁长枪砸将下来可不分敌我,此刻固然黑龙的距离比前次施展时要远上不少,令剑晨还有时间躲避。

    但他躲了之后,现下已无行动能力的管平又该如何去躲?

    只是管平的身躯虽然不如黑龙雄壮,但也是一人熊般的汉子,剑晨带着他,回头一看,乌铁长枪已然快要落了下来。

    照此速度,他必然在长枪落下之时,无法逃脱霸枪地裂的攻击范围。

    管平躺在地上,眼见着黑龙霸气来袭,当下狂吼道:“小兄弟快走,莫要理我!”

    鼓起全身余力,若熊掌一般的大手猛地一推剑晨,虎目却是一闭,有了赴死的打算!

    剑晨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只听嗞啦一声,管平的衣衫被他撕下好大一块,两人分散开来。

    剑晨的眼眶当即红了,他扭转身,看着风雷赫赫的乌铁长枪,陡然一声怒喝:

    “黑龙,这边!”

    身躯一晃,转乾坤全力运起,斜刺里往黑龙冲了过来。

    “小子好胆!”黑龙哈哈大笑,猛招在手竟然仍有余力,粗如大腿的双臂青筋暴胀,身形在空中猛然一侧。

    呜——!

    乌铁长枪临空突然拐了个弯,其砸向的落点,正是剑晨疾速而来的身影。

    电光石火间,剑晨在全力前冲中双手猛然一握千锋,斜向下方极力一刺。

    却是用双手使出了一招气贯长虹。

    银芒一露,千锋银枪弹射而出,枪尖斜下突刺在地面。

    却是与他先前躲开霸枪第二砸天崩时一样的法子,以枪作杆,顶得他身形一偏,堪堪让过临头之枪。

    轰——!

    黑龙的霸枪,又一次怒砸在地面上,深深的裂痕蔓延开去,直至入江。

    这一枪躲得诡异,即便黑龙本就有着霸枪连环的打算,也不禁一愣。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剑晨被千锋银枪顶偏了几分的身形仍然未曾停下,反而竭力跳起。

    双手一扭,还未收回的银枪自他头顶盘旋一圈,竟然以枪作棍,带着风雷之音怒劈向黑龙腰侧。

    剑晨对他滥杀无辜的行为惹得心头火起,双目中已然有了杀机。

    当下怒目厉喝:“受死!”

    怒劈而至的千锋银枪竟然有着几分地裂之势。